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葛老见白羽跟龚云争吵了起来,本要发作,但是转念一想,白羽很有可能是一只活了不知道多久的古兽所化,当即只得干咳一声,提醒一下两人,同时,他在心里也恨及了龚云了,奶奶的,要是你丫的惹恼了这只古兽,恐怕你们整个风云谷都要毁于一旦了,真是不知者无畏。

  白羽听见葛老发出的声音,当即神色一凛,然后恢复了先前那副淡然之色。对于这个身份不明的葛老,他也有些忌惮。

  “好了,现在你们三人开始轮流使用这架残琴,弹奏出你们最拿手的曲子,让老头子我开开眼界吧。”

  葛老偷偷的望了白羽一眼,见他没有好发作的迹象,一直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要是这只古兽在这里发难,恐怕在场的所有人,不会有一个活口了。

  “我先来。”龚云似乎是为了体现自己琴技的高超,也有可能是为了抢在白羽前面,让众人惊讶,所以第一个窜了上去。

  他双手拂过残琴,心中却是想着回去之后,跟师妹双修的场景,想到师妹那水蛇般的娇躯,他就决定,不论用什么方法,一定要得到赤凰三弦琴,若是这里的较量他败了,那就用别的手段。

  虽然在这里有葛老在,他不能出手,但是,若是那两人夺得了赤凰三弦琴,离开了这里,那么……哼哼,不过,要是被九剑堂的莫离愁夺得了赤凰三弦琴,他就得大费一番周章了,毕竟九剑堂的势力可并不比风云谷弱多少,但是如果是那个半路插进来的小子得到了,那就好办多了……

  不得不说,这龚云虽然心胸狭窄,气量不大,但是他在音律上的造诣还是很高的。

  一曲下来,就连葛老都不禁点了点头,若是此子人品再好一点,日后说不定会成为一个音律大家。

  “下一个你们谁来。”葛老并没有评价龚云的琴技,而是望向白羽,口气竟然还带着一丝询问的意思。

  这一幕,其他人也许看不出来什么,不过九剑堂的莫离愁却看出了一些端倪,莫非这个后面来的兄台背景很大,大的连葛老都有些忌惮?

  “离愁自问琴技不如这位兄台,就不去献丑了。”莫离愁想及此处,再加上自己的琴技的确不如白羽,当即豁达的一挥手,站到了右边的人群当中。

  “哦?”葛老微微愣了一下,然后若有深意的望了莫离愁一眼,道:“九剑堂的莫离愁弃权,小友,又该你了。”

  “既然该我了,那小子就再次献丑了。”白羽可不管你们为啥弃权,他现在只想拿回香儿的遗物,也许,只有拿到了赤凰三弦琴,他才不会感觉到自己是孤独的吧。

  ……

  一曲《生死茫茫》弹毕,白羽不禁黯然神伤,那个跟自己一起抚琴的少女早已香消玉殒,两人也已生死相隔。

  “想不到小友在感情上,也是如此的痴情。”葛老听完之后,却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那段青葱岁月,似乎想起了自己的那段孽缘,心中不免有些感慨。

  “嗯。葛老,曲子也弹完了,这残琴的归属我想也该宣布了。”白羽此刻正在回忆里面挣扎,说出的话,却是带着几分天地都在掌控的别样气息。

  “当然。”葛老闻言,心中一惊,额头上,就差冒出冷汗了。

  “这一次琴道上的较量,大家都看在了眼里,听在了耳中,我想,谁更加的技高一筹大家心中也有了一个定夺。”葛老清了清嗓子,然后指了指白羽,道:“赤凰三弦琴,归这位小友。”

  “葛老如此决断,却是公道的。”众人刚刚都被白羽的琴音所吸引,此刻全都回过了神来,一个个称赞葛老英明。

  只有龚云一个人面容扭曲的低着头,心中却是在计较着,怎么夺回赤凰三弦琴。

  “兄台果然琴技高超,莫某的退出看来是明智的,若不然,我肯定就要丢脸了。”莫离愁站出来,对着白羽拱了拱手,道:“在下九剑堂莫离愁,兄台日后若是有什么事情,或者遇到了什么麻烦,不遑来春华客栈找莫某,只要是在下能帮得上的,一定竭力帮忙。”

  “多谢莫兄抬爱,在下白羽,日后说不定还会有唠叨的地方,到时莫兄可别见死不救啊。”白羽对莫离愁没有什么恶感,既然对方有意相交自己,那交个朋友也无妨,何况,旁边还有一个风云谷的龚云呢,虽然他不知道龚云在想什么,不过,他有一种感觉,这个龚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到时,若是能有一个莫离愁的帮忙,他也就不惧龚云身后的风云谷了。

  “好说好说。”莫离愁也是一个豁达之人,虽然他怀疑白羽身后有大势力,但是就算是一个没有任何势力的人,只要他能够让其心服口服,他也会真心相交的,这也许就是他莫离愁与龚云之间最大的不同了。

  “小友,它是你的了。”葛老一挥手,赤凰三弦琴稳稳的落在了白羽手中。

  “多谢葛老。”白羽道谢了一声,却是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手中的残琴,这一刻,他似乎不会再一个人孤独的走向自己的征程,完成自己的使命了。

  “嗯,这一场琴道交锋已然落幕,各位请回吧,老头子我要休息了。”葛老打了个哈欠,似乎睡意正浓。

  “既然葛老累了,小子们就先告退了。”众人对于葛老却是非常的尊敬,一个个离开了此处。

  ……

  春华客栈。

  “可恶。”龚云单手捏着一只茶杯,直到将其捏的粉碎。

  “公子,不用生气,王九已经去查那小子的落脚处去了,用不了多久赤凰三弦琴就是公子您的了。”先前在小院里面的那两个风云谷外围弟子当中的一个此刻正小心翼翼的恭维着龚云。

  “嗯,那小子竟然敢跟我龚云抢东西,我一定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龚云狠狠的咬着牙,恨不得立刻就将白羽碎尸万段。

  “公子,公子。查到了。”就在龚云跟另一个风云谷的外围弟子说话之际,一人从外面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在哪里。”龚云急切的问道。

  “小的刚刚跟踪了他一下,发现他也住在春华客栈。”

  “很好,王九,你继续给我盯着他,春华客栈不宜动手,我就不信他不出去了,只要他一有异动,立刻回来禀报。”龚云思考了一下,道。

  “公子您放心,小的一定盯紧了。”王九点头哈腰的道。

  `酷}$匠W9网N正i版:◎首vh发

  “嗯,这次事成之后,我会从我自己的福利当中拨出一粒聚灵丹给你的,不过,你要是搞砸了的话,可别怪我不念旧情。”龚云一边把玩着手中的茶杯碎片,一边面无表情的道。

  “是。”王九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清楚,然后退了出去,开始监视起了白羽。

  “李三,去把林脂叫来,火气有点大。”龚云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淫秽,对着还在房中的另一位风云谷外围弟子吩咐道。

  “好的,我这就去。”李三心领神会的点点头,淫笑着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李三就带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回到了龚云的房中。

  “公子,林小姐来了。”

  “嗯。”龚云瞄了一眼林脂那丰满的双峰,再看其那扭动的小蛮腰,心中的邪火腾的一下就冒了起来,“李三,你也去帮着一点王九,让他小心着点。”

  “知道了,公子。”李三识趣的退了出去。

  “哟,龚公子,这么久都不找奴家,奴家还以为你已经有了新欢了呢。”李三前脚刚走,林脂便自个儿向前,风骚的依偎在了龚云的怀里,同时那双小手还时不时的抚摸一下后者的某些禁区。

  “小宝贝儿,我这不是找你来了嘛,走,咱们还是去床上聊一下人生百态吧。”龚云一手伸进林脂的衣袍当中,一手拦腰抱起后者,走进了房内,不一会儿,房间内便传出了一阵阵厚重的喘息之声……

  春华客栈另一间房间内。

  白羽轻柔的抚摸着放在膝盖上的赤凰三弦琴,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叹息一声,扯过一块黑布,将其包裹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便盘膝修炼了起来。

  而在他房间的旁边,两道人影正鬼鬼祟祟的在哪里闲聊着。

  “李三,你怎么也来了?”

  “嗨,龚小色鬼正在跟他的林脂妹妹逍遥快活呢,我自然就被打发到这里来了。”

  “哈哈,李三,你怎么不在外面偷看一下啊。记得你挺好这一口的呀。”

  “去,别废话了,那小子有什么动静没有?”

  “暂时没有,自从进入房间之后,就没有出来过。”

  “嗯,咱两盯紧点,可别让那小子发现了。”

  “放心,那小子才奠基七重,咱们都奠基八重了,他怎么可能发现咱两呢。”

  “也对,要不这样,咱两轮流盯着那小子,另一个人去对面的飘香院快活快活去?”

  “好想法,那这样,你先盯着,我先去了。”

  “……”

  这两人自然就是龚云派来监视白羽的李三跟王九,不过,他两人自以为隐藏的很好,却不知道,白羽的神魂已经观察他俩很久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