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我正准备睡觉,就听到房东在叫门,其实我本来不想开的,但好歹房东也算个不错的人,最起码那时候舍己为人救了直销小女孩,于是我就打开了房门。

  房东竟然只穿着睡衣!我一开门她就溜了进来,坐到我的床上,说:“小兄弟,几天没见我了,想我没有?”

  我这说想也不是,说不想也不是,只好默不作声。

  房东又开口了:“把门锁上啊。”

  我也没多想,就锁上了门。

  房东这才又说:“我这两天都在处理离婚的事,没多少时间陪你,你别在意啊。”

  我心意无语极了,我在意什么?你该对庆哥说吧?

  房东又笑了笑:“咱来真是有缘无分啊,两次都没做成,这次说什么也要吃了你。”

  房东说完就一把拉住了我,说:“快脱衣服!”

  我早对那个不认识的女人做过了,也算是初经人事,心里的忐忑去了一分,再加上房东已经离婚,我虽然忐忑,但还是慢慢的脱了衣服。

  房东见我听话,便嘿嘿一笑,脱了睡衣,哦,里面竟然什么也没有!

  不过我还没急,房东就急了,一把就把我推到在床,然后就用手抓住了我的那个!

  卧槽!当时哥就直接缴枪了,这尼玛我怎么受得了?

  房东一笑,说:“呵呵,真有意思。”

  我不明白她说的什么有意思,但我现在丝毫反抗不了,只想接受她的继续服务。

  房东又用手撩拨了了几下,等到我的再次雄赳赳气昂昂的站立起来,就慢慢的扶着它一屁股坐上了。

  但是!我他妈的竟然没什么感觉!

  房东低头一看,你怎么又萎了?我摇摇头说,不知道啊。我竟然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就萎了。

  房东摇摇头,想低头用嘴,我连忙拉住她:“算了,等我准备好,现在实在有些忐忑。”

  房东有些不满,但还是点了点头,说:“你个小处男,想献出第一次的时候说一声啊。”

  其实我也觉得我还是个处,因为男人第一次一般是找不准的,即使找准了也不会感到很舒服的,所以我这时候已经猜到我那晚根本没玩那女的,已经意识到我只是塞到她的腿缝之间了。

  但是房东虽然不和我做那个了,但却非要留在这儿过夜,我没办法,只好穿上底衣,和她在一张床上睡了一夜。

  第二天我和房东还没起床,就听到噼里啪啦的一阵敲门声,房东在睡梦中还没醒呢就直接问道:“谁啊!”

  然后外面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你个贱货果然在这儿!”

  房东听到这声音,先是一慌,随后就镇定了,说:“这栋楼是老娘娘家的财产,老娘爱住哪儿住哪儿,况且老娘都和你离婚了,你也管不到我吧?”

  那男子却继续敲门:“快开门,劳资不管你跟谁在一起,老子只想问你点事。”

  房东慢悠悠的套上睡衣:“啥事?”说完房东对我打了个手势,示意我先藏在厕所里。

  妈的,劳资自己的屋子也需要躲。

  我躲在厕所,从门缝里看去,只见房东开门之后,他老公猛的就冲了进来,看着四周,说:“那个男的呢?”

  UH酷匠网'唯$9一q正|版%,;其他9都是a(盗,版

  房东撇撇嘴:“哪有男的?你想多了吧?”

  房东老公一把就将房东推倒在床上,然后时间关上门,最才从口袋了掏出一捆绳子,说:“今天劳资就要让你看看,劳资是怎么折磨你们的!”

  房东老公一把就将房东掀的趴在了床上,然后就去捆她的手。

  我看了看床头还放着我的裤子,我的折叠刀可是在那里面啊,我现在出去,打不过他怎么办?

  然而就在我一愣神的时间,房东的手已经被捆上了,然后房东老公又去捆她的脚。

  我心里急得不行,这到底出去不出去?

  房东老公捆完她的脚,就把她抱起来放到了凳子上,然后就把她捆到了凳子上。

  房东并不惊慌,居然还在笑:“终于学会玩点花样了?可惜老娘早就看不上你了。”

  房东老公有些生气,就用剩下的绳子直接抽在房东身上:“叫你贱!叫你喜欢夹别人!”

  房东冷笑不止,似乎抽的根本不是她。

  我却忍无可忍,直接冲了出来:“放开她!”

  房东老公看着仅穿着小内的我,冷笑道:“你终于舍得出来了啊。”

  我临危稍微惧:“快放开她,你们都离婚了,她做什么你管不到。”

  房东老公却猛地就用手里的绳子抽了过来:“你他妈的不说你是鸭吗?”

  我赶紧用手护住脸。

  房东老公又抽了过来:“你他妈的玩谁不好要玩劳资老婆?”

  别说,那绳子抽在身上,还真是有些疼。

  我一边护着头,一边靠近我的裤子。

  房东老公继续抽我:“你他妈的当什么不好要当小三?”

  我他妈的心里委屈啊,劳资怎么就成小三了?

  房东老公又抽了上来:“破败别人家庭的感觉是不是很好?”

  而这时候我终于到了我的裤子旁边,我赶紧拿起裤子。

  房东老公还在继续抽:“你他妈的还有脸穿裤子?”

  我慌慌张张的从口袋里摸出折叠刀:“赶紧就打开对着房东老公:“再动手小心我不客气了!”

  房东老公丝毫不惧,又是一绳子抽了过来:“拿个小刀就牛了?年纪小小就学会做鸭了?学会搞别人老婆了?”

  卧槽啊!这一下抽到劳资脸上了,我只觉的脸上火辣辣的疼,再也顾不上许多,拿着折叠刀就冲了过去。

  我扑到房东老公身边的时候,就什么也顾不上了,一个劲的乱扎乱戳。

  然后房东老公就“啊”的一声,捂着胸口不住的后退,然后靠着墙,眼睁的大大的,看着我。

  我心里慌乱极了,只有一个声音在说:“你这次真的杀人了!”

  我哐当的一下丢掉了手里的折叠小刀,也不停的后退,似乎怕房东老公突然袭击我。

  然而这时候房东老公却突然冲出了我的屋子,消失不见了。

  我冷汗依然在流,竟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房东这时候开口了:“不就捅个人吗?至于吗?我天天被人捅也没出事,他也不会出事的。赶紧给我松绑。”

  我看了一眼房东,慢腾腾的站了起来,给她松了绑。

  后来我一个人呆了好大一会儿才去上课,自然又被班主任请去了:“你刚来这个学校,我也不想为难你,但你三番两次的旷课迟到,这总不太好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