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伟看了一眼我,然后说:“别逗了,兄弟?这年头情义哪有金钱来的实在?你要是真拿我当兄弟,就拿点金钱给我。”

  卧槽,我举起来的手又放了下去,你就不能满足一下我膨胀的心?非要他妈的如此现实。

  杨伟给奶奶热好了饭,将饭菜端给奶奶吃了,这才出得门来,说:“走了,上学了。”

  我跟在他身后,说:“你为毛还要上学啊?直接找个活,在家照顾你奶奶多好?”

  杨伟瞪了我一眼:“上学才有出息!整天脑袋想的什么啊!”

  我有些无语,这尼玛我居然被教育了!

  我有些不服气:“什么上学才有出息?那是对人家学习好的!”

  杨伟叹了口气:“是啊,在学校我每次上课都尽力让自己集中注意力,可我总是担心奶奶饿到了,奶奶摔到了没人扶怎么办,哪有心思学习?但我没办法啊,奶奶最希望看到的,就是我在学校取得一个好成绩,我怎么忍心退学让她伤心?”

  我撇了撇嘴:“那你前两天还敢砍连伟明?学校开除你怎么办?”

  杨伟有些不屑:“开除就开除啊,我奶又不知道我被开除,只要让我奶以为我在好好学习,就行了。”

  我看了杨伟一眼,在他还算稚嫩的脸上,竟然充满了坚毅。

  下午付莎依然没有来学校,我不由的有些担心,但又联系不上,只能寄希望于次日了。

  晚上放学的时候,由于打扫卫生,走得晚了些,路过校门口,不小心就发现张莹竟然鬼鬼祟祟的向小树林那儿走去。

  M{酷匠&网w1唯e;一yH正?版#,?@其◇u他都nU是盗p版uW

  这张莹去小树林干嘛?放学这么久了,她要是想跟她哥亲热,直接回家多好?还是说她俩因为被家里发现了,所以不敢在家搞,就约到了小树林?

  这样一想,我就有些兴奋了,俗话说,踏破天涯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我正愁记者没曝光你们呢,你们居然敢再度作案?

  我立刻悄悄的跟了上去,只见张莹左转右转,就进了一个极其隐秘的地方,那地方正好有几棵树环绕,下面藤枝缠绕,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我平日里以为小树林里的这些人都是急不可耐的那些人,要不怎么会冒着被发现的风险在这儿做?知道今天我才明白,这里面别有洞天,要是不来仔细查看,谁会发现?我敢肯定,这样的地方肯定不止这一处。

  我悄悄接近那里,只听到里面的人说:“你怎么才来啊。”正是张云远的声音。

  不知怎么,我突然涌出一股失望感,如果里面的不是张云远,那该多好?我就可以顺利的利用一下张莹的红杏出墙,可是目前看来,张莹还是只跟张云远好啊。

  张莹撇了撇嘴:“怎么又来这个地方了?上次差点被发现我就说了再不来这儿了。”

  张云远的声音传来了:“没办法,前天晚上不知道怎么走漏了风声,现在爸妈盯咱俩盯的紧,在家不行,到宾馆更容易暴露,就这个地方可以了。”

  张莹说道:“这几天咱俩还是不要接触的好,虽然昨天因为那个记者先到导致爸妈没有抓住证据,但爸妈已经起疑心了,要不也不会不问咱俩为啥在宾馆里,肯定他们心知肚明,只是不想捅破那层窗户纸。”

  张云远说:“怕什么?咱们是相互喜欢的,为什么不能在一起?他们要是真敢说什么,我立刻带你走。”

  张莹这次没再说话,两人不知道在里面做什么。

  但没一会儿,张莹就喘息了起来,说:“哥,别这样,这儿我总觉得不安全,咱们去别的地方吧。”

  张云远似乎有些急:“小莹,怕什么,放学这么久了,肯定没人了,再说咱也没别的地方可去啊!前天晚上就没做,我都急死了。”

  说完,两人就又开始了。

  我的小伙伴不由自主的有些挺了,自从我离开房东,已经很久没跟女性有过亲密的身体接触了,班主任是老师,更像一个长辈。表姐是漂亮,可也只能想想。付莎天真烂漫,不忍动手。可是王月晴我为什么也没动手?难道是担心付莎发现?

  但不管为什么,我此时竟然突然十分想找一个女性满足一下我可耻的需求了。

  那边不断传来张莹的喘息,我也越来越难熬了。

  找谁?找谁?王月晴回家去了。付莎不知所踪。找表姐?卧槽,我还不想死。班主任?我脑海突然就想起了班主任那一流的技术动作,当初的照片又浮现在脑海,并且伴随着班主任那销魂的叫声,更是想起了那泪打湿的前胸。

  我愈发控制不了自己了,满脑子都是班主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