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了过去,看着那个没敲开门而一脸失望的女孩,正是直销小女孩,于是我说:“好久不见。”

  女孩看到我,皱了皱眉:“你杀人了?”

  我没想到女孩竟然不怕我,但我主要还是为了回去,便说:“你送我市里,我可以出钱。”

  女孩皱皱眉:“可是开车的是王主管啊,上次你们打架,你还刺了他一刀,他怎么会带你回去?”

  我笑了笑,一把拉过女孩,把折叠刀放到她的脖子上:“这样,他就会同意了吧?”

  我使劲力气抓着女孩,原本就是怕她挣脱,没想到她竟然不动,还说:“这样可以试试,但王主管跟我非亲非故,上次救我是想和我那个,但是我以腿上有伤拒绝了...”

  我笑了笑:“这次我可以再给你一刀,你就又有借口了。”

  女孩瞪了我一眼:“你敢!”

  而这时候,女孩的手机响了,我拿开小刀,怕伤到她。

  女孩接过了电话之后,说:“王主管让收队了,车子就在前面村头。”

  我点了点头,向前走去。

  女孩跟我并排走着,好奇的问:“你真的杀人了啊?”

  我还没回答呢,就看到身后不远处竟然跟着一条小狗。

  我心里一紧,却看到小狗眼里没什么敌意,就松了一口气。

  女孩却是笑嘻嘻的走到小狗身边,说:“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回家吃饭?”

  女孩说完,又看了看自己的包,说:“这里面又没吃的。”

  女孩放下小狗,正想离开,却突然激动地说:“对啊,你们狗不是什么都吃吗?那就好办了。”说着,女孩从她的包里翻出一瓶洗发精,打了开来,往地上挤了好多,说:“吃吧。”

  令人惊奇的是,小狗果然把它吃完了,女孩似乎很得意,又挤了很多,说:“多吃点。”

  最后女孩把那一瓶都挤完,才潇洒的扔了手中的瓶子,说:“耶,今天又多卖了一瓶。”

  我哑然失笑,没想到这个女孩还挺可爱的。

  女孩看着小狗吃完,才说:“不给你了,再给你我今天就赔钱了。”

  小狗张了张嘴,然后吐出一个个气泡,这才转身离去。

  我和女孩看着那些气泡,沉默了一会儿,才突然都笑了起来,真他妈的逗,没想到狗吃了洗发精还能吐气泡,但是人不能不能我就不知道了,建议成年人试一下(出事了我不负责啊),未成年人就算了,千万别试。

  快到村口的时候,我就把刀架在了女孩的脖子上,缓缓的走近王主管,说:“送我回市里,我保证不伤害她。”

  王主管看着我,突然就冲了上来,在我还发愣的时候,一拳就打倒了我,说:“你小子还敢出现在劳资面前?”

  我没想到王主管丝毫不顾女孩的安慰,当即就被打倒了。

  王主管打了几拳,说:“妈的,身上怎么沾了这么多狗血,真晦气!”

  我心里不解,他怎么知道是狗血?但这却正好是我的一个机会,我手里的折叠刀一把就又插到了他的大腿上。

  王主管吃痛,叫了一声,我趁机使劲推开他,然后又是一刀捅了上去。

  这一下王主管依然没有提防,竟然被我直接捅到了肚子,似乎正好是他上次被庆哥捅的那个地方。

  王主管勃然大怒,一脚就踹飞了我,正准备过来继续揍我,却被我顺手扔出的石头砸到了脑袋。

  我知道这个时候我体力虚弱,不敢和他硬拼,就赶紧转身要逃。

  可是王主管只是揉了揉脑袋,就又追了上来。

  我回过头,都打算跟他拼了,这时候却听到王主管“啊”的一声惨叫,然后就见他捂着头扭过了脸。

  我一看,竟然是女孩用石头砸了他一下。

  王主管冷笑一声,对小女孩说:“我早就看出来你是个贱货了,是不是那天跟这小子做过了?现在这么护着他!”王主管说着向女孩逼了过去。

  我看了看在王主管车子边站着、看着我们打架的那些直销女孩,知道她们不会对我构成什么威胁,于是一下子就窜了出去,手里的折叠刀捅向王主管的后背。

  王主管惨叫一声,一把就甩开了我,然后就愤怒的又要收拾我。

  我又想起了被我宰掉的那只狗,于是咽了口唾液,妈的,想要老子命,劳资就先干掉你!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抱住了王主管踹向我的那只脚,然后使劲一甩,把他甩倒在地上,手里的小折叠刀就不停的往他的大腿、小腿上面戳。

  王主管疯了似的叫着,那只脚也不停的挣扎着,虽然我紧紧抱着,但还是被他挣开了。

  我也感到我没什么力气,看了看在地上抱着腿惨叫的王主管,赶紧去拉了女孩,向村子外跑去。

  我怕王主管追来,哪儿荒僻往哪儿走,可是力气终于跟不上节奏了,于是我就坐在一个桥下面,靠着墙壁,准备好好休息一下。

  女孩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已经黑下来的天,往我身边靠了靠,似乎有些害怕。

  但是我也顾不上她,自己都快虚脱了。

  然后我就不知不觉睡着了,半夜的时候就醒了,虽然是夏天,但是夜风吹过的凉意,还是把我吹醒了。

  我看了看已经靠在我怀里安心睡着了的女孩,叹了口气,你大爷的,到底是你受伤了还是我受伤了?但是这时候,也只有我们俩相依为命了,我抱紧了她,然后就又睡着了。

  第二天醒的时候,这女孩竟然还在睡觉,尼玛啊,怎么跟个猪似得?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却响了,女孩自然醒了过来,居然有些娇羞的离开了我的怀抱。

  酷t匠网唯(b一{正L◇版,其他¤G都是i盗BG版mm

  我掏出手机,竟然是表姐打的。呵呵,该不会是梁总问我要狼狗钱的吧?

  我按下接听键:“喂。”

  那边静悄悄的,没人说话。

  我说:“有人没有?没人挂了啊。”

  那边的表姐才慢慢的问:“你昨天没事吧?”

  我冷笑了一声:“不劳您费心,傍上大款的感觉怎么样?晚上能不能满足你啊?”

  表姐冷冷的说:“看来果然没问题啊,嘴皮子还是那么贱。我警告你不准把我的事告诉我爸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