陈叔走后,我就想着要跟谢菲儿道一声谢,毕竟她刚刚帮我说了话,虽然不怎么好听,但我能听懂她的意思,可我还没开口,谢菲儿就已经走的远远的了,想必她还是恨我的,不想跟我多说什么吧。

  经过这么一闹,大好的时光都被浪费掉了,我就问徐可欣还有没有兴致放风筝。她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转而问我:“刚刚那个男的说你招惹他妹妹是怎么回事啊?”

  她指的应该是张杰说的那句话,我想了想回答说:“不就是给我写信那老同学嘛,那就是他妹妹,其实我们也没什么来往,也就最近写了封信,别听他在那瞎扯淡。”我倒不是想辩解什么,只是想把事实说出来。

  “你喜欢她?”徐可欣急切的问我。

  “哪有的事。”我当然不可能轻易承认喜欢谁的。

  “那你们还写信?”

  “是她叫我跟她写的。”

  “她叫你写你就写?你没自己的思想吗?”

  忽然觉得眼前的徐可欣有点烦人了,为了这么点破事跟我这没完没了的,再说了,你凭什么管我这么多啊,哪怕你真是我女朋友,也管不了我跟谁写信吧。于是我不耐烦道:“那现在写都写了,你说怎么办?”

  “凉拌!”她气呼呼的说完转身就走。

  女孩子生起气来还真是莫名其妙,但我作为男士也不能随她这么气着,赶紧喊着问:“那放风筝还去吗?”

  徐可欣理都没理,径自朝回家方向走去。我被弄的心里挺不爽的,暗自嘀咕了一句:“都他妈什么破事!”最后也垂头丧气的回家了。

  整个星期天一天都感觉挺郁闷的,脑子里总会想起徐可欣生气的样子,想着想着就开始怀念起她对我温柔调皮的一面,不知道我们以后还能不能继续愉快的玩耍呢。

  星期天傍晚就要去学校上晚自习了,本以为徐可欣还生着气不会理我呢,没想到第一节晚自习一下课她就朝我这走了过来,不过冷着个脸,好像气还没消。

  她一过来就问我要张璐给我写的信看,我心想这丫头还真是揪着不放了,我要再不给她看估计就要跟我决裂了,反正又不是情书,就依了她给她看看吧。于是,我就老老实实把信从书包里翻了出来递给她。

  徐可欣看完后脸色没什么变化,就说了句无聊,还叫我以后不要再给张璐回信了。

  我听了心里就不舒服了,心想,信你也看了,都是再正常不过的同学间的交流,你还这么咄咄逼人,也有点太不可理喻了吧。于是,我赌气说道:“我唐文向来没什么朋友,她算是我为数不多还能谈得来的,人家给我写信,我给她回信,那叫礼尚往来,现在你叫我无缘无故不给她回信,是想让我跟她绝交吗?”

  徐可欣一脸委屈的说:“我知道这次我有点无理取闹,但我心里就是不舒服,你就不能听我一次吗?”

  “对不起,这次真不能听你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愿意跟张璐断了联系,哪怕你徐可欣跟我绝交。

  “既然这样,我们分手吧。”徐可欣扭过头,气的脸都微微发紫了。

  分手?我觉得她说出来挺好笑的,我们本来就是假情侣,连正儿八经的牵手都没牵过,充其量就是彼此的小伙伴,何来分手之说。不过我也正在气头上,就脑子发热淡淡的说了句:“随便你。”

  “你。。。。。。”徐可欣嗔怒朝我一指,瞪了我好一会儿,最后一甩手,愤恨的转身离开了。

  我心里忽然堵得慌,感觉很烦躁,就想去卫生间洗个脸,刚走到教室门口,就撞上了王剑涛,他一看是我,立马讥笑着说:“唐文,昨天有没有吓得尿裤子啊?别以为这次你躲掉了就没事了,看你下次还有没有那么好的运气。”

  我本来心情就不好,听他这么一说就更来气了,脸色立马就沉了下来,估计他再多说一句,我就要忍不住动手打他了。不过王剑涛还算识相,见我脸色这么难看,说了句你等着吧就慌忙跑开了。

  放学后,徐可欣果然没有再等我一起走,独自一人早早的离开了,看来她这次是真的生气了。我一个人沮丧的往车棚走去,忽然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好像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孤独感吧。

  我走到离车棚不远处时,看到车棚里黑压压一拨人,站的比较密集,不同于旁边推车的同学,我定睛一看,似乎洪伟也在中间,难道又是来堵我的?

  我果然没猜错,只见他们边上一人朝我这看了看,立马喊了声:“他来了!”于是这拨人就全都朝冲了出来,往我这方向跑,洪伟、张杰都在其中。

  这会我也不知道上哪去找陈叔,而且他们人数众多,大概将近有20个,如果硬拼我绝对吃大亏,三十六计,还是走为上策,于是我撒腿就往操场方向跑去,因为操场又大又黑,估计比较容易脱身。

  我摸黑跑了好一会,听到后面追逐的脚步声越来越稀散,估计很多人都追散了,毕竟黑暗中很难找准目标的。我回头看了看,似乎看不清什么人影,那他们应该也看不清我了,我正好可以趁机找个地方躲起来。

  我看到前面就是操场边的公共厕所,忽然脑子里冒出了一个极其猥琐的主意。

  我决定躲到女厕所去。操场那么黑,晚上肯定不会有人来这里上厕所,女生就更不可能来了,而且这些追我的人万万也想不到我会躲在女厕所吧。虽然这事很丢人,但没人知道,我这人又能丢到哪里去呢。于是,我毫不犹豫的钻进了女厕所。

  厕所里打着昏暗的灯光,我小心的往里探了探,确定果然没有人,我才大胆的往里走。这个厕所比较简陋,是那种老式的沟厕,一条沟从进门口到最里面一通到底,沟上由一堵一堵矮墙隔开,矮墙大概半人高,墙边没有门或木板什么的遮掩。为了安全起见,我一下子就跑到了最里面一格,蜷缩在那,静静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可能这个厕所平时来的人不多,或是打扫卫生的清洁工比较勤快,坏境倒是挺干净的,没看到有用过的纸啊,卫生巾什么的,心里居然还有一丝遗憾,不然看着这些东西YY一下倒也是极好的。KAO,真他妈变态,赶紧打住。

  =酷匠#网q)正版首\"发e

  正发着呆呢,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些急促的脚步声,还听到有男人的声音在说:“妈的,人呢?躲哪去啦。”

  “走,去厕所看看,说不定在里面。”

  应该是追我的人来了,我立马摈住了呼吸,往里缩了缩。我仔细听着脚步声,他们进了隔壁男厕所兜了一圈就出去了,在门口说了句:“不在,去前面看看。”然后脚步声又响起,越来越远。

  我又呆了大概十分钟,再没听到什么动静,估计他们没找到我已经散了吧,这样想着我就准备出去看看,刚站起来,就听到外面又有脚步声传来,我立马又蹲了下来。听这脚步声越来越近,而且比较轻柔,像是女孩子的脚步声,我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怎么这个时候会有女孩子来?这不科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