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的秋风很凉,吹过我的脸颊不禁让我打了个寒战,顿时感觉清醒了不少。忽然心里忐忑起来,开始后悔刚才的一时冲动,我不知道闹这么大动静学校会怎么处理我,而且公然挑衅年级主任,说不定被开除都有可能,而我对陈叔的承诺都已经成了屁,现在面对陈叔我感到很羞愧,只能低着头。

  “唐文,你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陈叔一脸平静的问我。

  我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下情绪,将事情的经过简单讲了一遍,至于我跟王剑涛之前的过节,我没有提,因为我怕曹刚会小题大做。

  陈叔听完点点头恩了一声,“前面的可以不计较,不过后来你跑到教室里来大闹就真不应该了,你有情绪我可以理解,但作为年轻人,你以后还会碰到更多的问题,总不能一碰到问题就闹情绪吧,所以最重要的是要学会克制情绪。这样吧,检讨还是要写,写完交给我就行了。”

  我听到这样的审判结果感到很惊讶,更多的是惊喜,立马点头答应。心想陈叔果然还是护着我的,没有太为难我。不过同时也让我感到更羞愧了,我今天的行为肯定令陈叔很失望,冲动真他妈是一只魔鬼,我发誓以后一定要牢记陈叔的话。

  “陈老师,你这样处理未免太草率了吧?”这时一旁的曹刚发话了。

  我微微皱了皱眉,看来是我高兴的太早了,感觉这事不会这么顺利。

  陈叔也略微皱了皱眉看着曹刚说:“那依曹主任的意思是。。。。。。?”

  曹刚反握着手,走上一步挺了挺胸说:“这位同学今天这样的表现,算是比较严重的违纪,依我看。。。。。。”

  还没等曹刚说完,陈叔就打断了他,“曹主任,要不我们先回您办公室再讨论吧。”

  “也好。”曹刚点点头就转身往办公楼走去,陈叔拍了拍我的肩让我先回教室,然后也随之跟了过去。

  教室里同学们都在窃窃私语着,看到我进来立马就安静了下来,比平时看到老师进来还安静。我跟王剑涛对视了一眼,看他那眼神恨不得将我大卸八块,我不屑的撇了他一眼,就回到了座位上。

  李子俊凑上来小声说:“刚才你真是屌爆了,怎么样,他们准备怎么处置你?”

  我摇摇头说:“静候发落。”

  “估计凶多吉少,”李子俊又说,“刚才你被曹刚拖走时候王剑涛那贱人说了,这回你死定了,他说他老爸开学前请曹刚他们几个领导吃过饭,还送了很多礼,曹刚这次肯定会帮着他整你。”

  我暗骂了一声,KAO!怪不得曹刚这么蛮不讲理,原来有这层关系在里面,真他妈人至贱则无敌啊。你曹刚最好开除我,开除了我就天天路上逮着你揍一顿,揍的你回家的路都不认识。

  忽然,不知从哪飞过来一个小纸团,正好落在了我桌上,我抬头一看,谢菲儿正望着我指了指刚刚扔过来的纸团,示意叫我打开看。不知道她葫芦里又卖什么药,不过我也挺好奇的,就打开看了看,内容是:你跟王剑涛有什么仇?要不要我帮你喊人揍他。

  我心想,你这女魔头还真是无暴力不欢啊,像王剑涛那样的货色,我一个人就可以打他几个这样的,我要你喊什么人,再说你喊来的无非就是洪伟那帮人,他可是扇过我巴掌的,你找一个揍过我的人去帮我揍人,那我岂不是还要谢谢他,你把人物关系搞得这么复杂,像我这种智商的人怎么捋的过来。我索性不理她,直接把纸条揉成一团扔进了桌肚子里。

  谢菲儿看我没回她,显得有些生气,立马又扔了一团过来,上面写着:你什么意思?

  无奈,我给她回了句:谢谢你的好意,不麻烦你了,我自己能处理。

  她又传了过来:放学后来操场,我们谈谈。

  谈你妹啊谈,我跟你有什么好谈的,你可还是我的仇人,难道你急着找我强暴你不成。于是我又将纸条揉成一团扔进了桌肚。

  她见我又没回,气愤的把头转了过去。

  临近放学时,陈叔终于回了教室,他在窗口朝我招招手示意让我出去。我迈着沉重的脚步往外挪,准备迎接最后的宣判。

  “曹主任那我已经打过招呼了,这次就写份检讨算了,切记可千万不要有下次啦,不然别说曹主任那了,我也不会轻饶的。”陈叔一脸严肃的跟我说着。

  我知道陈叔给出这样的结果一定花了不少功夫,费了不少口舌,况且这次确实有愧于他,我倒没有后悔对王剑涛动手,像王剑涛那样的揍他100回都不嫌多,主要是后悔我竟然为了自己的一时意气,破坏了我跟陈叔之间的约定。我再多说也没什么意义,于是我给他鞠了个躬以表我的歉意。

  陈叔见我这样感到很欣慰,微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走开了。

  放学后我推着电动车走出车棚,谢菲儿不知从哪冒了出来,一下拦到了我面前,气呼呼的瞪着我吼道:“唐文你什么意思?这么不给面子是不是?”

  最新lt章,H节…$上酷a!匠=网

  我这才想起她约我放学后去操场的事,挠了挠头无奈的说:“是我要问你什么意思?你到底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就是想跟你谈谈,来不来随便你,不过你别后悔。”说完,她又气呼呼的转身往操场走去。

  我呆呆的愣在那,忽然感到进退两难,毕竟人家也是个风华正茂的美女,我是去呢,还是去呢,还是去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