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高一九班的教室,已经熙熙攘攘坐了一大半同学,我快速的扫视了一下,大部分都是不认识的,有一两个好像以前跟我同班过,不过不记得是哪一年级,估计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久的我连名字都叫不出。我就瞅准了一个较眼熟的男同学那坐过去,经过第一排座位时,忽然看到有个MM正惊愕的看着我,我看着她也很眼熟,但就是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见过。我一边回忆,一边走向座位,刚入座,我就想起来她是谁了,不就是暑假在游泳池被我抢走救生圈那个嘛,这世界真是小啊,居然在这碰上了。

  “唐文,你也在我们班啊?”旁边的男同学跟我打招呼了,我很惊讶,“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他笑了笑说:“你不记得我啦?我李子俊啊,六年级时候在你隔壁班的。”“哦。。。。。。原来是你啊,幸会幸会。”鬼晓得什么时候跟你打过交道。我们寒暄了几句,同学们也陆陆续续的坐满了。

  这时,一个戴眼镜的男人走了进来,我仔细一看,这不是陈叔吗?

  陈叔是我对门的邻居,从小就对我特别好,记得我有一次发高烧,瘫在楼梯口动不了,他看到我二话没说就背起我上了医院,平时我有什么不懂的习题去请教他,他都会很耐心的跟我讲解,有时候还会跟我下下棋,聊聊我根本听不懂的人生百态。早就听说他是三中的老师,没想到这么快就碰见了。

  “同学们安静一下,”陈叔在讲台上开口了,教室立马一片肃静,“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你们这学期的班主任,我叫陈栋。”说着,陈叔回头再黑板上写下了他的大名。听到陈叔说是我们班主任,我心情很复杂,陈叔在我心里就像我的长辈一样,面对这样一个班主任,我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

  陈叔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演讲着,我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没听进去。最后,陈叔让我们跟前后左右的同学互相认识一下,于是,教室里就像炸开了锅一样,到处一片叽叽喳喳。陈叔在教室里转了一圈,转到了我身边,拍拍我的肩说:“唐文,你跟我来一下。”我忽然紧张起来,因为陈叔算是对我比较了解的,甚至对我的一些陋习也了如指掌,隔壁慈祥的大叔一下子变成了班主任,让我很难调整过来该怎么去面对。

  我忐忐忑忑的跟他来到走廊上,陈叔推了推眼睛,笑眯眯的看着我说:“唐文,以后我就是你班主任了,高不高兴?”“高兴。。。高兴。。。”我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一样。“嗯!那就好”陈叔看起来很满意,然后又像以前一样跟我拉了拉几句家常。

  接着,陈叔略带严肃的跟我说:“唐文,陈叔对你只有一点要求,希望你在我手里时候千万不要打架闹事。高中是最容易热血冲动的时期,一点芝麻小事就会闹的很大,陈叔带前几届时候,最头疼就是处理打架的事了,你说万一你闹了事,我是处分你好还是不处分好?”陈叔顿了顿继续说,“我经常看到你在小区楼下练拳,看出来你有点身手,不过在这里千万不要冲动,凡事忍一忍就过去了,有什么困难就跟我商量,我不会不管的。”我听着觉得也在理,连忙点头附和。陈叔满意的笑了笑,凑近我小声说:“你要谈个恋爱什么的,只要别太过分,我都可以睁一眼闭一眼,只要不打架,就算帮了陈叔大忙了,你明白吗?”我听完吃了一大惊,心想,哪有这样的班主任,你这不是怂恿我泡妞嘛,好吧,就冲你这份深明大义,我唐文一定不给你惹事。

  于是我亢奋的挺起胸,义正言辞的说道:“放心吧,陈老师,以后我一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哪怕被人打断牙,也只往肚里咽。”陈叔乐呵呵的笑了起来,“没那么严重,有我罩着你呢。好了,回教室吧。”我刚转身准备走,陈叔又喊住我:“对了,以后没别人时候,你还是叫我陈叔吧。”我心里感到一阵温暖,喜滋滋的回到了教室。

  后来陈叔又给我们简单调整了下位置,基本就是让高的坐后面,矮的坐前面,同桌自由搭配,原则是男女不能同桌,我的位置没变,还跟李子俊坐一起。

  高一新生第一个流程就是一个礼拜的军训,陈叔给我们讲了一些军训需要注意的环节,然后叫前排的几个男生领了教科书跟军服发给大家,就早早的给我们放了学。

  更9新=最2,快K)上EB酷%0匠、F网3X

  学校规定不允许学生在校内骑车,必须要推出校门口才能骑,我只能苦逼的推着电动车往校门口走,忽然看到前面刘梦婷的身影,身边还围了两个男同学,一个帮她捧着书本,另一个帮她捧着军服,跟个哈巴狗一样在她身边直转悠,一个劲的逗她说话。我无奈的摇摇头,心想女神到哪都是那么闪耀,不知道她记不记得还有我这么个热血少年,随时等着为她奋不顾身,忽然又想起答应陈叔的话,万一刘梦婷真遇到麻烦,我是出手呢,还是出手呢?真叫人头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佰意说:

  点撸撸,点追书,千万别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