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一急,卧槽,付莎你这个二货,你现在来添什么乱?

  但我也是有苦说不出,有气无处撒,只能紧紧地护住头,任由外面杀气纵横。

  也许是上天垂怜,这时候呢,一个天籁般的声音响起了:“都在干什么?学校门口不允许打架。”正是班主任的声音。

  我没想到班主任竟然连学校外面的事都管,难道不怕别人连她一起揍?这时候我却又听到班主任说:“付莎,怎么回事?连伟明,你怎么也在这儿?”

  这时候,我才渐渐感到没人揍我了,然后我抬头一看,连伟明连带着他那些兄弟,竟然都早已跑的没了影,而那些大汉,却慢悠悠的离开了这儿。

  付莎一下子就跑了过来,说:“你没事吧?”说着就去扶我。

  我摇了摇头,说:“还好,死不了。”

  班主任也过来帮着扶我起来,说:“你最近怎么老挨打啊。”

  我叹了口气,说:“没办法,家里惹了一点麻烦。”

  对老师撒谎这事我可没少干,所以顺口就出来了,毫无破绽!

  班主任有些狐疑的看了看我,然后对付莎说:“你陪他去医务室擦点药,我还有点事,就先不管你们了。”

  付莎点点头,脸色有些红,说:“黄老师,我们就是一般朋友。”

  班主任一下子就笑了:“放心,我又没多想。”

  班主任说完,就扭头走了,也不管我和付莎是不是真的谈朋友,真是个开明的好老师。

  我看了一眼班主任,走路真他妈的性感,屁股一扭一扭的!

  我又看了一眼付莎,顿时觉得付莎身材太一般了,要屁股没屁股,要胸没胸的。

  不过付莎胜在年龄小啊,这可是很有潜力的。

  付莎陪我在医务室上了点药,然后又跟我到校外的小店里吃了一顿,这才回到学校。哦,学校里有餐厅的,但是我们都不喜欢里面的饭菜。

  下午上课的时候,班主任突然把我叫到了办公室,问我:“你跟付莎是在谈朋友吗?”

  我当然说不是啊,即使真是,我也不会说啊。

  班主任似乎觉得有些热,就将身上的那件小披肩脱了下去,露出了她那滑嫩的肩膀。

  然后班主任问我:“你们家里到底出什么事了?”

  班主任此刻在我面前坐着,而我则是站在那儿,而且班主任还把大腿敲在二腿上,露出了一半同样滑嫩的大腿。

  我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液:“我家的事是私事,不好说啊。”

  班主任看着我,说:“你家的事是私事,这我知道,我也不想多管。但你既然在我班里上课,就不能不遵守我的课堂纪律。你三番两次的旷课迟到我就不说了,这两天还经常被校外的人打,我作为你的老师,有责任有义务管这事。”

  我闭着嘴,低着头,这事怎么能告诉班主任?难道说我表姐当小三了?

  班主任看我没有开口的意思,也不打算放我,一直跟我僵持着。直到来了一个电话,才说:“行了,你回教室吧,啥时间想通了再来告诉我。”

  我点了点头,赶紧离开了办公室。

  没多久,班主任就到班里了,还领着一个女生,对我们说:“这是咱班新来的同学,叫王月晴。月晴,跟大家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吧。”

  女生并没看到我,但我却吃惊异常,这个王月晴,正是那个直销小女孩。

  直销小女孩很是镇定的自我介绍着:“大家好,我叫王月晴,学习不太好,还请大家有空多帮帮我。谢谢大家。”

  真是简单流畅,重点突出啊。

  班主任看了看班里,然后说:“月晴啊,现在班里虽然有空位,但却在教室后面,你一个女生,在后面不合适,这样吧,反正这学期的期中考试快到了,到时候会重新安排座位。现在就委屈你跟别人挤挤行吗?”

  王月晴很是恭敬:“都听老师的。”

  班主任扫了一圈,看着付莎说:“付莎,先让月晴跟你挤挤,行吗?”

  付莎这么腼腆内向的女孩子,当然不会违背老师的意思:“好啊。”

  酷(*匠网,X永I久ZR免费n看t/小T5说

  但这么一来,王月晴就看到我了,很是惊异,一双发光的眼睛像是看到了特别好玩的玩具。

  我心里其实也挺开心,王月晴跟付莎挤在一起,必然会把付莎挤到我这边来,到时候,会不会有肌肤之亲呢?

  果然,王月晴在这儿坐下来的时候,付莎就往我这边移了很多。跟我之间的距离,比跟王月晴之间的距离近多了。

  我不由一阵暗喜,好付莎,还是咱俩亲。

  班主任刚走王月晴就不老实了,立马伸了脑袋过来:“嘿,你也在这儿上学啊?你叫什么啊?上次也是只顾着留电话,忘了问名字了。”

  我对她也没什么坏印象,就说:“我叫梁寿旭。”

  王月晴点点头:“梁寿旭,我叫王月晴。”

  我扑哧一下笑了:“我知道你叫王月晴。”

  这时候付莎开口了:“你们认识啊?”

  王月晴点了点头,很是开心的说:“对啊,我们不仅认识,还有好多故事呢?我说给你听吧?”

  卧槽,女生扎起堆来,就是喜欢八卦。

  果然付莎也是相当感兴趣:“好啊。”

  我叹了口气,任由她们两个叽叽喳喳。

  这时班里的纪律委员不乐意了,虽然是室内体育课改成的自习课,但怎么说也是课堂啊!岂容你们两个扰乱课堂秩序:“付莎!王月晴新来的不懂规矩就算了,你难道也不知道课堂纪律吗?”

  付莎一下子闭口了,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说。

  王月晴却是抬头看了一眼那个明显内分泌发育失调的女汉子:“我们声音这么小,也算是违反课堂纪律了?”

  而连伟明却也是符合起来:“就是,金钰,你也太小题大作了吧?我都没觉得人家影响别人学习,怎么能是不懂规矩?”

  王月晴马上赏了连伟明一个甜甜的笑脸,说:“谢谢这位帅哥仗义直言。”

  女汉子金钰脸色冰冷:“连伟明,你平时在课间嚣张也就算了,现在居然敢在课堂上放肆,是不是皮痒了?”

  卧槽,皮痒?这是纪律委员说的话?难道她想收拾连伟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