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伟明也是一副很吃惊的样子:“哟,我是皮痒了啊,难道你还想给我挠痒?我可承受不起啊!”

  金钰冷笑一声,直接就去教师的角落里拿起了一把扫帚,然后朝连伟明走去。

  连伟明见金钰不像说笑,有些慌了:“金钰,你要敢动我,老子就找人做了你!”

  金钰什么话都不说,一直走到连伟明面前,才举起手中的扫帚打了下去,噼里啪啦的听的人都疼,别说正在挨打的连伟明了。

  只见连伟明边跳边说:“金钰,你他妈的给老子来真的?赶紧停手!”

  金钰却不管不顾,边打边说:“你不是要找人做我吗?去啊,去找人啊!正好我还没尝过被做了是什么滋味呢,你去找啊!”

  (◇酷_r匠@y网^永.W久;q免Q1费1@看{小o说OX

  连伟明见金钰硬的不吃,只好来软的:“金钰,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成?我以后上课绝不多话,行不行?你别打了!”

  金钰这才停了手,瞪着连伟明:“下不为例!”

  唉,大千世界真是神奇,果然是一物降一物,连伟明之前在班里嚣张跋扈,完全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没想到居然被女汉子金钰给镇住了。

  我正幸灾乐祸呢,就见金钰径直朝我们走来,然后站在我们面前,看着付莎,说:“付莎,今天我就不计较了,但你要记住,课堂是大家的,以后上课安分点。”

  付莎低着头不敢说话,但王月晴就没那么好说话了:“哟,你还知道课堂是大家的啊?刚才你打那位帅哥的时候,可是完全没考虑到班里其他同学啊。”

  金钰冷眼看着王月晴:“怎么?对我很不满?那要不你来当这个纪律委员?只不过啊,你连你自己的嘴巴都管不住,怎么管别人?”

  王月晴还待说话,我却怕两人吵开了对王月晴不利,毕竟她是刚来的,于是忙插嘴说:“金钰,她刚来,还有些不适应课堂,你就通融一次,她要是下次再说,不用你出马,我替你批评她。”

  王月晴有些嗔怪地看了我一眼,却没怎么反对。

  金钰冷冷的说:“那就这样吧,下不为例。”

  哪知道金钰刚走,王月晴就又开口了:“梁寿旭啊,你怎么帮着她说话?”

  我白了她一眼:“我不是帮她,是帮你,这事闹到老师那儿,还是对你不利的。再说,你知道你护着的那个帅哥是谁吗?是个混混!叫连伟明,整天缠着付莎,恶心的很。”

  王月晴嘻嘻一笑:“人家缠着付莎,恶心的也是付莎,哪儿恶心到你了?我看你啊,八成是吃醋了。”

  我还没说话,付莎就低着头声若蚊蝇的说:“月晴,你别瞎说。”

  王月晴嘻嘻笑着:“哟,还害羞了,看来真有情况啊。”

  我瞪着她:“你别开付莎的玩笑,你以为都跟你似得,付莎脸皮子薄,开不起这种玩笑。”

  王月晴有些不满:“你这是在骂我脸皮厚?”

  我心想,可不是吗?当初手抓我的小伙伴,这种行为,简直比金钰猛多了啊。

  想到金钰,我就突然升起了一股不详的预感,急忙一回头,果然,金钰正站在我背后冷冷的看着我:“梁寿旭,你不是要替我管她们的吗?怎么我前脚刚走,你们后脚就闹腾开了?是不是觉得我金钰好欺负?”

  我干笑了一下:“没,没,金钰,这次是我没忍住,是我的错,下次一定改,一定改。”

  金钰的声音立刻大了起来:“给你一次机会?那我刚才说的下不为例怎么办?你们三个,都给我站到教室外面!”

  付莎的头下垂的更厉害了,似乎都快贴到桌子上了。对于这样一个乖学生,这种惩罚,无疑对她是个伤害。

  我抬头看着金钰:“金钰,得饶人处且饶人,你罚我可以,我站多久都行,但她们两个是女孩子,就放过她们吧。”

  金钰脸色冷冽的厉害:“不行!都给我出去!”

  我火气也蹭的一下上来了:“你说出去就出去?你有资格惩罚人吗?一个小小的纪律委员而已,还真当自己是个老师了?”

  金钰手里竟然还拿着刚才的扫帚,听闻直接就朝我身上砸来:“小小的纪律委员咋了?还管不了你了?”

  卧槽,我这几天脾气都够暴躁了,这个金钰比我还暴躁。

  别说,扫帚抽起人来还真是有点疼,怪不得刚才连伟明不停地求饶呢。

  我左窜右跳,虽然我觉得可以反击打败金钰,但他妈的我怎么会对女生动手?显然我早就不记得我曾对王月晴动过手,也对那个梁老板的正房动过手。

  然而我不反抗,却有人看不下去了,直接过去就抱住了金钰。

  对,正是王月晴。

  王月晴抱住金钰之后就使劲的拽她手中的扫帚,边拽边说:“你个泼妇,你长个嘴巴不是说话的啊?管东管西的。”

  金钰显然比王月晴会打架多了,见王月晴只顾拽她的扫帚,干脆手一松,王月晴就直接倒地上了,接着就听到了王月晴的惨叫:“哎呀!我的屁股!”

  金钰叹了口气:“课堂都被你们弄的不像课堂了。”

  我忙去看了看王月晴,说:“你没事吧?”

  王月晴看着我,竟然有些委屈:“我屁股好像开花了。”

  我顺口就说:“哪儿?我看看。”说到这儿就觉得不对,尼玛,哪有一个大男生说要看一个女生屁股的?

  王月晴显然也意识到了,脸色竟然有些红。

  我有一想,看个屁股有什么?你小白兔我都抓过,小内我都看过呢!

  但这儿众目睽睽,实在不好下手,于是说:“我陪你去医务室看下吧?”

  金钰撇了撇嘴:“娇嫩!”

  我也不理她,扶起王月晴就往外走。

  走到花坛旁的时候,王月晴却说:“别走了,让我坐下休息一下吧。”

  我一笑:“你还能坐?看来屁股没事啊。”

  王月晴已经自顾自的坐下了:“本来就没多大事,我可不想再待在教室里看那个母老虎的脸色。”

  我坐在她身边:“你不是上班了吗?怎么又来学校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