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亦风一行人出现在了吉川会旗下的一个酒吧内。亦风一身灰色天狼社自制的休闲装,健壮的身体把休闲服穿的很有感觉,一进门就便引来了无数美女。不过都被可恶的巴尔马等人拦了下来,一:是为了亦风安全、二:是临走时嫂子特意打电话交代过,所以······

  亦风对巴尔马此举很是无语。

  贾易辉与陈武阳则是一身耐克牌黑色劲装。巴尔马等人则是天狼社内部自订的服装。全身黑,胸口绣着一把血色尼泊尔弯刀。天狼社有自己的服装企业,于是内部服装都是统一的。

  ?v酷;A匠d网首‘q发xx

  进门后亦风等人找了个稍微大点的地方坐了下来,巴尔马等人在旁边静静的站着,这十八人跟十八罗汉似的,穿的裸露性感的坐台小姐或者美女从他们跟前走过,都不正眼瞧一下,目光直视前方,时刻保持警惕。跟守护毛爷爷尸体的那些士兵似的,亦风问过原因,巴尔马淡淡的来了一句:“老大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们都受过训练,这些庸脂俗粉哪能入得了我们法眼,就算是超级美女我们也XXOO过不少。”亦风再一次无语。亦风、贾易辉、陈武阳喝着小酒,说笑着,三人不时的还大笑一番。

  聊了许久后,一个酒保走了过来,道:“先生,我们这儿已经打烊了,您看······”“什么?你个崽子敢跟我们老大这么说话!”陈武阳立马起身拉起那个酒保的领口狂啸道。“武阳,坐下!”亦风发话了,“酒保来,告诉你们老板今天我包场,酒吧不关门,24小时营业。”“这个,这位老板,我们这有规定······”“规定,什么规定,我老大让你去告诉老板,问你了吗?”还没等酒保说完,陈武阳,又来了这么几句。酒保顿时被喊破了胆,一脸哀求样儿的道:“是!是!”说完就连滚带爬的走了!幸亏是陈武阳体型稍瘦一些,如果是孙振或呼振宁的话,这货肯定会被吓的尿裤子的,光是那番凶神恶煞的气势就让人心颤了。不一会儿,酒保在前面带着路后面跟着一个海拔很低极其猥琐穿着西装的家伙正气势汹汹而来,后边儿还跟着几十个着装统一的人。来到亦风他们跟前后,那个气势汹汹猥琐至极的男子瞬时就变得乖张起来“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本店有规定不可以包场或者全天营业。要体谅员工吗!如果先生你实在想玩,明天可以来,一切费用都由我来掏!先生,您看怎么样?”男子用极其不熟练并且还带着东北和日本口音的中文说道。“TNND,你个小日本,在老子们中国的土地上,还不让我们玩儿?”陈武阳说着便掏出背后的唐刀,一个照面劈了下去,男子顿时毙命,而其紧跟来的几十人纷纷从背后拿出开山刀向亦风一行人开来,巴尔马等人抽出弯刀迎了上去,而早已在酒吧外面待命已久的一千五百多的天狼社小弟,从酒吧的前后门鱼贯而入。那个胆小如鼠的酒保早已不知跑到哪里去了?陈武阳早早便挥舞着唐刀,冲向了川吉会的人群中,在人群中大杀四方,力压群敌。本来没有多少人驻守的酒吧,现在死伤累累,不过这岛国人也挺硬的,死活不投降。那好办啊!杀了。扔到江里喂鱼去。川吉会在B市的人并不多,只有五千来人,但他们有大后方H国作人力补充,所以不能大张旗鼓的灭了,要一步步来才能有效消灭他们的有生力量。要学前人的策略“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地盘”。要稳扎稳打。川吉会的后台很硬,是岛国的樱花社在背后扶持,并且还在背后扶持H国的第二大帮同天会。一切都要小心行事,尽管樱花社还渗透不进大陆的核心地带。

  初步计划完成,就等大鱼上钩。

  次日,吉川会的总部内,一个个子矮小,长满了腮胡并且鼻毛儿都长出了鼻孔,比昨天亦风等人见得那个岛国人还要猥琐的男子在那儿掀桌砸柜,喊着岛国名言“八格牙路”。此人便是吉川会会长吉川一郎,昨天被陈武阳砍死的那个岛国人便是吉川一郎的亲弟弟吉川次郎。这两人由于个子矮小,长得猥琐很不受家人待见,于是吉川一郎在十六岁的时候就把十二岁的弟弟带走独自供养他弟弟,捡垃圾,给人家擦皮鞋,什么累活脏活儿都干过。在二十七岁的时候被樱花社社长藤田一木看重,把兄弟二人带回了樱花社,别说这个吉川一郎能力真的很强,给樱花社立下汗马功劳,当年还救过藤田一木一命,他弟弟吉川次郎就不行了,整个一废物,就是拍马屁拍的很响。再吉川一郎成名后,返回家里杀了曾经抛弃他的家人,可见他的冷酷无情,而他对他弟弟很好,都是无偿的照顾,吉川次郎要什么给什么,闯祸也是他这个当哥的扛着。两人感情非常之好。如今弟弟被杀,哥哥当然要怒了。“来人,给我查清楚什么人干的我要灭他全族。”“会长,已经查清楚了,昨天吉川堂主他们是被一个叫血刀会的ZG帮派杀掉的,会长叫陈天。目前敌方帮派人数不详。”“滚!滚!去查!去查!我要灭掉他!”吉川一郎发出歇斯底里的吼声。

  下午时分,“报告会长,查到了,血刀会总人数一千五百多人,和关东的巨龙帮无任何关系!”“好!好!去整顿兵马我要亲自带人灭掉他们。”“是!会长,已经召集好人手!会长何时出发?”“等待夜幕降临。”吉川一郎望向窗外的远方深邃的说道。“是!”

  “风哥,鱼儿已经上钩!”“好!易辉待我们攻击开始后你去告诉巨龙帮的彭老!准备收网接收地盘!”“嗯,风哥!”一切安排妥当后,亦风也亲自上阵了。吉川会这面只召集了两千五百多人,剩下的都在照场子。天狼社此番可是带来八千人,随便玩儿爆吉川会,但是现在天狼社处于蓬勃发展期,他可不想过早招惹国际型的大帮会,那可是雅库扎三大帮会之一啊!

  吉川一郎带着人,迅速包围了天狼社这几天打下的场子,共计四家,不过吉川一郎分开兵马各个击破就是扑空了,亦风直接实施反包围。八千人打两千五百人,玩儿着打都能打过吧!除了当年的蒙古人。吉川一郎亲自带队攻击的场子里,尸体早已堆满了地下,连个抬脚的地方也没有。吉川一郎站在那儿,静静地看着这一切。自己的愤怒断送了自己还断送了樱花社的利益。唉,自己罪大恶极。吉川一郎便分分钟钟切腹自尽了。陈武阳不忍看着他痛苦的样子,朝着吉川一郎的脑瓜壳儿,来了一枪,红白色液体迸溅出了很多。贾易辉在旁边看的直发愣,这武阳平时也很和善啊,怎么会做出这么残忍的事?知人知面不知心?

  亦风等人也在另一边取得胜利,吉川会灭亡。为此天狼社也付出了不少代价,百人阵亡,数千人受伤,别说,这小鬼子的刀法还真不赖。尤其是在攻陷吉川会总部的时候有一批人是拿着武士刀出来迎战的,武士刀部队在岛国很正常是帮派内精英中的精英,是专门驻守总部的。

  巨龙帮收了天狼社这份诚心,随即联盟,发兵蒙古。带队的则是那个叫小管的年轻人,本来对天狼社是很不屑的,但是此役下来,对天狼社的一众佩服得五体投地。亦风等人也得到了他的全名:管无痕。

  天狼社的一众人也撤回了陕北。部署下一步作战计划。而亦风在这关键时刻病倒了。天狼社专属医院内挤满了人,所有堂主队长都回来了,生怕亦风有什么闪失,而且许文华给医院周围部署了无数道警戒时刻提防不怀好意者。“大夫,风哥怎么样啊?不会有生命危险吧,大夫?”大夫刚从病房出来,就被一群人拥堵在病房门口问这问那,楼道充斥满了对亦风关心的声音,“大夫,我们可以进去看了吗?”大夫刚拉开门准备示意他们进去,不巧亦风被“刺耳”的问候声吵起来了。就听亦风冲着外面大吼道:“滚!都滚,光顾看老子了,把弟兄们的命丢下不管,看老子来了,数万兄弟们的命重要,还是我的命重要?都滚你们谁进来看老子!老子直接把他的头喂狗吃!”话毕。众人悬着的一颗心放下了,这老大也真是的不看就不看呗,干嘛这么大嗓门儿,证明自己身体好啊!真是!亦风这话明显是话里有话,证明自己没大碍,要不怎么还能这么高嗓门儿。于是众人也都回去了。“亦风!亦风!”两个女孩哭着喊着一路狂奔,冲进了病房。然后大家哄堂大笑。老大这下好了,有本事把她两的头拧下来喂狗去!哼!

  (本人书里,不会出现太玄幻的东西,什么忍者之类的,太不现实,既然是热血青春,就要让亦风的青春、火力、热血绽放出来。今天一更三千字好累!明天继续,求支持啊!求票,鲜花,贵宾,印章。亦风要出名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