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随意的收拾了我以前住的屋子,然后就睡了起来,自然又旷了半天课。

  次日去班里的时候,自然又被班主任拉到办公室里训斥了一番,其实也不算训斥,只是怪我旷课次数太多。

  课堂一向是无聊的,但这天上午,却出现了一件事,这件事呢,也是我在学校开始混的导火索。

  先说我吧,因为我来自乡下,所以一向跟班里的孩子没多大共同语言。再加上我同桌又是一个腼腆的小姑娘,话特少,所以基本上我在班里也没怎么跟人交流过。

  最《新jq章。节|上)酷&匠R^网(

  这也是我宁愿一个人在外租房子,也不愿到学校住宿的原因。

  这天上午第二节下课的时候吧,通常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课间操时间,教室外面来了一个小伙子,羞羞答答的把我同桌喊了出去,然后给了我同桌一封信。

  这本来没什么,但班里有个一直很张狂的小混混,叫连伟明。这货似乎是对我同桌有些意思,看到别人给他的意中人送信,自然是很不乐意。

  然后就趁我同桌偷偷看信的时候,过来一把抢走了我同桌的信。

  然后连伟明就大声读了出来:“莎莎,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清纯的样貌,喜欢你飘逸的长发,喜欢你苗条的身材,喜欢你的所有,喜欢你的一切,恩,这么长,我靠,最后一句是,我想和你困觉!”

  连伟明读到这儿,哈哈大笑起来,说:“这小子还以为他是阿Q呢,一四班朱长生?真俗气的名字。”

  我同桌羞得无地自容,趴在桌子上,怎么也不敢抬起头。

  连伟明看了一眼我同桌,哦,她叫付莎,然后说:“给,给,给,不就一封情书吗,你要想要,我可以写一百封给你。”

  付莎抬起头来,脸上竟然已经挂上了泪珠:“我才不要你的情书呢,你写一万封我也不会喜欢你,你为什么要抢走人家的东西?你..你...”付莎可能是没什么骂人的经验,想了好一会儿,才说:“你是个坏蛋!”

  我没想到这付莎竟然生气起来如此可爱,不由的笑了出来,这一下我可就引火上身了,付莎扭过头来,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而与此同时,连伟明也开口了:“你笑什么?再笑撕烂你的嘴!”

  卧槽,我没想到这连伟明竟然这么嚣张,我只不过笑了一下,他就要撕烂我的嘴,于是我脸往前一伸:“来啊,有种今天你就撕烂劳资的嘴!”

  连伟明似乎没料到我一个外来户还敢如此顶嘴,自然是恼怒异常,过来就想收拾我。

  我都把手塞进口袋,准备掏我的折叠刀呢,这时候付莎却站了起来,把我护在身后,说:“连伟明,你别欺负人!”

  连伟明笑了笑,指着我,说:“小子,有种今天中午放学别跑,劳资不揍死你再说!”

  我斜了他一眼,没说话,心想,牛就来啊,劳资的小刀也不是吃素的。

  不知为什么,我这些天的胆子变大了好多,似乎是杀狗杀出来的?

  我打架虽然不行,但尼玛我有折叠刀啊,俗话说得好,一刀在手,天下我有嘛。

  然而放学的时候,付莎却非要我跟她一起走,还说什么怕连伟明揍我,其实我心里挺得意的,莫不是这个小女生喜欢上我了?

  我看了付莎清纯的脸蛋,飘逸的长发,心想,妹的,这个朱长生还是有点眼光的吗,形容的这么贴切!不过,用来做我女朋友,真是太合适不过了!

  想到这儿,我嘴角就不由自主的挂上了微笑,然后再看付莎,怎么看怎么顺眼。

  付莎小脸一红:“你老这么看我干什么?”

  我尴尬的笑了笑:“没,没什么。”

  然后我就跟着付莎一起来到了校门口,结果我看到的却令我傻了眼,门口竟然有两拨人!

  而且,我还确定,这两拨人都是冲我来的!

  一拨人呢,正是连伟明为首的,站在校门口的左侧,一个个叼根烟,似乎在等我。

  看来这连伟明旷了一节课,去找了不少人啊!

  而另一波在校门口右侧,清一色的彪形大汉,这尼玛正是前些日子常常揍我的那些人,化成灰我也认得。

  我这就有点腿发软了,心想,这梁胖子是脑袋进水了?尼玛怎么老跟我一个小屁孩过不去?难不成我杀的那条狗是母狗?

  付莎却没有一点危机意识:“你别担心,我不会让你挨打的。”

  我心里发苦,你?你拿什么保证我不挨打?

  我干笑了一声:“没事,你看我的!”

  说完,我一溜小跑就来到了连伟明面前,很是傲气的说:“连伟明,你小子还算有种,我已经喊来了我哥,有本事今天你们不要跑!”我说完还向学校右侧看了过去,只见那些彪形大汉已经发现了我,正向这边走来。

  连伟明有些惊疑不定,看着正走过来的人,说不出话。

  我心想,你他妈的倒是有点种啊,倒是上去打啊!

  可是这时候连伟明旁边的一个小胖子,也是我们班的,说:“这些人不是前几天天天揍他的那些人吗?”

  我一听就知道要遭,连伟明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会是这样。

  我知道事不宜迟,立刻撒腿就跑。

  然后后面的一大堆人就追了上来,在我身后吵吵闹闹的喊个不停。

  可是我他妈的没练过长跑,体育课跑圈都老是落在最后,现在怎么能跑得过这么多人?

  所以,我马上就追上了,这时候这么多人,再掏我的屠狗折叠刀已经晚了,于是我直接抱住了头,蹲在了地上。

  好吧,屌丝性质难改,我其实应该威武霸气的上去拼命的。

  可是蹲在地上根本不管用,没一会儿我就感到有人一脚踹了上来,然后我就倒在地上了,随即全身上下被人踩啊踹啊的,更可恶的是不知道谁竟然一脚尖踢到了我的屁屁缝里,尼玛啊!劳资的菊花!

  然而我却吭都不敢吭一声,只敢在心里大骂对方的祖宗十八代,不管男的女的,劳资都骂一遍再说!

  而就在这时,我听到鼎沸的人声里竟然夹杂着一个有些哭腔的女生声音:“别打了,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