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妇可能是见我丝毫没有还手之力,就走到表姐身边,拾起自己刚才扔过来的鞋子,朝着表姐的身上狠狠的摔:“叫你贱!叫你勾引别人老公!”

  卧槽,表姐毕竟是我表姐,她刚才受了那么多的屈辱,我怎么忍心让她再度受辱?当即就不顾司机的大脚,一把躲过泼妇的鞋子,直接就朝泼妇的脸上甩了过去。

  泼妇惨叫了一声,然后怒吼道:“小光,你是怎么揍人的?怎么一点用都没有?”

  那司机可能也觉得自己有些丢人了,于是就直接一脚踹到了我的头上,我都觉得世界似乎翻滚了过来,然后又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我努力的睁开眼,只见泼妇正在拿鞋往我的脸上摔。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表姐吼着:“你们别打他了,你们要打就打我吧!”

  然后表姐就搂住了我,用那两座山峰抚慰着我刚被打的发热的脸蛋。

  我被挤得说不出话,甚至有点连气都喘不过来,心里不停的抱怨,卧槽,这是为我好呢还是想谋杀我?

  那边的泼妇冷哼道:“哟,还真是感动天感动地呢,滚回你家感动去!”

  说到这儿,我就听到表姐“啊”的痛呼了一声,似乎是泼妇又揍她了。

  我有心帮忙,可一来脑袋还是有点晕,二来表姐把我抱得太紧,我气都不顺哪儿来的力气?

  所以我也只能跟着表姐挨揍。

  然后表姐似乎是被揍的没什么力气抱我了,这才让我得以喘息,可是随即我就看见一个尖锐的脚尖又朝表姐身上踢来,我马上一个翻身,将表姐护在了身下,随后我就觉得脊背一阵尖锐的疼痛。

  尼玛,这泼妇居然学聪明了,居然把鞋子又穿上了!

  泼妇不停的踢着我,嘴里还骂骂咧咧的,我只觉得全身钻心的疼,只想不让表姐再受这种疼痛,于是使劲的抱着表姐,祈祷着泼妇早点停下来。

  就在我渐渐忍不住的时候,我终于感到不再疼痛了,然后就听到泼妇说:“小蹄子,这次就放过你,再敢勾引我老公,看我不揍死你!”

  我努力地抬起头,看着泼妇和那个司机离去的背影,又看了看四周的围观人群,有鄙视的,有同情的,有面目表情的,有幸灾乐祸的。

  我低下头,看着睁着眼睛看我的表姐,轻轻笑了一下,说:“表姐...”

  我还没说完,表姐就捂上了我的嘴,说:“先别说话,先回去再说。”

  我突然觉得此刻的表姐十分的温柔,既没有曾经的冷傲,也没有之前的可恶,我笑笑,然后说:“走。”

  我和表姐相互搀扶着(其实我更多的觉得是表姐搀扶着我),拦了一辆出租,直接就到了舅舅家。

  舅舅和舅妈都不在家,表姐把我扶到她的闺房里,让我在她的床上,这才说:“你先休息一下,我去买点药给你涂一下。”

  其实我自小在农村长大,以前磕磕碰碰的也受过伤,哪儿上过什么药?只有上次班主任给我上过一次。但我也没觉得上药有什么好的,因为我伤还没好就又被揍了。

  表姐不等我拒绝,就走了出去,我觉得她受伤也挺重的,其实很想让她休息一下,但却没有说出口。

  然后我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还做了一个梦,梦里我杀的那条狼狗又活了,正跟我激烈的对战,然后我一不小心,就被它咬住了衣服,我一急,一脚就踹了上去。

  随后我就听到“啊”的一声尖叫,我睁开眼坐起身一看,只见表姐正倒在地上,,手揉着屁股。

  看我坐起来,表姐立刻就抱怨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好心想给你衣服换了洗洗,你还拿脚踹人家。”

  我忙下了床,扶起表姐,说:“我不是做梦了吗,又不知道是你。”

  我看了一下表姐,这个时候穿着睡衣,似乎是刚洗完澡。

  表姐在床上坐了小来,说:“你去洗个澡吧,你屋子应该还有你的衣服吧?自己找一间换换,脏衣服扔洗衣机里,等我起来我给你洗。”

  表姐说完,就在床上躺了下去,说:“记住把门关上。”

  我“哦”了一声,表姐已经打了个滚,背对着我,挺翘的屁股就在我眼皮子下面。

  我不由得就想,我之前在这儿住过,这儿有我的屋子,为什么表姐把我扶到她的闺房而不是扶去我的屋子?

  想到这儿,我就更是有了一点想法,小伙伴不由的跳了一下。

  但是猛然间我就意识到,尼玛,这可是你表姐啊!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还是表姐啊!

  于是我慌忙的出去了,顺手带上了门。

  我来到卫生间,哦。卫生间和浴室是一体的,心里却还想着表姐那挺翘的屁股,我不由扇了自己一嘴巴,梁寿旭!你这个禽兽!

  可是我随即又想到,表姐都给别人做小三了,为什么我不能享受一下?

  我越想心越乱,不由自主的就挺了起来。

  我心烦意乱,直接开了淋浴头,让冰冷的水从我头上浇下,这才稍稍冷静了一下。

  我深呼了一口气,然后就把衣服脱了,打算往同样在卫生间放着的洗衣机里丢去。

  可是我打开洗衣机盖子的时候,就愣住了。

  洗衣机里赫然丢着表姐的衣服,更为显眼的是,那个保护罩和那个小内就在最上面。

  我刚刚被冷水浇熄的欲望瞬间就又膨胀了,我偷偷的看了一眼卫生间的门,发现关的正严。

  我跟做贼似得,悄悄的把保护罩拿了起来,想着表姐今天保护我时的那两天柔软,不由的就又起来了。

  然而虽然以前表姐就是我的YY对象,但我之前总觉的自己和表姐不可能发生什么,所以也不觉有什么负担,但现在不一样,我一想起表姐是别人的小三,总觉得自己也可以和表姐打一炮,而又觉得愧对舅舅,这可是舅舅的女儿啊!

  我叹了口气,放下了罩,拿起了小内,我嘻嘻笑了笑,想起了表姐那挺翘的屁股。

  然后,我深吸了一口气,毅然决然的用左手握住了那里。

  随后我想了想,又松开了手,然后,用表姐的小内,裹了上去。

  然而我还是有些不满足,心里老想着表姐和那个梁胖子的事,于是我就偷偷的出了卫生间,来到了表姐的卧室前。

  我犹豫了半晌,还是悄悄的将卧室的门打开了一个缝隙,然后,我就看到了不该看的。

  看‘6正版;章节…E上3h酷f匠网

  表姐依然是背对着门这边,但是表姐的睡衣却被掀开了,不知道是不是她自己嫌热。

  表姐雪白的小屁屁就在那儿,我又极度兴奋起来。

  我看了看上面裹着的紫色蕾丝小内,不由的心里一动,然后,看着表姐的屁屁,开始活动左手...毕竟不敢真的啊!

  当我们极度渴望,而又没有女人可以满足我们的时候,除了我们的双手,我们还能做什么呢?

  我做完后就没那么强的感觉了,觉得表姐的挺巧雪白小屁屁也就一般,随即我就悄悄的关了门,来到卫生间,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然后看了看身上的上,这儿青,那儿紫,不由的一阵恨意,妈的,总有一天,劳资要找人轮了那泼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