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EB新%p最gp快Uu上q酷N‘匠-$网

  连伟明怎么会如他所愿?自然是极力挣扎,两人互不相让,竟然谁也没能制服谁。

  我实在没想到,昨天连我都避让了的杀马特今天会如此奋不顾身的和连伟明打斗。我看了看四周已经聚集起来的同学,叹了口气,看热闹,一向是人类的天赋。

  王月晴大摇大摆的走到我身边:“怎么回事啊?狗咬狗?”

  我瞪了她一眼:“别瞎说,也是一张欠打的嘴。”

  王月晴对着我撅着嘴:“就欠打,你来打啊。”

  我嘻嘻一笑:“忘了以前的教训了?”

  王月晴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有些红,说:“净想些不好的。”

  我正打算继续调侃她,却没想到杀马特竟然站了起来,一脚把连明伟踢得滚了好远。

  杀马特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站在那里吼着:“你他妈的以后再骂老子,劳资让你见不到你未来的媳妇!”

  连伟明也站了起来,立刻反击道:“劳资就骂你怎么了?就骂你!我见不到我未来的媳妇?我早见到了,像你这种样子,未来肯定连媳妇都没有!”

  杀马特向前一步,似乎又要上前。连伟明却似乎有些畏惧了,忙向后退了一步。

  杀马特哈哈大笑起来:“你不是很吊吗?你怎么不吊了?”

  连伟明恼羞成怒,指着杀马特说:“杨伟,你给劳资等着,劳资非把你揍成阳痿!”

  杀马特哈哈一笑:“你来啊,来多少人我也不怕!”

  连伟明看了看四周围观的同学,灰头土脸的钻回了教室。

  王月晴却啧啧的说:“看不出来啊,小杀马特,有两下子啊。”

  杀马特弯腰拾起了地上的绿帽子,拍了拍上面的灰,说:“他这种人就是欺软怕硬,你给他来点狠的,他马上就软了。”

  王月晴点了点头:“这帽子确实比你那破头发好看多了,以后出门带上。”

  杀马特愣了一下,看了看王月晴:“我这发型不好看?妈的,那个破理发店,还说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卧槽,找他们算账去!”

  杀马特说完,扭身就走了。我和王月晴就也向教室走去。

  刚坐到教室,外面就有出现一个人,战战兢兢的站在门口,问里面的人:“梁寿旭在吗?”

  卧槽,今天什么日子?怎么都来找我?

  我出门问道:“干啥?”

  那男生竟然手脚都有些颤抖:“这是给你的。”说着就递过来一个信封。

  我皱了皱眉,接过信封,正想发问,却见男生已经急速跑开了。

  我摇了摇头,回到了教室。

  王月晴斜着眼看我:“哟,这是谁给你写的情书?”

  我有些无奈,但看到付莎也是一副担心的脸庞,不由得就解释了一句:“谁知道谁搞神秘,给我这样一封信。”

  王月晴却马上伸过头来:“拆开看看,拆开看看。”

  我坐在座位上,嘻嘻笑道:“要是情书,你们看了多不好?”

  王月晴大大咧咧:“怎么不好?我和小莎还能帮你出谋划策!”

  我微微笑了笑,当着她们的面就拆开了信封。

  然而刚打开,付莎就是一声尖叫。

  我和王月晴都愣住了,只见信封里面的信纸上,赫然是一个鲜红的叉号。

  叉号上传来的阵阵腥味,让我更加确定,这是鲜血。

  我仔细的看了一下,在叉号的下面,有三个模糊的铅笔字:梁寿旭。

  王月晴吃惊的看着我:“你惹什么人了?”

  我惹谁了?我能惹谁?

  难道是张云远?不可能,以他四大天王的身份,怎么可能给我发这种没意思的信?

  魏峰?也不可能啊,魏峰虽然那天确实可恨,但我猜测多半跟许香凝有关。平日里他也是个挺好说话的人,想来也不会干这些偷偷摸摸的事。那到底是谁呢?

  我绞尽脑汁,也没想到谁会干这种事,我觉得像是一个女生干的,又或者是一个娘炮,但关键问题在于,我除了我们班的女生,就只认识我表姐和许香凝了啊!她们两个,都不像能干出这种事的人啊!

  难道是我们班的?不可能,在班里我也只跟王月晴、付莎、金钰和张莹打过交道啊!

  我一个脑袋两个大,却始终想不出来是谁。

  王月晴仔仔细细的看了半天,突然说话了:“梁寿旭,是不是你又惹哪个小姑娘了?”

  我呸了一声,我可没那闲情逸致。

  王月晴看着我:“根据我的生活经验,这个叉号里有浓浓的怨气,定是一个为情所困的人。如果不是你负了哪个小姑娘,谁会用自己的血写这个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