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的哭泣声一下子就停止了,屋子里刹那安静的如同冬日雪后的密林,连一声叹息都可以空谷回响。

  我又敲了几下,才听到里面传来班主任的声音:“谁呀?”

  我小心翼翼的说:“黄老师,是我,梁寿旭。”

  过了好一会儿,门才被打开,班主任已经是穿戴整齐了,她朝我微微一笑,问:“怎么了?”

  我看了看班主任有些微红的眼眶,说:“上午没来上课,所以过来解释一下。”

  班主任点点头:“家里又有事了?”

  我尴尬的点了点头,卧槽,没别的理由了啊。

  班主任进了屋子,找个地方坐了下去,指着一条凳子,说:“坐吧。”

  我看了看屋子,干净的一塌糊涂,哪有校长的人影?难道班主任刚才在自…

  我还没想完,班主任就说:“我正要找你说事呢,今天下午,你妈给我打电话了。”

  我脸色一变:“我妈?她打电话干啥?”

  班主任却说:“我也惊奇着呢,你妈打电话问我你的近况,她为什么不直接打给你啊?”

  T酷匠z#网/唯bE一7{正版《Y,=A其他C都87是6{盗《O版O3

  我在凳子上坐下,心里却不能平静,我妈这次打电话到底为了什么?当初她放弃我和我爸,独自一个人离开,直到我爸出事她才再次出现,但也仅仅是将我送到我只有过年才能见到的舅舅家里,然后就再次消失,从来没有养育过我,现在打电话为了什么?为什么不打给舅舅或者舅妈?

  我朝班主任努力挤出一个笑脸,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怕我有什么困难不好意思自己开口吧。”

  班主任点了点头:“我听你妈说,你在你舅舅家住,你舅舅家最近到底怎么了啊?为什么你老是迟到旷课?”

  我吃了一惊:“黄老师,你该不会把这个也告诉我妈了吧?”

  黄老师点了点头:“我当然说了,我要对你负责啊。”

  卧槽!我要你负什么责?这我妈给我舅舅打电话一问,就知道家里没什么事。我该怎么解释?难道要把表姐的事捅出来?这是绝对不行的。

  班主任却笑了笑:“你别瞎担心了,她是你妈,知道你的事也是理所当然的啊。”

  我有些暴躁:“你知道什么啊,我妈从小就走了,从没养过我,我记事起就见过她一次,就是我爸出事的时候,这种人,对我怎么可能还有感情?又凭什么该知道我的事?”

  班主任却摇了摇头:“你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不说别的,血浓于水,她对你怎么可能没感情?”

  我一直想着我妈的事,想着那个在我爸的葬礼上,那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二话不说就拉我走的女人。

  她出现的那么突兀,什么多余的话都没说,只有简单的一句:“我是你妈,跟我走。”

  我奋力挣扎,可是却出现了几个大汉,一把将我打晕了。醒来的时候,我就在舅舅家了。

  我再度摇了摇头:“黄老师,你根本不知道,你根本不知道她有多狠心,有多绝情。”

  班主任看了看我,脸上浮现出了一副向往的表情:“你也根本不知道,一个妈妈对她的儿子的感情,那是比天还重的情意啊。”

  我怔了一下:“你知道?难道黄老师有孩子?”

  班主任的眼神聚焦在一个不知道的点上,然后才说:“是的,我曾经有过一个孩子。”

  我吃了一惊,学校里都说班主任从未婚嫁,何来生子养育一说?

  难道是跟校长生的?想到这儿我不由自主的问道:“校长的?”

  班主任的眼神依然在那个莫名的点上汇聚,她轻轻的摇了摇头:“我跟我老公的。”

  我惊讶的站了起来:“黄老师,你嫁人了?”

  班主任点了点头:“我来到这个学校的时候,就已经是个离婚的人了。”

  我听说班主任来这儿可都十年左右了啊,现在班主任满打满算也才三十出头,来的时候也就二十出头,难道她十七八岁就结婚了?

  班主任叹了口气,说:“我当年在师范学院,跟他好上了,然后没多久就怀上了,没办法,只好奉子成婚,休学在家。哪知道孩子刚出生没一个月就去了。我们伤心之余,又回到学校继续学习,可是在学校的几年,我俩不管怎么做,我再也没怀上。后来到医院查了一下,医生说我不能再度生育了。婆婆当即就让老公休了我。可是老公不死心,不仅跑了各大医院,而且还去找算命的,询问我的事。”

  班主任慢慢的说着,已经完全陷入了回忆中:“哪知那个算命的一看我就惊得跳了起来,说我是万年孤煞,谁沾谁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