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北川,五行缺水,所以爷爷给起的这名字,大学毕业于北京一所不错的大学,学习动画专业,生活在北京,现在是一名插画师,当然这不是我挣钱的正业,因为漫画插画画起来是很辛苦的,一张画要画好几天,我真正挣钱的的工作是广告电影的分镜师,一个月好一点跟剧组可以拿到1万多,但也累,不好的时候就是有那么两三个广告活,也能挣5,6千元,但是会很清闲,当然这些足够我用来交我昂贵的一个月3千元的房租,我养了一个海缸,就是养海鱼珊瑚之类的,24小时都需要用电的那种,所以我的生活在没有女朋友的情况下过的有滋有味,我平常还喜欢听音乐,我是一个半伪摇,所谓半伪摇就是生活跟摇滚无关,只是音乐节的时候表现的很摇滚,其实我喜欢陈绮贞,卢广仲,苏打绿这种台湾小清新摇滚乐,但那或多或少不是真正的摇滚乐,每次草莓音乐节我都会去,在乐器与乐器碰撞之间,我高抬双手,做着我爱你的伪摇滚手势,和朋友们一起在现场又蹦又跳,当然我也不是十足的伪摇,我还会弹吉他,写一些诗歌,拍一些非主流的文艺照片放在豆瓣或者instagram上,看电影也是我的最爱,基本影院上映的片子都要去看,当然,大部分都是我一个人,可能别人眼里我是屌丝,但是谁会理解一个人的快乐呢,选座位我可以随便选反正就一个,爆米花不用买双份,大胆偷窥别人亲热,脱鞋睡觉根本没有女朋友左右我,我长的不帅,但是个子不低,画画的人天生会对自己催眠,把不美的东西想想的美,比如我之前的女朋友第一眼真心我没有看上,虽然她的名字挺清新叫雨萌,可是后来随着她对我渗透性的示好和生活上的关怀,使我一点点觉得她很美,当然最后也是我让她觉得她太美而最终离开了我,其实这事怪我,太容易惯着女孩,反正现在分手了我很自在,我还能没事微信骗骗小姑娘,弹琴唱歌给女孩听,聊聊天什么的,但是我从来没有约过炮,有可能我长大太一般,还有点胖,其实主要原因是我觉得大部分女孩太丑,漂亮的又没有胆量约,只能坐等女孩追我,别人说在北京月薪拿不到2万都算穷人,这根本就是对北京生活的无知,而且在我现在看来是缺乏前提得出结论,要看你怎么活法,像我这样的活法,一星期还能吃一顿200元以上的日本料理,反正这些点点滴滴的生活细节都让我或多或少的获得成就感,自由工作,无保险无三险一金,挣的钱也不用上税,大钱没有小钱不断的美好生活,虽然有时候会孤独没人陪,大部分靠打手枪来解决寂寞,但是这就是我的生活,平平淡淡幸福快乐着。

  8c看NW正jK版章_节上{q酷匠Km网

  我一直没说我其实是有两名室友的,他们分别是大张和潘博,这两个人是我的师弟,大张是真胖子,夏天从不出门,24小时空调,宅到死,但是很聪明,画画也很好,真正的会一直执着于漫画的人,性格骨子里很懦弱,话语喜欢调侃别人,最爱说的词是谁谁是垃圾,有时会说到我喜欢的画家,所以我很烦他,收集手伴玩具,屋子有几百个大大小小的玩具,喜欢打英雄联盟,是个十足的屌丝青年,挣钱基本全花在手伴游戏房租了,从来不吃超过20元的饭,出去吃也基本故意鸡贼带很少的钱,从来没有找过女朋友,也完全没有计划要找。另一个叫潘博的家伙刚毕业1年,挣钱什么的全是我们俩给他分点活挣点钱,交流有障碍,说话声音很小,生活比较拮据,不爱洗澡,还很瘦,美术能力一般,因为画画不是他的最爱,他最爱的就是科学,哲学这些和艺术关系不大的东西,他从来不觉得宗教能解决人类的根本问题,当然我也觉得,但是我觉得根本没必要解决,但他能一直纠结一个科学理论查很久的书籍和网络,在我看来他是一个极度理性的代表,其实他长的蛮帅,原来经历过一次失败的爱情,全是因为他和女人认死理,活活给人家逼走了,现在他走出大学校门,不能再只靠家里养,所以穷的叮当响,其实蛮有志气,听别人说他家还是挺有钱,父亲公司是做铁丝生意,从小家庭离异,父母再婚并都有了孩子,所以他基本是没人管的状态,他的合租小屋里看起来像是一个学者的屋子,一大堆书籍,一个破电脑,破手写板,很难有人和他谈得来,基本和他说话他都会把别人设定成无知状态,不太说话,有的人非要让他说说他的观点时,他基本会说出一大堆从历史角度哲学角度国家背景什么的停不下来的说一顿,最后得出一个和大家都不一样的结论,基本搞的大家都没什么后话导致换话题,或者有的人跟他辩论起来导致吃顿饭聊个天特别累,甚至被人动手打一顿也是常有的事。

  他们俩都是我的好朋友,但是绝不是我最好的兄弟,因为他们俩跟我性格差距太大,人家说两个人像才有更多的共同语言,他叫冯马,高中大学都很帅,毕业就胖了,是学校录音系的,各种乐器精通,吉他就是他教我的,比较喜欢美术,穿衣服风格跟我很像,就是那种简单朴素运动很随意那种,基本不会买装叉款,初中之前一直画画差点就走了美术这条路,现在他也是自由工作,平常就是给别人写写曲子,电视电影广告配乐什么,他会的特别多,剪辑后期调色三维什么的基本都会那么一些,没事接点小活当导演拍拍广告宣传片之类的,但都很小很小的那种,一个片子从前期到后期一个月挣的钱不如他用三天写曲子的钱,但是自由工作不能挑活,因为挑活等于活少,少了还怎么养活自己,他有个女朋友叫谢晓甜,可以说她是我俩的最大的阻碍,她基本是24小时不离身的跟着冯马,撒娇任性公主病,我看着他俩在一起就觉得够了,冰激凌你舔一下我舔一下,冯马舔得慢了就闹情绪得那种,找女友的情绪像一盆冷水泼头被打消,和他们俩出去你会有一种电灯泡得强烈感觉,这不怪我兄弟,因为她基本不跟我说话,只要冯马注意力稍转移到我这里时她就立刻引出新话题或者做出些怪异行为把他注意力引过去,比如我俩刚聊了下变形金刚特效之类的,她就立刻插话,当然都是些没营养得评论,或者是突然拉起冯马得手说要喝水,或者是说肚子疼腿疼之类的,反正后来我就不跟他们出去了,只能等他女朋友回家或者跟姐们出去玩时候我们聚聚了。

  聚一块干嘛呢,那可太多能做的了!两个人轮班当dj,互相介绍喜欢的音乐,一起跟音乐得律动摇头晃脑,一起讨论认识人当中女孩最丑排名,最美排名,艺术感受力最差排名等等,要不就是疯狂吐槽某人,或者骂客户,基本能骂到连狗都不如得程度,或者一起看个鬼片,吃着哈哈镜薯片喝着啤酒,反正是特别滋润。

  这些就是我基本的生活环境和状态,但是这一切却酿造着一个我的性格弱点,就是我发现我是个没有个性的人,及时行乐的做事态度,什么都不会执着的太深,即将发生的这一件大事将打破我的所有的生活平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