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徐晓伟回到小区,刚进门洞,突然一个身影蹿了出来撞了个满怀,不过刚才惊鸿一闪,老徐双有一扶,顿时感觉软绵绵的,这才得知原来是女孩,还没来的及说话,女孩压低了头戴的鸭舌帽,跑出了小区

徐晓伟回到家中,钥匙插进门里发现锁头晃动了,而且门把手还坏了,以老徐的经验,肯定是家里招贼了,虽然这贼不怎么高明

进门看到屋里被翻的是乱七八糟,甚至内裤都随处翻出来仍到了沙发上,徐晓伟拖着疲惫的身躯一头扎进了床上,侧过脑袋看到墙壁上贴了一个大纸条,摘下来一看上面娟秀的笔记,写着:“你家能在穷点吗?啥都没有!是不是没钱吃饭饿肚子了吧,喏这是二十块钱,自己买点吃的吧”

“我去!小偷居然都可怜我了,天啊,看我活得多凄惨!”

老徐辗转反侧睡不着觉,突然手机嗡嗡直想,一看是个陌生号,老徐按下了接听键

“喂,老大,我是小白”小白的声音沙哑不堪

“你换号了?”

“不是,我现在那个手机号码正在被监听,老大出事了!”小白又一次的压低了声音

“说!别叫我老大了,叫哥”老徐知道小白的种种表现只能说明确实出事儿了

“…伟哥,你走后我们和军方开始合作您知道吧?”

“嗯然后呢”老徐慢慢点燃了一根利群

“布丁去参加一次发布会,碰到市长的儿子,他看上布丁了,然后联系军方高层,说不订婚的话后果自负”

“布丁呢?”老徐轻吐一口烟

“喝多了,估计睡着了吧”

“她什么想法?”

“坚决不嫁,当场差点废了那小子,不过她说…除非…你亲手送她上结婚殿堂”小白明显不想说这句话,导致支支吾吾的

“告诉她,明天来找我,其他的事情你自己去处理,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你应该能办好,布丁在我这很!安!全!”

“是,那挂了”

“嗯”挂完电话老徐缓缓的进入了梦想…

老徐一大早就起床了,因为光头楠一直在外面敲门,墨迹的老徐不得不起床了,刚开门突然扑通的一声跪了下来,接着演了一出小学生认错的剧情,整的老徐是头昏脑胀

事情完事老徐下楼用昨天那二十块钱买了一份豆浆油条,吃的正香,听到旁边的食客谈论着

“哎,你听说没有,原来街上那个光头楠,听说他被一个人给办了”

“对啊,好像还是被一个挺年轻的小伙子捅了两刀”

“可不是,昨天那到处都是血啊,要不说呢,这人啊得罪了不该得罪的就是造孽造多了”边说还手舞足蹈的比划着,仿佛昨天是他在现场一样

徐晓伟囫囵吞枣的吃了两口,来到楼下骑自己的电动摩托,骑上之后发现启动不了,捣腾了半天发现原来电瓶让人偷了

咒骂一声,老徐看了一下时间,赶忙跑到路边站牌去等公交

上了公交后发现并没有太多的人,可是过了两三站人越上越多,不一会公交车里塞满了人,这时老徐看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拿着一只鸡和些许土特产,由于长时间站立,不由得一直揉着腿

老徐看着白发苍苍的老人,一阵失神,徐晓伟站了起来“老奶奶,您坐着吧”

老人看了看徐晓伟,露出一个慈祥的微笑,刚坐下不久,突然一个胳膊纹着纹身满脸横肉的大汉,用胳膊肘捅了一下老人

“起来,没看到大哥还没座呢么?这么大人了怎么这么不长眼呢”

这个时候坐着的人大部分都是中年人陪着妻子,或者上班的小伙,偶尔有几个染着黄头发的小青年,思来想去还是这个老太太好欺负

老太太看了看大汉,还是颤颤巍巍的要站起来,突然一只大手搭在了老人的肩膀上

“奶奶您坐好了,对于畜生,让我来。”徐晓伟嘿嘿的笑着

“小子你Tm活腻歪了吧,敢这么和大哥对话?”说着一把抓住徐晓伟的肩膀

徐晓伟扣住对方的手腕,猛地抓住胳膊就用膝盖上碰,咔嚓一声,肉眼可见的奇异V形状就出现在大汉的胳膊上

接着一拳徐晓伟击在了对方的小腹,大汉吃痛,躺在地上疼的不住打滚

徐晓伟叫车停下,接着徐晓伟在周围异样的眼神中把大汉丢下了车

“这下安静了”

“小伙子,你一定要当一个好人啊”老奶奶满意的笑了

不过周围人还是不觉得离徐晓伟远了点,生怕一言不合他会大打出手一样

ps:发烧了,头疼,坚持写完的字数不够,不过我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