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色当前,我要是再过分矜持就要被人骂装X了,管他什么妖魔鬼怪,先去探个究竟再说,于是我停放好了车,往操场走去。

  这么晚来操场我还是第一次,此时操场已是一片漆黑,依稀看到有几对小情侣正手牵着手聊天散着步,这风高月黑的,完全看不清谁是谁,倒是个卿卿我我的绝处,根本不用担心老师来抓捕。

  谢菲儿走的太快,早就没了踪影,这四周乌漆麻黑的,叫我去哪里找她呢。正发着愣,忽然听到身后有脚步身传来。

  “是你吗?谢菲儿。”我转过身去问。

  “算你识相,还知道来啊。”黑影逼近,借着月光,谢菲儿显得格外妩媚。

  “你到底有什么话要说?”我问。

  “先陪我走走。”

  又是叫我陪她走走,我心想着你就这么喜欢压操场吗。不过这次她没说遛遛,我就勉为其难依了她吧。

  S,酷匠c网●,永久=免-费!看小说

  我们一前一后的走着,谢菲儿在前我在后,始终保持着半米的距离,忽然她停了下来,不悦道:“不能走快点吗?”我只好上前两步,跟她并肩走。

  大概沉默了一分钟,谢菲儿开口了,“看不出来你倒是挺狠的嘛。”

  我知道她是说我之前在教室闹的事,“还好,一时脑子发热而已。”

  “不过光凭一股狠劲可没用,在这个社会想立足,要学会利用人际关系,不然难保以后不吃亏。”她淡淡的说道。

  “我不去惹事不就行了?”

  “笑话,你惹过王剑涛吗?他干嘛老是针对你。有些事情不是你能控制的。”她的口气中带着一丝嘲讽。

  我想想她说的话也挺在理,活到这么大,我的人际关系似乎真的一塌糊涂,到底是我太过桀骜不驯还是我本身就长了一副不讨人喜欢的样子,这个问题还真是值得深思。

  “这样吧,以后你就做我弟弟,姐保证不让人欺负你。”谢菲儿一副很自信的样子。

  “做你弟弟?开什么玩笑,说不定我还比你大呢。”

  “做我弟弟很吃亏吗?那要不然你就做我男朋友吧。”她说这话表现的很自然,但借着月光我看出来她脸上闪过一丝绯红。

  这完全就是赤裸裸的求CAO嘛,要说我不激动那是假的,毕竟长这么大第一次有女孩子跟我提这样的要求。我立马停住了脚步,从头到脚认认真真的打量起她来。

  一头披肩长发半遮面,脸若银盘,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胸口那两团肉发育的恰到好处,随着呼吸均匀的上下起伏,下身一条紧身牛仔裤,腿部柔美的曲线被完完整整的包裹了出来。要是少了点痞气,举止再柔雅一点,应该也能算个勾人魂魄的尤物。可是一想到李子俊跟我说的她那些风流韵事,就很难让我对她产生那种蠢蠢欲动的感觉。像我这种情窦初开的年纪,怎么可能接受这样一个历尽风尘的女子做女朋友。

  她可能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了,娇怒道:“怎么样?行不行说句话。”

  “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我说的斩钉截铁。

  “谁?”她有点恼羞成怒。

  “别问了,你不认识。”其实有没有喜欢的人都不重要,反正我不可能跟她有什么瓜葛,至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我不管,我谢菲儿认定了的就没人可以抢走,况且你现在还没女朋友呢。”她显得有些急躁。

  “那也要我愿意啊,”我估计这谢菲儿肯定挺开放的,我就干脆说的露骨一点,“这种事情男人要不愿意,就算把我脱光了扔床上去,我那儿没反应,你又能奈我何?”

  “哼!是吗?你敢不敢试试?”她邪恶的一笑,眼神里流露出来的轻浮和妖娆让我差点就硬了。

  我吞了下口水,镇定的说:“我没兴趣!太晚了,我得走了。”说完转身就想跑。

  没想到谢菲儿一把给抓住了我的手臂,没等我反应过来,她的嘴唇已经贴在了我脸上。Kao,我他妈被强吻了!

  我脑子一片凌乱,根本来不及感受吻上来的滋味,推开她撒腿就跑。

  “唐文,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听到谢菲儿吼这句话,我还真有点担心这疯女人会干出什么事来。

  这一晚我怎么都无法入睡,脑子里反复闪现着刘梦婷、张璐还有谢菲儿的画面,不知道刘梦婷在新的环境适应的怎么样,应该又有一大把人在追她了吧;张璐说要给我写信的,不知道寄出来没有;这个谢菲儿还真是让人头疼,如果她能再清纯一点点,我就可以毫不犹豫的献上我的处男身了。后来昏昏沉沉的睡着了,还做了个很淫荡的梦,梦到张璐脱光了衣服趴在我身上,然后我忍不住想进去,好不容易进去后抬头一看,坐我身上的变成了谢菲儿,我吓了一颤,没忍住就射了。早上醒来,内裤妥妥的湿了。

  可能是昨晚没睡好的原因,到了学校都感觉浑浑噩噩的。当我睡眼惺忪的坐到自己位置上时,眼前的景象吓得我顿时清醒了不少。只见我平时乱七八糟的桌面一夜之间竟然变得整整齐齐的,难道昨夜田螺姑娘来过?

  这时我才发现好多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我身上,我赶紧问旁边的李子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也不知道吗?那就奇怪了。”他惊讶的看着我说,“一大早谢菲儿就在这整理课桌了,一开始我还以为她要整你扔你的书呢,结果她居然给你理的整整齐齐的,我都纳闷了老半天了,正想问你呢,你居然还来问我?”

  一听是谢菲儿干的我就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了,看来她是想转换路线,硬的不行就来软的了。按理说有女孩对我这样高调示好,我应该感到虚荣的,可偏偏是谢菲儿这样的女孩,非但不会让我觉得虚荣反而让我更反感,因为我不想跟她扯上半毛钱关系,更不希望别人误会我跟她有关系。

  我想了想告诉李子俊说:“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看来我凶多吉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佰意说:

  求撸!求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