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XL网A永久i免3费?看,小=说

  第二章—酒吧风波

  徐晓伟躺在床上,看着新搬进的公寓,感觉虽然告别了睡地盖天的日子,但是还是烦躁的睡不下,原因无他,只有一点,就是怎么才能进入育英学院当老师呢?

  没有一丝头绪的徐晓伟拨通了一个电话,那是他两年前经常打的一个电话

  “喂?小白吗?今晚八点在菲比酒吧等我”说完徐晓伟挂掉了电话

  电话的另一头,“伟哥!真的是伟哥!伟哥给我打电话了,快备车!去菲比酒吧”

  小白是徐晓伟刚刚完成训练时结识的兄弟,因为徐晓伟当时心狠手辣,一直是小白等人心中的老大,不过似乎徐晓伟并不喜欢这个位置

  晚上七点半,徐晓伟出门了,因为要去菲比酒吧,所以骑着自己的自行车往菲比慢悠悠的走去

  菲比酒吧,灯光闪耀,地下停车场停了不少车辆,从夏利到宝马什么档次都有,负责泊车的服务生忙的不亦乐乎,但是小费赚得不是很多,刚送进了一个胖子,这种地方有钱就是爷发挥到了淋漓尽致

  突然一声机器发动机的嘶吼,一辆拉风的保时捷一个漂亮的甩尾出现在众人面前,泊车小弟赶忙跑过去

  “停好”一个一身成功人士打扮的男子,尖尖的下巴,迷人的眼眶,高挺的鼻梁在加上上位者独特的气质,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惹不起的人物,貌似男子不爱说话,将钥匙扔给泊车小弟后进了酒吧

  满脸欣喜的结过钥匙,嘴里说着

  “老大,您放心吧”

  刚说完身边刺溜的一声滑进一辆自行车,自行车锈迹斑斑,脚凳子坏了一个突兀的就一铁棍,卖相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车上的男人穿着一件白衬衫,虽然很旧,但是洗的还算干净,男子下巴胡子拉碴的,头发凌乱不堪,咋一看显然是一个落魄的中年大叔

  “唉,又一个失意的人来买醉了”说完上前

  “先生这里不允许停自行车是机动车位请停到那边的墙边吧”泊车小弟尽量挤出一丝笑容

  “哦,没事儿,你是新来的吧,我来找你们老板谈点事情,一会儿就出来”似乎语气很不满意

  “那你把车停到那边,今天人多,马上没有车位了,请配合一下工作”泊车小弟声音渐渐冰冷

  “呵呵,小伙天气热火气大,给你钱买瓶加多宝降降暑”说着从兜里掏出皱巴巴的一百块钱递了过去

  “大爷,您说去找人是吧,尽量快点出来,不然我也难做,麻烦体量一下,嘿嘿”

  真是有钱就是爷啊!笑了一下便走了进去。

  酒吧迷人的情调,激情的音乐,五颜六色的生活让它成为青年人的天下,更是黑夜不归的一种默许

  灯红酒绿、极度奢靡,在令人悸动的音乐和酒精的催眠下,度过一个又一个在异乡的难眠的夜晚。这些,或许是很多人的写照。放纵剩余的激情,用娱乐来渲染青春……人生百态、苦乐辛酸,一次走过!

  推开厚实的橡木大门,一股重金属音乐随之迎面而来,

  刚此时里面的人比往常多了两倍,各色各样的人各有表情,昏暗交错的灯光照射在烂醉如泥的中年人身上照射在寻欢作乐的青年男女身上,照射在吧台买醉的失意男女身上,各自寻找自己心灵的慰籍。

  “给我来一杯皮诺酒”徐晓伟入座

  “伟哥,您尝试一下我的新口味?凤凰涅槃,口感独特,包您满意!”调酒师一看来人是徐晓伟马上献起了殷勤

  “不用了,顺便把你们老板叫过来”浅浅的尝了一口,说道

  “这不是原装的皮诺酒吧?皮诺酒是一款开胃酒,是由年轻的生命之水与新鲜的葡萄汁调配,进而在橡木桶中陈酿至少18个月而成。皮诺酒的酿造历史以逾数百年”

  随着徐晓伟的解说,调酒师的冷汗瞬间落了一地

  “伟哥我这就去叫老板”

  “呦,这是伟哥过来了?伟哥大驾光临不知道有何吩咐啊”

  “昂,原来是王老板到了,几个月没见,你面色红润有光泽,不会是被女人滋润的焕发青春了吧”

  徐晓伟看着眼前的胖子,熟悉的背头,油光锃亮的皮鞋,还有令人作呕的肥肉…

  “哼”菲比老板只是重重的哼了一声

  “呵呵,闲话少说,这个月的费用咱们该结一结了吧”徐晓伟把玩着手里杯子漫不禁心的说着

  “要钱?你还好意思来要钱?我每个月都给你们保护费,你们可到好,一出事了打电话没一个人接的”王老板一听气不打一处来

  “嗯?你什么时候给我打过电话?”徐晓伟不解

  王老板上前重重的拍在了吧台上,脸上的横肉四下颤动,好不心惊!

  “我给你打,居然总是提示停机,给你交了一千话费还是停机,你说你是不是坑人,你就是一地痞无赖流氓,你这样会遭报应的”胖子越说越激动,唾沫星子横飞竖落

  “额,我说哪个好心人一直给我交话费,原来是你啊,可能喝多了把你拉黑名单了,我这就给你拉出来重见光明,放心,以后有事说话”徐晓伟掏出那个诺基亚板砖就一阵倒腾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角落里传来嘭的一声碎响,还伴随着几声尖叫

  “看吧,又有人闹事了,那几个小混混这几天一直过来闹事,我这就没消停过,不花钱就算了,关键影响客人不是?你解决了我就相信你,咱们继续合作,否则一分钱都没有,别总是欺负我老实”此时的王胖子活脱脱的像一个委屈的少女

  “我还以为多大事儿呢,瞧好吧”说罢作势欲去

  “等等,伟哥,这几个人平时打架斗殴逗引女客,您看是不是多叫几个人撑撑场面?”王老板低声说着

  王老板早期是一个军工长的段长,受经济改革大潮的诱惑,辞职后开了这间酒吧,但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先不说那些工商税务卫生等部门三天两头来查,光是欠账跑单的和这些闹事儿的混混就让他头痛不已了

  听从朋友的意见说找个有“背景”的人来镇镇场子,这样就不会有闹事的了,谁想那天正巧老徐带着四五个小弟来收保护费,两人一拍即合,谈妥了条件二人愉快的合作了

  其实老徐也是奇怪,去别人那收保护费总是百般抗拒,更有甚者直接报警,而这个王刚王老板似乎比自己还着急交钱,当听老徐吹的是天花乱坠无所不能,似乎天塌下来他一个人抗一样,王老板大为满意

  当时老徐带着四五个人看了一个多月的场子,也制止了一些赖账的人,只不过他们喝的酒,比赖账的人的单子还多,不过确实寻衅滋事的确实没有,由于老徐忙着找工作也就这一两个月没来,王老板寻他不着,也就出现了刚才的一幕!

  “不用,我自己就搞定了,不过王老板我怀疑他们是你的竞争对手派过来故意闹事儿的,这个处理完了多加钱啊”

  “好了知道了,赶紧解决啊”听到又一声女客的尖叫,终于王老板催促了

  正说着,他们其中的一个染着黄头发,打着耳钉的非主流青年,拎着一个酒瓶对着一个中年人喊着

  “走路眼长后脑勺了你,挺大的人了,不知道好好走路啊,你踩到老子的脚了知不知道,如果你不拿出五百块钱安抚费,你别想活着走出这个大门!”

  那中年男子后面跟着三个朋友,虽然很慌张,却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失了面子,所以大声的喊了一句你想干什么

  谁知坐在座位上的四五个小青年站了纷纷起身,为首的扬手就是一巴掌呼在了中年人的脸上,这一迹响亮的耳光让周围人感觉到像抽在自己脸上一样,火辣疼痛

  音乐停止了,所有的目光都注视眼前发生的一切,这种年轻人是最不好惹的,他们嚣张跋扈,而且格外在乎别人的眼光,急于表现自己,做事更不会考虑任何后果,而且未成年人保护法还那么给力,所以成就了这一批思想叛逆的年轻人

  “我说王老板,我觉得这个时候应该放一些激情的音乐,在配上动感的节奏才更让人热血沸腾,你说呢”老徐抱着肩膀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哎呦我的亲娘四舅奶奶,您还有心情研究这个啊,赶紧去制止啊,这样下去客人都走光了,我那还有钱给您老开销?”王老板一边擦着汗一边推搡着老徐

  “皇帝不急太监急”说着老徐提了一瓶没开封的啤酒瓶就向闹事中心走去

  “我说那个行么,要不我让他们去厨房找个铁棒吧”王老板喊完换来的是老徐的一个背影

  那男人又挨了两个耳光,不知是醉意还是刺痛,脸上红的发紫,四个年轻人把他围在中心,其中两个还拿着刀子,而他的所谓朋友也躲在一旁不敢说话,一个有家庭的中年人,在单位说不上人缘好,但也绝不会太差,偶尔也会争抢好胜抢着买单,今天吃晚饭,自己吹牛要带同事去放松一下,谁知道会被几个小流氓围在这里肆意侮辱呢

  为首的青年似乎等不及了,喝到“你到底给不给钱?信不信我让你趴下去啊”

  中年男人场子都悔青了,急于离开这个伤心之地,连忙说道“给!给!我这就给!”

  话音未落,只听嘭的一声闷响,只见为首的年轻人头上玻璃碎片和啤酒沫四下飞溅,不少都溅到了自己脸上

  正是老徐及时赶到,由于啤酒瓶没开封,普通人就算砸地板也不一定砸碎,而承受了如此重击的年轻人当下直挺挺的晕了过去

  “我C”只听一声呐喊,剩下的年轻人持刀的,持酒瓶的一拥而上,大有不砍死老徐不罢休之势

  但老徐何许人也?十三岁就西伯利亚训练营小有名气了,说是迟那时快,老徐紧握住手里的破碎酒瓶,一把捅进了第一个冲上来的人的大腿,转身又一记虎拳轰在下一个人的鼻梁上!

  被扎的年轻人手捂着大腿此哇乱叫的躺在地上眼冒金星晕了过去,第二个更是不堪一击直接鼻孔喷血脸上模糊一片,混合着鼻涕眼泪蹲在地上不能反抗,剩下的两人,一个持刀大吼一声冲了上来

  众人一声惊呼!

  不过老徐翻身一个鞭腿将他手中的刀踢落,然后揪住对方的头发猛的撞向了旁边的桌子,嘭的一声,木屑乱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那夜倾城说:

吼吼~人品!推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