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一定是昨天父母找校长谈过后,校长给她施压了,她想迁怒于我,但又不好发作得明显,就变得现在这样阴阳怪气。我反正也无所谓了,管你是谁,总之别想再欺负到我,老师也不行。

  班主任没再说什么,白了我一眼就愤愤地离开了教室。这一天过的很安静,久违的轻松感让我觉得很舒适,我想经过这么一闹,我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麻烦了。但是,我还是天真了。

  (r酷rA匠W网正.版'首@(发*c

  放学后大家都在收拾书包准备离开,我也一样,正在收拾铅笔盒时,就听到身边一些嘈杂的脚步声逼近,我抬头一看,还是昨天那班人马,没那么多,大概四个,走到我身边,领头的姓王,长的有点胖,就叫他王小胖吧。王小胖按住我的肩说“挺能耐的啊?还敢告状啊?跟谁告的状?说了我们什么坏话?快说,不然废了你。”我看了看他,那狰狞的肥脸让我恶心,就把他的手从我肩上挪开,正了正身体说:“请你们不要再来纠缠我了,我真的很烦你们了。”我摆出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显然他们被我这突然的气场震慑了一下,不过王小胖立马一个耳光甩在我脑瓜子上,打得耳朵嗡嗡作响,“想造反啊?我们还会怕你啊?”他说着又上来一个耳光。我一把抓住打耳光这只手,另一只手抄起桌上的圆规往他手臂上刺,大概连刺了两三下,只听见他嗷嗷直叫,迅速抽回手臂,我杀红了眼睛,积聚了这么久的愤怒终于可以释放了,又扑上去,在他胸口,膀子上连刺两下,王小胖疼得躺在地上直打滚,其他几个看傻眼了,一时都不敢上前。不过,他们也不是好惹的主,没一会他们就操起身边的椅子往我身上砸,我没地方躲,只能挡着,他们很快就逼近了我,把我按在地上,一个人还一脚踩在我拿圆规的手上,我根本动弹不得,这时,王小胖也爬起来朝我扑过来。圆规的针尖本来就不长,虽然他衣服上渗出了血,估计也没什么大碍了,他一把抓着我头发,使劲往地上磕,那撞击地面的声音,简直是地动山摇。没两下,我就眼前一黑,好像没了知觉了。

  迷迷糊糊中看到班主任的身影,听到她在那叫骂。渐渐的,我也清醒了,班主任像拎小鸡一样把我拎起来,问我“没事吧”,我没说话,瞎子都看得出我有事,还明知故问。看到他们几个站成一排,低着头,王小胖看上去比较惨,身上血迹斑斑,不过肯定不严重,当然我也好不到哪去,浑身脏兮兮,额头上起了个大包,不过没流血,小学生毕竟力量有限,不至于把你锤得头破血流。班主任让我跟他们站成一排,也不问缘由,一个劲的数落我们,边骂着还边打我们嘴巴,有两个还被整哭出来了。最后,警告我们让她再看到或听到一次,全部拎了书包给我滚蛋。尤其是你,唐文,给我安稳点。班主任指着我骂,反正我也习惯她这种态度了。

  班主任打骂完,看我们都伤的不重,就让我们收拾书包赶紧回去。我们几个一起走出了校门,大家都没说话,相安无事的各自回家。我心里忽然觉得舒坦起来,他们没有再找我麻烦,应该以后也不会再惹我了,不过回忆起刚刚打架的场面,觉得自己还是太弱小了,如果能强壮一点,配上刚刚的那股勇气,应该没那么容易被他们制服的。我就暗暗发誓,一定要变强,只有变强了,才会真正做到不被人欺负。

  果然,接下来这段时间直到期末考试,一直都是相安无事的。顺便说一下,我的这些遭遇,刘梦婷都是看在眼里的,虽然她没有搀和着同学们欺负过我,但我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不屑,我想,我的屌丝形象应该深深烙在她脑子里了,以至我在她面前感到很自卑,所以一直以来也不敢对她有过分的接近。

  那一年暑假,我除了完成作业就是刻苦锻炼,每天坚持晨跑,坚持每天下午做50个俯卧撑,还求我妈给我买了个哑铃。暑假结束时,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素质发生了变化,我想,我应该变强了吧。

  不过六年级开学时候发现已经分班了,原来的几个对头,一个都没跟我一班,顿时感到庆幸,不过也有一丝遗憾,本来还想等他们再挑衅我时候拿他们练练手呢。当然,最开心的是刘梦婷还跟我一个班,我想,这学期一定要好好表现,扭转我在她心中的形象。

  整个六年级我也确实有了很大的变化,因为在这念过一年不再是转校生了,大家也没有对我有特别的歧视,当然,每个班级总是少不了有几个恶霸,有一些也跟我发生过冲突,不过不像那会成群找我麻烦,都是单打独斗,可能是魔鬼式锻炼的结果,基本没有输过,甚至有同学背地里也把我视为一霸。环境安逸了,学习成绩也有了突飞猛进的提高,我的自信一下子让我觉得生活是那么的美好。偶尔跟刘梦婷眼神交汇,发现一种说不出来的东西,不过肯定是积极向上的。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