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擦完药没多久,一个女的就急匆匆的赶来了,这女的衣着华丽无比,长相也是一等一,刚进来就说:“小然,没事吧?”

  于梓然见了这女的,脸色立刻就不好看了,说:“你怎么有空了?

  那女的冷着脸,问二姐:“谁打的你们?”

  二姐没说话,小然却开口了:“谁打电话给她的?”

  二姐叹了口气:“都是姐妹,有什么不能好好说的?”

  二姐说完,往前走了一步,看着小然:“我打的电话,再怎么她也是咱们大姐,如果你真的不想认她,我立刻帮你把她轰走!”

  二姐扭头又看向大姐:“大姐,不是我说你,小然几次说有事,需要帮忙,你却总是推脱说要解决你跟他之间的事。好,我们没说啥吧?一次,两次,甚至三次四次你都是这样。我们也都没说啥吧?刚才我打电话给你说小然出事,你自己说说你的第一句话是啥?你竟然告诉我你在跟鲁文宵夜!呵呵,宵夜!这就是你平时视为天大的事?这就是你屡次置姐妹们于险地,然后去忙的事?”

  鲁文?我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个大姐看上的竟然是鲁文!

  大姐看着二姐,轻叹了一口:“二妹,你没有自己心爱的人,你不理解,鲁文这两天情绪很不好,似乎跟家里闹别扭了,我看着他难受,真的是替他死去的心都用啊!我怎么舍得留他一个人不管?”

  ¤酷)匠网p永R久b%免wz费}?看u:小~说b

  二姐冷笑一声:“那你去管他啊!前些日子他说要跟你分手的时候,你别来我面前哭诉啊!既然在你眼里他这么重要,我们的死活又算什么?你知道不知道,小然的男朋友住院就是鲁文给打的!”

  大姐愣了一下,抬头看了一下,一眼就看到了我,然后问:“你是小然的男朋友?”

  我点点头:“是,不过既然你是小然的大姐,我就也不多说你什么了,鲁文不是个好东西,他看中的女孩也不是你,你还是别在他身上浪费太多心思了。”

  大姐脸色有些难看:“你跟鲁文有矛盾我能理解,但是在他背后说他坏话是不是有些不地道?”

  我哈哈一笑:“我说他坏话?他自己干了什么事你难道不知道?他连自己的堂妹都不放过,你觉得他会是什么好东西?”

  大姐脸色一冷:“你别瞎说!那女的才不是他堂妹!”

  我也是一笑:“大姐挺会自欺欺人的啊,虽然他们两个的确没有血缘关系,但你敢说他们不是堂兄妹?”

  大姐脸色更冷了,但是还没说话外面就进来了一个护士:“都别说话了,你们都影响到别的病房的人休息了!”

  护士说完,过来看了看于梓然,说:“你们该走的都走吧,留一两个人照顾她就行了,病人需要安静!”

  护士走了后大姐也叹了口气,对于梓然说:“小然,我明天再来看你吧,今天你来看到了,实在不宜留在这儿啊。”

  大姐说完,竟然什么多余的话也没有,转身就走了。

  二姐摇了摇头,说:“梁寿旭,要不我跟你一起留下来照顾小然?”

  我笑了笑:“不用了,我一个人就够了。”

  送走了二姐和蛮子他们,我才回到病房,看着病床上的于梓然,笑了笑:“上午还是你照顾我呢,晚上就成我照顾你了!”

  于梓然嘻嘻一笑:“这叫有来有往!”

  于梓然说完,脸上有些担忧,看着我,说:“你不觉得奇怪吗?我刚才都一直在想,邹成出现的也太巧了吧?而且目标摆明了就是咱们,他怎么可能知道咱们在那儿吃饭?要知道咱们可是后来才决定去夜市的啊!”

  我一愣,点了点头,但也没多想,说:“说不好是他的哪个兄弟不小心看到了咱们呢!”

  于梓然点了点头,对我说:“大姐的事你别在意啊,我们从小都颇受大姐照拂,她对我们都是有恩情的。”

  我点了点头:“我明白,我的仇人是鲁文,不是你大姐。”

  这次梓然的伤几乎都是皮外伤,也不是很严重,没几天就好的差不多了,我们这才一起回到了学校。

  我心里恨着邹成,既然是君子报仇只争朝夕,我自然不会等太久,当即就喊来了杨伟蛮子和心宇。

  杨伟虽然在我面前很自责那晚喝多了,但气色却越来越好了,我真没想到,跟九妹做那个还有这个效果,看来有机会我也得找个女的试试了。

  但毕竟我们才四个人,能想到的办法也只有打伏击了,幸好邹成一般放学的时候都是两三个人一起走,没有太多的人跟着,所以我们当天晚上就埋伏在了邹成回家的必经之路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