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叹了口气:“我听她说你跟许香凝好了?”

  我摇了摇头:“你别听她瞎说,崔婉希这个人的话,哪一句是真的?”

  表姐点了点头:“崔婉希说的,我自然一句都不信,她还以为我不知道她当初背着我和邹成上床。但你也要注意啊,许香凝也不是什么好人,你不要和他们搅合在一起。”

  我点了点头:“许香凝是不是好人,我也不知道,不过她也想见你,你见不见?”

  表姐皱眉看着我:“她见我?她见我干嘛?”

  我沉默了一下:“你还是见见她吧,反正你也见过崔婉希了,那你就再听听许香凝的话。”

  表姐看着我:“你是不是知道我高中的事了?”

  我看着表姐,好一会儿,才慢慢的点了点头。

  表姐看着我,怔了一下,然后慢慢的问:“那你,真的不嫌我脏?”

  我摇摇头:“我还是刚才的话,你是我的表姐,我是永远不会嫌你脏的。”

  表姐默默的低下头,好半天我才听到低低的啜泣声。

  我忙说:“表姐,别哭啊,你怎么了?”

  表姐不理我,又哭了一阵子,才抬起头来,说:“终于遇到一个不嫌我脏的,只不过却是我的表弟。”

  我干笑一声:“表姐你放心,我一定会收拾那三个人渣!”

  表姐摇摇头:“我的事都过去了,别瞎操心了,主要是你可别跟许香凝在一起了,她也不是什么好人。”

  我笑了一下:“许香凝是同性恋,我怎么会和她在一起?”

  表姐摇摇头:“同性恋有的时候也会改变性取向的啊。”

  我突然就想起了许香凝对我说的话,对我有亲人的感觉。

  我没说话,沉默了好久,才说:“表姐,咱们回去吧。”

  表姐点了点头,起身跟我走了。

  大概崔婉希也知道,不管表姐知道不知道她的丑事,表姐都不会允许我和许香凝在一起。所以她才有恃无恐的来找表姐。

  难道,崔婉希真的对许香凝动情了?那崔婉希又为什么还跟邹成苟且?

  我突然有种感觉,这个崔婉希,是个双性恋,同时喜欢上了邹成和许香凝。就像我同时喜欢王月晴和付莎一样。

  啊,我呸,我说什么了?我喜欢王月晴和付莎?怎么可能,我明明喜欢的是付莎一个人!

  这样想来,那封血信很可能就是崔婉希搞的了,她见血信没威胁到我,就直接找我了。

  想到这儿我豁然开朗,心想,既然大家都这么喜欢玩,那我就陪你们玩。崔婉希是吗?张云远是吗?邹成是吗?王岳恒是吗?你们,一个都别想跑。

  下午回到学校的时候,张云远已经不在校门口了,哪有堵人堵这么久的?

  刚到教室,王月晴就问道:“你上午又干嘛去了?”

  我笑了笑,没吭声,心里却在想我身后的那个女生:张莹!

  这张莹居然真的是张云远的妹妹,而且张云远还对她情根深种。

  但是之前张莹的那个姐妹信誓旦旦的说张莹不是张云远的妹妹,看来这事定有蹊跷。

  不过我也不是什么会耍阴谋的人,虽然知道这个,却也没法子利用,我想的最多的,是如何干掉张云远他们三个。

  下午放学的时候我打算去班主任办公室跟她说一下上午旷课的事,毕竟班主任为我那么好,我不交代一下自己都觉得对不住她。

  可是我来到班主任办公室外面的时候,就又一次的听到了班主任那销魂的呻吟声。

  卧槽!我亲爱的班主任,你就不能和校长回家搞?每次都在办公室!真的不怕同学们都看到?

  不过,这事我喜欢!

  我看了一下,四周无人,于是就靠近门口站着,仔细的听里面的声音。

  只听得我战役澎湃,伙伴激昂,我才发现我居然没听到校长的声音。

  难道校长体力这儿么好?一点也不累?居然连喘息声都没有!

  然而班主任的声音还在持续,我自然不舍得离开。

  我小心翼翼的,将手伸到了那里。

  班主任的声音简直就像经过专业培训,比那些什么苍老师的动人多了,随着班主任的一声喘息,豪华的听觉盛宴终于到了尽头,我得意非凡,真爽啊!

  我本来打算先去旁边藏一会儿,等校长离开我再来找班主任说明上午的事,然而这个时候,屋子里却突然传来了一阵低低的哭泣声。

  我一愣,班主任怎么哭了?难道校长太狂暴了?但是没听到校长的声音啊!

  酷G匠;j网F{唯TI一正版,E其^他都a是k盗2#版

  我有些不知所措,脚步居然也移不开了。班主任对我那么好,这个时候,我应不应该去关心一下?

  思索了好久,不行,即使得罪校长,我也不能让班主任哭的这么伤心!想到这儿,我就伸手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童年砖头说:

  今天最后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