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陈画冬孤鸿掠影,立在了身前,秦望眼中失望、难堪、愤怒皆有。

  自己呵护备至,近乎溺爱的弟弟,要对自己同室操戈,秦望只是大感痛心疾首。

  可此时面对着容颜清冷的陈画冬,他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哀莫大于心死。

  身如不系之舟,一任流行坎止;心似既灰之木,何妨刀割香涂。

  要战便战,秦某在此!

  秦望长剑闪过寒芒,仰天轻啸,有种难言的畅快淋漓的不羁感。

  陈画冬神色凝重,侧过脸看了一眼浑身绷紧的王有成:“小心。”

  低低的叮咛声,落在了王有成的耳中。

  他微微点头,用眼神表示谢意。

  见此画面,秦望眼中更是涌现杀机。

  他手腕一抖,紧握着的长剑猛地递出,剑光宛如当空洒落的月华,倾泻而下。

  张尧海、陈摹秋几人,顿时都惊得瞪大了眼。

  陆明也是动作一滞,面色惊疑不定,一眨不眨地望向那斩落下的剑光。

  无他,只因为眼前的这剑势动作,几乎与叶湛卢同出一辙!

  “三慧剑!”

  陆明喉头耸动,艰难地吐出了三个字。

  其余几个中正道的年轻弟子,也都是瞠目结舌,有些难以置信般地盯着秦望。

  这三慧剑,是中正道的不传之技。

  这家伙,是从哪里学会的?

  惊愕之下,陆明转过视线,看向了叶湛卢。

  叶湛卢的脸上,却并未露出多少惊讶,神情依旧平静不波。

  秦未脸色大变,身上汗毛忍不住立起。

  这种诡异的控制感,在这剑光之下,他忍不住退了一步。

  首当其冲的王有成,就更是急忙退步闪避。

  那剑光劈头而下,仿佛指向了王有成全身所有的漏洞,气机封锁,避无可避!

  张尧海先前见识过秦望的掌力,已经是满心惊骇。

  此刻见他的剑法,竟然犹在掌力之上,顿时更是忍不住瞳孔收缩。

  虽然剑招相同,可是这三慧剑,在秦望的手下使出来,却比叶湛卢还要气势逼人,锐不可当!

  是那把剑!

  张尧海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与此同时,陈画冬已经并起剑指,飘然点出。

  秦望不闪不避,手中长剑去势不减。

  “斩烦恼!”

  剑光落下,王有成退无可退,眼前异象横生,闪过诸多画面。仿佛自身烦恼忧愁,被这剑光涤荡一空。

  纠结在心中的种种疑惑,在某个时候迎刃而解。

  张观澜与自己同坐一桌,对饮笑谈。

  张丽在一旁,端着咖啡娴静微笑,温暖而明亮。

  苏可闪亮的大眼睛里满是欣喜,眉飞色舞地举着大学录取通知,对自己邀功般地展示着,嘴里甜甜地喊着老师。

  王有成惊出一身冷汗,猛地扭开了一个诡异的弧度,险之又险地避开了那道剑光。

  剧烈地喘息了数下,他才抬起脸,通红的眼中只剩下骇然。

  中正道的三慧剑,在秦望的手里,竟有夺人心志之能!

  陈画冬与秦未两人没有正撄其锋,所以都没有感觉到异样。

  剑势破空,几乎贴着王有成的耳边掠过,响起低低铮鸣。

  秦望神色不变,再度变招。

  一道弧形剑光再度亮起,陈画冬并起的剑指,被秦望闪身躲过。

  这剑招以刁钻诡异的角度穿插,在虚空中变幻轨迹,捉摸难定。

  就算有陈画冬与秦未两人在一旁,秦望利剑在手,依旧稳稳压住了一头。

  王有成咬牙错身,寸劲宣泄,双拳连连击出。

  剑光笼罩之下,王有成立即感觉到了那砭人肌肤的锋锐之意,肌肤毛孔收缩,汗毛炸起。

  “断情思。”

  秦望喟然叹息,心念种种尽注于剑招之中。

  由爱而生忧,由爱而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这世间最难斩断的,岂不就是一个爱字?

  如果,我不是人龙秦望,而是一个在路灯下,脚步散漫,憧憬未来的少年。

  如果,你不是陈画冬,只是江南烟雨狭长的巷子里,独自撑着油纸伞的姑娘……

  那在相逢的最初,在邂逅的终时,我或许会心甘情愿地守望。

  可是,世间又哪里有这么多如果?

  剑光收敛,王有成脸色苍白,暴退而出。

  秦望也是气血翻腾,剧烈地呼吸了几口气。

  众人视线之中,王有成呛咳了数声,双臂多处衣衫破裂,露出的皮肤上也多出了数道血口。

  陈画冬眉头压得更紧,剑指连连点出,秦望抬手相迎,雄浑掌力吐出。

  秦未也是欺身而上,双手如鹰爪般锐利,直取秦望处处要害。

  王有成失血不少,身体里那诡异的怪力消退,仿佛刺激之后的无尽空虚、疲惫的感觉席卷了全身。

  他脚步虚浮,双膝强支着身体,勉强摆出问手的姿势。

  众人也都不是傻子,哪里看不出来,他已经是强弩之末?

  好在秦望独自面对陈画冬和秦未,无暇再度对他出剑。

  否则以王有成此刻的状况,三慧剑最后一势“却贪欲”,他是决计无法再躲过了。

  压力散去的王有成,刚刚松了口气。

  陡然间,一抹危险的感觉,再度笼罩了过来。

  身后一道破空声响起,王有成下意识转身,一道幽蓝的光芒,急如流星,闯入了视线中。

  他脸色一变,想要躲闪,可是力竭的身体,却做不出任何反应。

  陆明嘴角挂着冷笑,眼神阴鸷。

  给我死!

  王有成读出了他的唇形,却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幽蓝的光,直直冲向自己的胸口。

  原来在与陈摹秋缠斗之时,陆明已经在伺机而动,左手暗暗扣住了一枚三棱镖。

  见王有成脱力,立即毫不犹豫地出手!

  眼见王有成在自己的飞镖下,无力闪躲,陆明更是露出狂喜之色。

  嗖——

  心念电转,那三棱镖已经近在咫尺。

  王有成瞳孔收缩,下一刻,一道柔弱的身影,陡然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噗——

  三棱镖刺破了皮肤,穿入了肌理。

  王有成目眦欲裂,失声道:“张丽!”

  张丽身体一软,难以自持,倒在了王有成的怀里。

  王有成缓缓蹲下身,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脸,此刻显得狰狞无比。

  张丽的前胸处,那三棱镖嵌入了身体,撕裂的伤口血流如注。

  “大哥哥……”

  张丽喘息了一口,虚弱无力地喊了一声。

  王有成泪如泉涌,不知所措地摇头,声音嘶哑道:“你这个蠢女人,你为什么这么蠢?!”

  “大哥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流血了,我的心好难过……好难过……我不想你再流血了……我想要你好好的,你带我回家好不好,我们不打了好不好……”

  张丽低低地说着,眸子里闪过灰暗,却又似含着希冀地望向了王有成。

  “好,我们回家……我们回家。”

  王有成双手颤抖,使劲按着张丽前胸伤口处的动脉,想要给她止血。

  张丽脸色苍白,听他答应了,反倒有些开心似得露出笑容。

  她抬了抬手,想要替王有成擦干泪水。

  “大哥哥,你不要哭了,丽丽已经不疼了……”

  冰冷的手,还未触到王有成的脸颊,终究无力地垂落了下去。

  一道道目光,都落在了瘫坐在草地上的两人身上。

  Ze最_j新章节}上酷H匠网{

  陈画冬的眼中闪过凄然,就连秦望,也是收剑而立,脸色怔怔地望向了满脸鲜血的王有成。

  张尧海狂怒,双拳猛地砸了下去:“中正道,我张家跟你们势不两立!”

  王有成呜呜咽咽的惨笑声,在众人的耳边响起。

  下一秒,他仰天恸哭,穿破云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