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震撼全场!

灯光闪烁,华丽的装饰,厚重的音乐,让人不禁热血沸腾。穿越人群,老徐来到吧台,看着女孩儿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不禁一阵心疼。

“乖,不要去想,有我在,不用怕”由于吵闹的音乐,徐晓伟只能靠近耳边说,所以两人凑的特别近,一时间女孩面红耳赤好不娇羞!

轻轻的嗯了一声,女孩开始打量传说中的酒吧夜场,周围花红酒绿的男女,让她稍稍有些放松,但是对于一会儿的暴风雨又显得忧愁难言。

“伟哥?你终于出现了!可想起我了,走去包间”出现的人正是菲比酒吧老板王刚

一路走到包间不少的男男女女都在和王刚打着招呼,当厚重的们隔开吵闹的音乐,这才让老徐烦躁的心情好了一点

“伟哥,不瞒您说,自从上次给你打电话那事之后你没来,他们非要剁我一根手指,我花了五万买回来的”胖子还伸出手指给老徐看,清晰的可以分辨出上面的疤痕还没有完全老化

“嗯?有这事?小白他们你没去找?”

“找了,不过小白出国了,说什么公司涉嫌一起金融纠纷,去处理了,我刚回到酒吧,就被堵了一个正着,也就和他们签了不平等条约,每月给他们一万保护费…”胖子可怜兮兮的说着,似在抱怨,更多的像是在邀功

“嗯,我知道了。他们一会应该过来,你出去迎一下,不然惊吓了客人就不好了,顺便叫人给我来一桶泡面,我饿了”老徐不以为意,摸着咕咕叫的肚子懒洋洋的说着,旁边的女孩倒是一头雾水

“好勒,伟哥您不用叫点兄弟过来震场子?”胖子经过他们一次威胁也有点害怕

“放心,会来的”

胖子出去后,老徐看着静静坐在旁边的女孩儿,笑了,“别紧张,我不是坏人,对了我叫徐晓伟,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赵静,他们都称呼你伟哥,我也这么叫你吧,伟哥他们不是好惹的,我很感谢你能帮我,但是我不能连累你啊”说着终于压抑不住哭了起来

“没关系,既然有苍蝇就要拍死,不然不是祸乱人间吗哈哈哈”

正说着,服务员开门端进来了一碗泡面,不过徐晓伟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服务员眼熟,一时竟然想不起来,突然门被一股巨力,猛的冲开,服务员来不及躲闪,被门推倒在地,泡面洒了一地

“他娘的,谁挡老子的门!不想活了是不是”门后边出来了一个高大的身影,男子大概三十多岁,光头锃亮,右臂纹身显示着此人的低俗

“莹莹?你怎么在这,过来到我这来,狗叫唤呢别咬着你!”徐晓伟认清来人赶忙上前去扶

“哈哈哈哈,有意思,我大飞混了这么长时间了,第一次见到这么有意思的人啊”说着就坐到徐晓伟的对面翘着二郎腿,看着徐晓伟

“你的小弟呢?你自己来不怕我搁了你的唧唧啊”徐晓伟看到对方身后只站了一个人,而且那个人正是徐晓伟打的那个青年,不由的一阵奇怪

“哈哈,不用你割,老子自己早就割了,对吧亲爱的,你别站着了,过来坐人家旁边”徐晓伟目瞪口呆的看着所谓的大飞哥居然对身后的男子呼唤亲爱的

“我操!你个死变态!”老徐忍不住脱口而出

“哼,这是我的自由,对了听说你抢了我兄弟的女人?这样吧你自己割了做我亲爱的小妾我饶你不死”说着拍了拍手,立马进来了十多个穿着嚣张,手持片刀的青年

二女哪曾见过这种架势,平常街上打架的都跑的远远的,别说现在这场面了,特别是赵静,看到她前男友那

你能想像一个人高马大虎背熊腰的大汗,纹身纹了一后背,声音如洪钟,却在柔情的抚摸着另一个男的,还“依偎”在对方怀里,天啊!瞎了我的眼!老徐在呐喊

“尼玛,小妾?王刚!!!!”徐晓伟再也忍不住一时间将喝的酒水都吐了出来,旁边的二女不停的滑着他的后背

“伟哥,怎么了”王刚一直在门外,没办法门外的走廊站满了大飞的人马,他不是不想进,是根本不让自己进,自己的酒吧居然还有不让进的抵挡…

听到徐晓伟的呼唤,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巴掌抽在看门的小弟脸上,“妈的叫劳资呢,没听见啊”赶忙冲进了包房

“伟哥您说”王刚脸上的肥肉一上一下的颤着,让徐晓伟本来停止的呕吐的胃又一阵翻滚…

“去酒吧舞池台上,拿着这个东西,然后大喊,患难见真情,然后你就进来就行了”说着老徐将脖子上带的子弹头递给王刚

王刚一时间不明所以,但是徐晓伟吩咐的不敢不办,一路小跑就跑了出去

王刚看到了屋里的架势,这不是要闹出人命吧,就算出了人命也不能让徐晓伟出事,不然自己可就真的完蛋了

外面舞池的看台上一对正在跳钢管舞的的妩媚女郎,正在卖力的跳着,不时引来阵阵惊呼口哨声!

王刚跑到DJ关掉音乐,站在看台上,拿着一个话筒,“不好意思,我是本酒吧的老板,打扰一下,受人之托,我只说一句话,患难见真情!”胖子拿着老徐给的项链高喊着

接下来的场景王刚这辈子都不能忘记,眼看下面的人群中看到自己手中子弹头的那一刻,有人开始脱掉自己的上衣,当自己说出那句“患难见真情”的时候,所有脱掉上衣的男人,穿过舞池,拨开拥挤的人群,快速的向自己靠拢而来,足足有五十多人

其中为首的一个光头男,还不停的打着电话,王刚呆若木鸡的看着这些突然冒出的男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一声“大哥!”整齐划一,震撼全场!

王刚颤颤巍巍的下了台,为首的光头男跑着过来询问“请问有什么吩咐?”

王刚看着光头男清晰的腹肌,爆炸的肌肉,不由得一阵感叹,什么大飞哥,你丫等着。

“兄弟,跟我走”说着带着一帮人浩浩荡荡的向房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