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3网唯%一m正%J版W,ZH其#Q他%都是盗\/版!C

  按照计划行事,吕华带领猛虎堂北上直取蒙古重镇包头,亦风亲自带领铁血堂则西进甘肃,玄武堂东进山西,血狼堂南下。总堂作为预备队看家。为了配合猛虎堂的攻击亦风特地从非洲战场上把狼牙卫队拉了回来,血刀堂配合铁血堂西进甘肃,这两省的民风实在是剽悍,没有精英部队是不行的。训练已久的狼眸部队也从死神基地回来了,天机处留守C市。现在天机处可是整个天狼社的宝,捧在手里怕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次日清晨,各部队都到达了预定的地方。都在等着夜幕的降临。而狼眸部队早在几日前便已渗透进了个地方收集情报。狼眸部队的总队长,是个很邪恶的家伙,身上里里外外都透着一股子邪气,名字也很奇葩叫南宫腹黑。这也表明这家伙腹黑得很。南宫腹黑以前是搞侦查出身,退役以后犯了点事儿,被逮进去了判了十年,扎西海措当时给亦风介绍此人时,亦风愣了半天,事情是这样的:这家伙很好色,退役以后也实在按耐不住了,结果就把新交的女友QJ了,你说QJ也QJ吧,人家女的也没说啥!关键是这孙子心里阴暗得很,直接给人家毁容。人家家里人坐不住了,一纸讼状搞上了法院,审判结果是南宫腹黑次行为具有严重社会危害性,判处死刑。不过这小子命很好,被原来的战友们搭救了,改为了十年有期徒刑。亦风一听后就不想要此人了,不过南宫腹黑这人是个电脑高手曾经用一台笔记本,把境外的一直武装恐怖分子灭了。很是具有传奇性的,亦风听说这个以后就来了劲儿,拖老爸的关系,把这个社会人渣放了出来。虽说腹黑,但人家能力摆在那儿,以后制约住就好了。

  攻击开始后,一切都还算顺利,尤其是南下的血狼堂用其强劲的实力硬是啃下YA市的一半,东进的玄武堂也占领了几个县区再做进一步调整,亦风所带领的西路大军也还算顺利拿下了NX省吴忠市。北进的北路大军一出镜就踢到了铁板,蒙古第一大帮野狼帮两个堂口的兵马囤积在包头市,猛虎堂停下了进攻的脚步,开始防御已经攻下的地盘。南下的血狼堂也停下了脚步开始防御并且派出一部分人从吴起县进入GS省,以便策应亦风带领的西路大军。天狼社的高歌猛进迅速引起了反弹,许多地方的帮派都拧成了一股绳,一起防御外来帮派的侵入,尤其是在NX省最为严重,如果不是有血刀堂,亦风等人怕是早被赶回SX省境内了。而吕华这面则是愁眉苦脸的看着正在一步步收缩着的防御圈,猛虎堂也伤亡惨重,损失了近千人了,狼牙卫队也阵五人,当把这些信息传递回去总部以后,天机处的三人都愣了连忙报告给了亦风,亦风只好道,从总堂先抽一部分人增援吕华。带铁血堂拿下NX省以后会折返增援蒙古方面。

  包头市的一座小镇上,天狼社与野狼帮两方共投入了近万兵马,这回天狼社所有派往蒙古方面的高层都动了,凌晨双方又开始了火拼,天狼社这面要誓死拿下这个小小的镇子,所有高层都披甲上阵,吕华和孙振、杜子涛都冲在了最前面,天狼社的小弟们见大哥都这么玩命儿,也都鼓起一股子劲儿,向前冲去,双方陷入了混战,在几番攻击后吕华突然觉得不对劲儿怎么人越打越多?立马给狼眸部队打去了电话,本来狼眸部队正准备通知他们迅速撤退,野狼帮向包头这面又增援了一个堂口近两万人。而吕华打电话去通知孙振时,才得知孙振又带人上去了。吕华立马整顿人马向孙振增援了过去,并且将此事报告给了总部,吕华带着人迅速进入了战斗地带,野狼帮都有快一万人了,而天狼社这面才有四千人,孙振带人在苦苦支撑着,吕华迅速增援了上去。而野狼帮正是等待着他们的增援人马。又是万人,都是上万人的大战了,吕华告诉孙振敌人有上万人增援,让他立马撤,吕华替他们打掩护让猛虎堂的人迅速撤退但吕华毕竟是天狼社的副社长,于是杜子涛带着一众人掩护所有人撤退。激励的战斗马路都被染成了血红色,真是血流成河。杜子涛见吕华等人快突围出去了,奋起一搏,一边打一边喊着:“兄弟们快撤!”剩下的人还有十几个狼牙卫队的人,他们迅速跟着杜子涛替剩下的兄弟掩护他们撤退。噗嗤!杜子涛的背后被开山刀划开了一个口子,那些刚出去的兄弟们看见后面杜子涛受伤了,又跑了回去“涛哥!”“你们,快走,走。”杜子涛的喊声。响彻了云霄,一个反身在刺翻几个人后,也没了力气,野狼帮的人迅速冲了上来朝着杜子涛挥舞着砍刀砍了上去。一代将星就此陨落而那十几名狼牙卫队的人也纷纷毙命。此时天上下起了倾盆大雨。好像老天爷也在为这位将星的死去感到悲伤。大雨中杜子涛双膝跪地,一只手拿着唐刀插向了地面支撑住了整个身体,整个脑袋也向下倾去口里还流着鲜血。正在赶往蒙古这面的亦风突然心里“咯噔”一下。瞬间不详的预感充斥了亦风整个脑海。电话铃声响了“喂,怎么了华子?”“风哥,风哥,我对不起你啊!”吕华在电话的另一头痛苦着说道。“怎么了华子?好好说话!”亦风此时也心惊胆战难道真的·······“风哥,子涛,子涛战死了!”“什么,你说什么?”亦风几乎抓狂的说道。而车里的人看见亦风如此纷纷把目光投向了电话。而司机也把车停了下来。静静的听着吕华所说的一切:杜子涛战死。亦风顿时如晴天霹雳,痛哭起来。“啊·!”“马上开车,加速,快。”亦风疯了一般的喊道。那可是朝夕相处了十几年的兄弟,就这样·······车上的人也不顾伤心,给后面的车队下令迅速加速前往蒙古战线。

  烟雨归兮,万物苍茫;英雄去兮,日月无光。

  往事孤僻兮,寒雨冷窗;氤氲迷幻兮,魂去心凉。

  天不仁兮,满身皆伤;地不仁兮,魄归远方。

  往事残存兮,热血飘荡;轮回转世兮,孰人流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