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两天,徐可欣果然很尽责的扮演着女朋友的角色,每次食堂吃饭时候都会和我坐一起,在教室经过我位置时候,都会刻意逗留一下,时而翻翻我的笔记,时而悄悄递上一块巧克力,甚至有时候洗过手还故意往我脸上撒水,总之是各种暧昧,各种打情骂俏,李子俊在一旁看了直说羡慕。不过相比之下,我这个所谓的男朋友倒显得拘谨的多。

  另外,每天晚自习放学后,我们也都像习惯了一样,会买两串烧烤,然后再由我载着她回家。虽然彼此说的话不是很多,但很多细节都会让我隐隐感到一丝幸福。有好几次,我感觉意境恰到好处时,都想趁她不注意去牵一下她的手,可每次张开手,心里就忐忑紧张个不停,最后都只是攥了攥拳头,不情愿的放弃了。

  而谢菲儿倒真的没再来烦我了,不过偶尔也会看到她偷偷朝我这瞥一眼,每次跟我眼神交汇时,我们都会不约而同的赶紧避开。我总有一种对不起她的感觉,而且她始终也没找我和徐可欣的麻烦,似乎她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坏吧。

  张璐的信总算是到了,洋洋洒洒写了两页纸,信纸是很香很香的那种,还没看内容,我就已经被这香味陶醉了。信的开头是两句简单问候语,然后描述了一下她现在的学习状况,吐槽了一些学校发生的趣事,不过都是在八卦别人的事,接下来就是一大篇幅的无病呻吟、感慨万千,看到最后怎么都觉得这更像是一篇作文,而且还是一篇散文作文,语句倒是华丽,但我看得实在毫无兴趣,看了半天,都不知道她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我想大概是我智商不够,看不来这样的文字艺术吧。

  看不懂归看不懂,回信还是要回的,张璐的信纸这么漂亮,我当然也不能怠慢,我思量着女孩子应该都会有这种香香的信纸的吧,于是我就去问徐可欣有没有那种信纸。

  徐可欣听我说要借信纸,反应好像特别强烈,睁大了眼睛问我:“你要信纸干嘛?”

  “我一个老同学给我写信了,我得回她一封。”

  “女的?”

  我想都没想,就点了点头。

  “给我看看呗?”

  我寻思着那么枯燥的内容有什么好看的,再说这是张璐写给我的私信,我也不能这么不尊重她随便给别人看吧。就随口说了句:“别看了,没什么好看的。”

  徐可欣显得有些不高兴,嘟着嘴说:“我没信纸。”

  既然她没有,那我还是自己去买吧,于是我跟她哦了一声就回到了自己座位,打算中午吃饭时候去校门口买。

  没想到下一节课后徐可欣就把信纸送了过来,冷着个脸往我桌上一扔。

  我惊讶道:“怎么又有啦?”

  她面无表情的说:“我跟别人借的。”说完转身就走了,跟吃了嗆药似得。

  我心想,女人还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每月流那么多血,居然死不了,而且老是阴晴不定,喜怒无常,关键时刻翻脸比翻书还快,写个信居然还能闹出别扭来,女孩的心思真是猜都猜不透啊。

  中午午休时候,我就琢磨着开始给张璐回信,具体内容不记得了,反正是绞尽脑汁挤了一堆废话,另外还用手机上网抄了几段抒情的文章,也不管通顺不通顺,七拼八凑的给她回了过去。忽然有点后悔当初答应跟她写信了,每次都要这么折腾我哪吃得消啊。

  晚上放学后,徐可欣似乎还生着气,烧烤也不想吃了,一路上嘟着嘴不说话,我就一个劲的讲笑话逗她开心,可她始终忍着不笑也不出声。后来等到她下车时,我问她愿不愿意周末一起去人民公园放风筝,她这才微微露出了笑容,不过她没立即答应我,只说了再说两个字,就小跑着回去了。其实她答不答应倒也无所谓,我本来就是想哄哄她开心的,她既然笑了,去不去就没那么重要了。

  星期六下午上完两节课,我们就放学了,因为我们学校每周的放假时间是星期六下午到星期天傍晚。

  徐可欣依然陪着我去推电动车,走出校门时她看时间还早,就提议想去放风筝。她那天没答应我都快忘了这茬了,没想到她还惦记着,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就欣欣然答应了。

  正准备出发,就看到前面黑压压一拨人正朝我们这走来,人数应该不低于20个,为首的正是那天谢菲儿找来揍我的洪伟,旁边居然还跟着我的对头王剑涛,还有张杰也在其中,至于其他人,看着都像是他们高二的学生。

  v更新最w+快*上酷;c匠c网=

  我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立马叫徐可欣骑我的电动车先跑路,可这丫头死活都不肯走,说要陪着我。我也顾不上劝他了,因为洪伟他们说话间已经到了我们跟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佰意说:

  最近点追书、点撸撸的多起来了呢!我是不是该多写点呢,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