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下午的军训徐可欣再也没有回来过,我猜她会不会因此而转学啊,要真是这样的话,班里就少了一个养眼的美女,不禁觉得还有点可惜。

  因为军训期间不用上晚自习,所以傍晚结训后就可以回家了。经过下午这么一脱,我倒成了风云人物了,推车走在路上的时候,很多人都盯着我看,甚至有人还对我指指点点的,就像某行业圈说的那样,想成名就先脱,用在这真是恰到好处。

  第二天一大早,军训还没开始,大家都坐在教室七嘴八舌的闲聊着,这时徐可欣进来了,低着头,一副很难为情的样子,有些人就开始窃窃私语起来,甚至有的男同学还吹起了口哨。徐可欣头垂的更低了,慌慌张张的坐到了位置上,从书包里翻出一件迷彩服,然后抱着它小跑着来到我边上,整整齐齐的往我桌上一放,小声说:“我给你洗过了,谢谢你。”

  还没等我回应,她又慌慌张张的跑回了自己位置上。

  “这丫头长的还颇有几分姿色呢。”李子俊往我这靠了靠说,眼神中充满着淫荡,“唐文,我打赌你要追她准能追的上。”

  听他这么说,我心里倒是挺高兴的,不过要真追上了,刘梦婷怎么办,另外还有个张璐呢。

  一个星期终于过去了,苦逼的军训结束了,短短的一个星期过得比一年还要漫长,大家都筋疲力尽的迎来了正式开学的第一天。整个校园瞬间沸腾了起来,高一、高二、高三全体师生都在这一天同时归位,没想到高中的帅哥美女比初中多这么多,那以后的日子该有多精彩啊。不过最挫的当然要数我们高一的新生,一星期的军训把大家都晒的比包黑炭还黑,哪还看得出谁是帅哥谁是美女啊。

  酷{匠9◇网)a永6O久免Z费a)看小说!

  高中果然是个让所有人热血沸腾,激情洋溢的时代,这才第一天,晚自习课间时候男同胞们就都聚集在了走廊上侃大山,我也不例外。很多人都在大侃特侃自己初中时候的丰功伟绩,不过吹嘘自己倒都是轻描淡写的带过,更多的是在吹捧自己的某一个朋友。

  “我一朋友。。。。。。”

  “你这算什么,我有一哥们。。。。。。”

  “你们这都弱爆啦,我那兄弟。。。。。。”

  似乎每个人都有那么一个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朋友。其实我真想说一句,我也有个朋友,可以把你们还有你们那些个朋友加在一起通通都打趴下。当然,我还没嚣张到这种程度,一般在这种人多的场合下我都习惯保持沉默,我就听听,我不说话。

  聊完兄弟聊女人,也不知道谁忽然就把话题转移到美女上来了。通过之前一个星期的军训接触,这些饿狼般的骚年们凭借着敏锐的嗅觉,对高一各个班的美女分布也有了一定的掌握,于是开始各抒己见,品头论足着自己心中的女神人选。

  “一班有个叫什么婷的长的可真不错。”忽然人群中一个这样的声音传来。

  “是不是今天穿一件淡蓝色衣服的那个?”有人附和着问“就是就是,怎么样?美爆了吧。”

  “这个确实不错,我KAO,我得赶紧送个情书什么的。”

  。。。。。。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描绘着,我听着就知道他们说的是刘梦婷,整个高一除了我的女神,谁还能有这样的影响力。

  不过听他们这么议论着,我忽然感到很不爽,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既然我们班的这群狼已经开始蠢蠢欲动,那肯定全校的狼都开始虎视眈眈了,我们现在又不在一个班,山高皇帝远的,根本防不胜防啊。而且高中不像初中,是青春荷尔蒙分泌极旺盛的时期,指不定哪天经不起诱惑,被人给捷足先登了,到那时,我唐文哪怕再有本事,也顶多捡回来个二手产品,想想都觉得可悲。刘梦婷啊刘梦婷,你可一定要为我守身如玉啊。

  “其实我们班的徐可欣也不错啊。”人群中又有人说道。

  “恩,长的是挺可爱的,可惜就是那天糗了一点。”有人这么一说大家立马哄堂大笑起来。

  其实我觉得这群人挺幼稚的,一个个都跟傻X一样,要不是李子俊喊我一起过来聊天,我才没兴趣跟他们在这瞎起哄。正想离开时,就听到人群中有人说:“唐文,那天你搞得挺牛的呀,是不是看上人家徐可欣,想泡人家啊?”

  说话这人叫王剑涛,长得膘肥体健、阔鼻开面,嘴里一个劲的嚼着口香糖,还长了点小胡子,一副很惹人讨厌的嘴脸。不过浑身上下都是名牌,看起来应该家世显贵。而且据我观察,刚刚大家吹牛聊天时候,他是表现的最亢奋,最骚包的一个,往往这种最具表现欲望的人都是最目中无人的人。

  我朝他笑了笑,淡淡的回了他一句:“没有,那天换做别人我也会这么做。”

  “别他妈在这装X了,就你那点小伎俩,谁还看不出来啊。他妈有贼心没贼胆的货。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跟个土鳖一样,这样也去泡妞?”他扯着嗓子喊的很响,像是故意要丢我的丑一样,一边说还一边跟左右两边人使眼色,关键一些人听了他的话还附和着说,就是就是。

  我可以断定这家伙是个善于哗众取宠、煽风点火的小人,对于这样的人,我从来就没什么好感,况且现在是把矛头指向了我。不过我当然不会动手打他,因为答应过陈叔不惹事的,另外我也不会跟他争辩,因为刚刚领教过他的口无遮拦跟群众煽动能力,我想我这种高素质文明青年应该也占不了什么优势。所以我干脆回了他句:“你管我呢。”然后朝他冷笑了下,扭头就走。

  “真他妈的装X。”他还在那喋喋不休的。

  “行了啊,王剑涛,你有完没完啊。”李子俊的声音传来,估计他也看不下去了。

  我始终头也不回的回到座位,脸上依然保持着微笑,心里默念着说,王剑涛,我会让你永远记住我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