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彻底的石化了,这就是平日里大家谈之色变的王阎罗?

  杨伟嘻嘻笑了一下,说:“可能他是看我太帅了,不舍得教训我。”

  卧槽,这个小杀马特还真是劣性不改啊!你帅?你帅个毛线啊!

  我问道:“咱去哪儿吃饭?”

  杨伟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你请我的,当然你选地方了啊。”

  我点点头,想起了旁边有一家中档的饭店,就带着他去了。

  吃到一半的时候,我就说:“杨伟,你这个名字可有点不好啊。”

  杨伟正在啃一个鸡腿:“名字不好?你不觉得很伟大吗?”

  我叹了口气,这杀马特的思维真不好把握,该怎么拉拢他?

  我又问道:“王岳恒这么欺负你,你打算找回这个场子吗?”

  杨伟有些发愣,看着我:“他欺负我了?他欺负的是你,好不好?我是在替你打架,要不然我怎么好意思坐在这儿心安理得的吃你的东西?”

  我看着他:“可是他连你一起打了啊。”

  杨伟撇撇嘴:“他打我我也打他了啊。”

  卧槽,尼玛怎么就这么冥顽不灵?你就不能说个打?那咱俩怎么也能让王岳恒脱层皮啊!

  这时杨伟却贼兮兮的问道:“你吃好了吗?”

  我有些烦燥,点了点头:“吃好了,吃好了。”

  杨伟立刻喊道:“服务员!打包!”

  我愣了一下:“打包干嘛?你没吃饱?”

  杨伟看了我一眼:“你小学语文是数学老师教的?你不知道粒粒皆辛苦吗?咱们要节约!”

  卧槽,真没想到,杨伟还是一个身怀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好孩子!

  杨伟打完包就说:“你走不走,我要走了啊!”

  我点了点头,去付了账,这才跟杨伟一起出来了。

  ¤{更{新cT最*快上,!酷D"匠)网!

  我本来以为杨伟会跟我一起回学校,没想到他竟然朝另一个方向走去。我忙追了上去:“你去哪儿啊?”

  杨伟嘻嘻一笑:“回家啊!”

  我愣道:“你不上学了?”

  杨伟翻了个白眼:“当然上啊,这不是先回家把这些剩菜处理了吗?”

  我点了点头,原来是拿回家为牲口的。

  杨伟见我跟着他:“你跟着我干嘛?你也不上课了?”

  我笑了笑:“我跟你一起转悠转悠,反正去上课也没意思。”废话,我现在一心想着拉拢你,怎么有心思上课?

  杨伟却停了下来:“那你去别的地方转悠啊,为什么要跟着我?”

  我愣了一下,说:“好歹咱们也算共患难了,跟着你去一趟你家又怎么了?大不了我也请你去我家!”

  杨伟绕着我走了两圈,才说:“你要去我家也行,见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准在学校乱说。”

  我张了张嘴巴,说:“你看我是个大嘴的人吗?放心吧!”

  杨伟这么一说,我的兴趣更浓厚了,这货家里绝对有秘密!只要我跟他打成了一片,不就算是拉拢成功了吗?

  我嘿嘿一笑,忙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杨伟的家在一处老居住区,房子有些破旧。

  到了杨伟家我才发现,这儿尼玛哪有牲口?

  这时杨伟喊道:“奶奶?奶奶?”

  屋子里传来一声应答,从里面颤颤巍巍的走出了一个老人。

  杨伟说道:“这是我同学。”然后又说:“你还没吃饭吧?我给你热点饭。”

  我这才吃了一惊,原来杨伟拿剩菜是给他奶奶吃!到底是孝还是不孝?为什么不做点好吃的?我跟杨伟奶奶打了声招呼,这才来到厨房,问道:“怎么不给奶奶做点好的?为什么让她吃剩菜?”

  杨伟沉默了一下,说:“你自己看看屋里有什么,这些剩菜是最好的了。”

  我四下一看,果然只有一些零星的土豆扔在地下,再无他物了。

  我说:“你怎么不买点呢?”

  杨伟说:“我拿什么买?我家除了我就是我奶奶了,奶奶老了,不能挣钱,我只能趁星期天去打打工,你让我拿什么买?”

  我没想到我身边竟然又出了一个可怜人,不由叹了口气,说:“对不起啊,我不知道这些。”

  杨伟摆了摆手:“没事,我才不会那么小气,哦,对了,谢谢你上次送的那个帽子啊,冬天我出门就不怕冻耳朵了。”

  我干笑了一下:“那个帽子的颜色不好,我还有个红的,也送你吧。”

  杨伟一笑:“真的?那我就能换着戴了!”

  我叹了口气,说:“那你还花钱把头发搞成这样,不是乱花冤枉钱吗?”

  杨伟看了我一眼,说:“这是我挣钱的渠道,我周末在网吧当网管,就是靠着这发型震慑人的,要不然还不知道多少人闹事呢。”

  我不由的深深佩服起杨伟来,这么小,就知道一个人扛起一个家了,而我呢,还每个月接受着我妈打过来的抚养费,丝毫不知道自己去挣钱。

  想到这儿,我伸出手去:“杨伟,以后,你就是我兄弟,咱们同甘共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童年砖头说:

  打赏破三十的加更!谢谢宇哥!

  各位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