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的,我还以为她打电话是关心我呢,没想到竟然是威胁我!于是我直接就挂了电话。

  但我也没打算将这事告诉舅舅和舅妈,表姐虽然毕业的,但骚名却还在学校流传,我管她的破事干嘛?可惜的是,她这一当小三,我以后就直接少了个意淫对象。

  我起身看了看身上的伤痕,也不知道会不会的狂犬病。我走了两步,感觉体力恢复了一大半,于是就对女孩说:“你这次还回你们公司吗?”

  女孩摇摇头:“上次他们不管我直接走,我就不想回去了,这次闹成这样,我还怎么回去?”

  我点了点头,跟她在路边等了好久,才等来一辆出租,于是回到了市里。

  我先到医院清理了伤口,又打了狂犬疫苗,又跟直销女孩互留了电话,这才回到家里。

  次日我就去上课去了,与其心里想着陈琪霜这个贱货,还不如好好学习呢,于是我打算到办公室跟班主任说一声,就说家里事处理好了。

  哪知,我还没敲办公室门呢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一声呻吟。

  我不自觉的打了一个机灵,这尼玛大清早的没搞错吧?班主任这么饥渴?

  我不由自主的轻轻推了一下门,这门立刻开了一个小缝。

  卧槽!这尼玛居然不上锁?看来班主任真的是憋坏了。

  我从缝隙里看过去,一眼就看见了班主任那傲人的身姿,但是,妈的穿着衣服!

  我又稍稍推了一点。这才看清,班主任正坐在办公桌上,用脚帮校长在撸!

  这尼玛真是花样百出啊,但是,这尼玛班主任瞎叫什么?难道用个脚她也这么舒服?

  我看了一会,觉得没什么好看,只不过班主任的叫声好听,所以也就没走。

  而没多久,校长似乎受不了了,直接站了起来,让秘书趴在了桌子上,直接趴下了她的小内。

  可惜的是,我这个方位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听到班主任的声音,真尼玛是个尤物啊!

  我觉得我也要受不住,正打算去厕所撸一把,却没想到班主任惊呼了一声:“门怎么没关上?”

  我一下子就吓萎了,赶紧就离开了。

  我回到班里没多久,班主任就出来了,看了看班里一个个埋头学习的人,然后就对我说:“寿旭,你家里的事忙完了?”

  班主任这句寿旭喊得比较亲切,我当时就起了心思,要是能跟班主任搞一炮,绝对是其乐无穷啊!

  但我还是老老实实的说:“家里的事基本都处理完了。”

  班主任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这天中午下班,我就又被人堵在了学校门口。

  我不用猜就知道是梁胖子派来的人,真尼玛的将劳资当谜语了?想踩(猜)就踩(猜)?

  我摸着口袋新换的加长折叠刀,心想,真惹急劳资,劳资就全捅了!

  然而事情很不如愿,对方一脚就把我踹倒了,我还没掏出刀呢,对方就一脚踩在了我手上,然后又一个人踩住我另一之手,剩下的人就可劲的踹我。

  妈的,把昨天的伤口全又打的裂开了。

  这些人什么话也不说,打完就走了,学校的人居然没一个帮我的,都在远处看着,就连平时称兄道弟的小杨这个时候也是有多远躲多远了。

  我刚起身,就看见从学校里刚刚出来的班主任。

  班主任惊呼了一声,说:“寿旭,你这是惹谁了啊?”

  四周的人渐渐散去,班主任扶着我走向办公室,说:“你在这里休息一下,我给你找点药。”

  班主任让我坐在沙发上,然后就去一边拿了些药,也不顾我的反对,就脱了我的上衣,给我细心地擦药。

  我看着班主任认真的脸,突然觉得,班主任是这个世上对我最好的女人,连我妈都比不上她。

  至于为什么连我妈都比不上,后文自会有交代。

  我怔怔的看着班主任,班主任却一丝不苟的给我擦药,甚至连从脖子领走漏的春光都没发现。

  但我这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却兴不起一点邪念,我只觉得,班主任是这世上最伟大的天使。

  班主任帮我擦好了伤,又不知去哪儿拿了一件衬衫,说:“你先穿着。”然后又拿起我的衬衫,说:“我下午拿去给你洗了。”

  我看着手上洁白的衬衫,顺口就说:“这该不会是校长的吧?”说过我才意识到,这不就等于说我知道她跟校长的那破事了?

  没想到班主任却只是笑了笑:“就是他的,不过没事,我给你穿的,他不敢说啥的。”

  我没想到班主任竟然这么坦然,就干笑了一声。

  班主任也笑了笑:“你别动,坐这儿休息一下,我去给你买份饭。”

  我真是感动的无与伦比,如果班主任是个跟我一般大的小姑娘,我一定会追她的。

  所以那一个下午我并不是在无尽的仇恨中度过的,而是在满满的感激中度过的。

  G酷匠d网i永久!Q免{费)看小E说《@

  放学出了校门却发现女神居然在我们校门口,我慢悠悠的晃到她面前:“哟,这不是小三吗?来找我干啥?是不是那个老头子满足不了你了?”

  周围的人一下子就把目光转向了这边。

  表姐气的脸色发白,说:“梁寿旭,你嘴巴能不能不要这么臭?”

  我冷哼一声:“怎么了,你能做出来,我就不能说出来?”

  表姐伸手就给了我一巴掌:“你能不能积点口德?”

  我没想到她居然敢打我,立刻就想还回去,可是看到那张我以前经常幻想着撸管的脸,举起的手就怎么也下不去了。

  表姐看了我一眼,说:“听说中午的有人过来揍你了?”

  我缓缓放下了手,说:“是啊,大款就是牛逼啊,光天化日之下,打起人来是毫无顾忌啊,所以恭喜你啊,以后你也是有钱人了。”

  表姐又瞪了我一眼,说:“你陪我走走。”

  我他妈的又不贱,我为什么要陪你?我果断的说:“对不起,我要回家。”

  表姐不看我,说:“梁寿旭,你要是还认我这个表姐的话,就陪我走走。”

  我又是冷冷一笑:“陈琪霜,就你这样的也配当我表姐?你也知道,咱来根本就没有血缘关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