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阎罗看着杨伟:“你头上的伤是他打的?”

  杨伟点了点头,有些桀骜的说:“想开除就开除啊,问这么多干啥。”

  王阎罗还没说话,那个瘦高老师就又开口了:“王主任,你看看他着态度,这种学生。留在学校也是个祸害啊,开除了算了。”

  王阎罗站在中间,颇有一番气势:“我是政教处的,不是开除处,学生犯了错,自然应该教育为主,哪有动不动就开除的?”

  王阎罗说完,捡起地上的刀,提着杨伟的脖子领,就往他的办公室走去。

  卧槽,威武霸气啊!

  大伙慢慢的散了开来,但到处还都在谈论刚才的事。

  我却有所触动,既然我想要和张云远他们抗衡,那么很有必要拉拢一下杨伟啊,这尼玛绝对是一员悍将啊!

  我坐在座位上,正想的入神,却听到身边的付莎小声的说:“真可怕啊,要是那一刀砍到了连伟明身上,咱们岂不是再也见不到连伟明了?”

  我笑了一下:“是啊,所以啊,人的生命都是很脆弱的,随时都可能消逝。”

  付莎的脸色突然变了一下,然后才慢慢的说:“虽然连伟明是个坏蛋,但对我很不错,我是不是应该去医院看他一下啊?”

  我看向付莎,只见付莎明媚的眼眸正巴巴的看着我,似乎我说可以她就去,我说不可以她就不去。

  王月晴却有些不满了:“去什么啊去,他那种人渣,死了才好呢。”

  我没理王月晴,看着付莎,说:“明天周六了,后天就是周末,你啥时间去看他都行,不过我觉得他没啥事,就是惊吓过度了,休息一下就好了。”

  付莎笑了笑,有些惊喜:“你同意我去?”

  我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说:“他对你那么痴情,于情于理你都应该去看一下,也不是什么大事。”

  付莎娇羞的低下头去,说:“我听你的,放学我就去看她。”

  我点了点头:“你带钱了吗?放学买点水果。我就不去了,我还需要回去跟我表姐商量事情。”

  付莎似乎有些失望,但还是说:“我带的有钱,你不用担心。”

  我放学的确是有事的,周末就到了,我还不能确定表姐到底见不见许香凝,不但我不放心,许香凝肯定也是不安心,所以我打算早点回去好好劝劝表姐。

  回到家后,经过我的好说歹说,表姐终于决定再跟许香凝见一面,好好谈谈,地点呢,约在了公园里。

  我打电话告诉许香凝的时候,她也是很开心,对我连说了好几个谢谢。

  次日表姐要求我跟她一起去,我自然应允,跟着她来到了公园。

  许香凝见到表姐显然有些激动,站在那儿有些不安。

  表姐笑了笑,坐了下去,在地上摊开了一块白布,然后掏出了包里的零食,说:“吃吧。”

  我看许香凝就像一个犯错的学生,站在那儿惶恐不安,就说:“许香凝,坐下吃点东西,拿出你平日里那英姿飒爽的精神气儿啊。”

  许香凝应了一声,这才缓缓坐下,但并没有吃东西,而是说:“霜姐,我不知道寿旭跟你说了没有,但我这次不是来奢求你的原谅的,我只求你一件事。”

  表姐看了我一眼:“说什么?他什么都没说。”

  我点了点头:“这事呢,还是你自己从头到尾对我姐说说比较好。”

  许香凝点了点头,这才捋了捋脸边的秀发,说:“这事呢,还要从婉希爬上邹成的床说起…”

  我都听了一遍了,自然没什么兴趣,就百无聊赖的四处看,却突然砍到了两个熟悉的人影:张莹和张云远。

  两个人在远处的假山边拉拉扯扯,似乎有什么争执。

  我思索了一下,就对我姐和许香凝说:“我有点内急,去个厕所。”

  说完我就一溜烟的跑了,悄悄的躲在了假山的另一侧,去看张云远和张莹。

  只听得张莹说道:“张云远,你给我放手,我说了,除非我妈和你爸离婚,否则咱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张云远却有些不依不饶:“他们离不离婚跟咱俩有什么关系?他们是他们,咱们是咱们,凭什么他们在一起了咱们就不能在一起?”

  张莹不为所动:“只要他俩在一起,咱俩就是名义上的兄妹,怎么可以在一起?”

  张云远说:“兄妹又怎么了?咱们有没有血缘关系,咱们又是真心相爱的,怎么不能在一起?”

  酷匠I*网◎永@久m免费X看小《+说h¤

  张莹冷哼一声:“谁跟你真心相爱了,不嫌脸红。”

  张云远嘻嘻一笑:“哟,现在不承认了?那天是谁主动爬上我的床的?是谁说,哥,我发现我离不开你了?”

  张莹俏脸一红,说:“张云远,你别老把这事挂在嘴边,传出去了不仅对咱俩影响不好,对爸影响也不好!”

  张云远嘻嘻的笑着,说:“那好,我不乱说,咱们今晚去开房吧?我都好久没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童年砖头说:

还有两章哦。唉,扫黄忒严重了,啥词都不让用,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就要损失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