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到了一个叫明礼的站台,林万鹏叫我下车,然后我们一前一后在乡间小路上走着,我越来越纳闷,不知他葫芦里究竟卖了什么药,不一会来到了一所类似乡间别墅的院子门口,门开着,林万鹏直接走了进去,我也紧紧跟在后面。进了院子,眼前的景象着实让我和我的小伙伴惊呆了一把。院子里挂着沙包,还有石锁,哑铃,人形桩,单双杠等等各种练武器材。我一下子就恍然大悟,敢情林万鹏是准备教我打架来了,内心一阵窃喜,怪不得他这么厉害呢,原来有这么个秘密基地啊。林万鹏朝着屋里喊了声,哥。一会儿,屋里走出来一个男人,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板寸头,眼光炯炯有神,长的异常精炼结实。微笑着对我们说,“来啦,快进屋坐。”然后我们就跟他进了屋。

  他安排我们坐在大厅沙发,随后走向厨房,边走边喊着:“文娟,小鹏他们来了,把茶杯拿出来。”这文娟估计是他老婆。我扫视了下四周,屋里装修比较上档次,墙壁上崭新的婚纱照很吸引眼球,看来刚结婚不久,婚纱照下面还有一些小照片,都是这个男人的,有跟几个朋友搂着肩拍的,还有举着奖杯的,看着像参加了什么比赛,我看着好奇,凑向林万鹏问:“你哥是干什么的啊?”这下他不装X了,自豪的跟我说:“我表哥以前是散打运动员,参加过比赛,还得过奖,不过现在退役了,好像在做什么生意。我以前每逢放假就住他家,跟着他练。”这时表哥从厨房出来了,后面跟着他老婆,一个长得很精致的女人,两人各端了杯热腾腾的茶,分别放到我们面前。表嫂娇羞的冲我们笑了笑跟表哥说,我进去啦。表哥微笑着冲她点点头,看起来很恩爱的样子,让人看了有些羡慕,我就幻想着我跟刘梦婷长大后也上演着这样一幕。

  最新9章/节V上酷!匠网

  表哥跟林万鹏寒暄了几句,问了问家人的情况,然后看了下我问林万鹏“这就是你跟我说的唐文吧?”林万鹏点点头说:“嗯,他是我同桌,身手还不错,跟我很铁,哥你有空也教教他吧。”想不到林万鹏在别人面前这么说我,我都有点受宠若惊了。表哥点点头说:“没问题。”我也感激的回应说:“谢谢哥。”表哥很有风度的摆摆手,示意不要客气。

  随后,表哥就带我们去院子讲了一些散打简单的理论知识,我听的津津有味。林万鹏估计都听过了,在旁边练打着沙包。讲了一会,表哥让我先练练摔跤的倒地法,前倒、后倒、侧倒、前滚翻、后滚翻、抢背一样样试过来,练的我腰酸背痛,但是心甘情愿。正当我意犹未尽时候,林万鹏说:“哥,不早了,我们还要赶公交呢,我们先走了。”表哥看了看手表说:“好,你们以后有空就来玩玩吧,我要不在家,你们就自己练练器材。”然后就目送我们离去。

  接下来每个周末林万鹏都会带我去表哥家练一个下午,表哥有事不在家时候,林万鹏也会简单指导我,当然,每次考试在我的暗度陈仓下,林万鹏也都能顺利过关,也不知道是帮了他还是害了他。周冲偶尔也会喊我们帮他打架,林万鹏每次都是直接拒绝,而我就借口说现在林万鹏是我大哥,我得听他的,周冲每次都只能无功而返。林万鹏也总是开玩笑的口气说我鬼精鬼精的,把周冲的怨气全转移到他一个人身上。似乎我们的关系真的越来越铁了。

  初一很快就过去了,暑假我更是跟着林万鹏天天去他表哥家,有时候练的晚了,就干脆住他们大别墅里,暑假快结束时,林万鹏主动提出要跟我单挑,检查我训练的成果,我们周旋了很久,最后虽然我还是落了下风,但也把他整的够呛,因为是友谊赛,我们也都没动真格的,双方都有所保留,事后我一直强调是我保留的比较多,如果来真的,还指不定谁输谁赢呢。他也不多争辩,淡淡的说,哪天我们翻脸了就知道了。

  初二开学又分班了,我跟林万鹏没有在一个班,基情自然就淡了,不过偶尔也会相约去表哥家练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