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

  那位风云谷的弟子伸手拨动了离魂琴的琴弦,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

  不过,若是有心人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他虽然拨动了离魂琴,但是他的气息却有了一些紊乱,其实这也很正常,强行沟通器灵,没有受到反噬就很不错了,若不是他修为高深,此刻他的下场恐怕就跟先前那位奠基九重的武者一样,口吐鲜血了。

  “果然龚师兄也能拨动离魂琴。”

  “呵呵,龚师兄在我们风云谷年轻一辈中算得上是佼佼者了,拨动区区一架琴而已,不用这么激动。”

  站在右边的人群中,有两位奠基八重的年轻武者见那风云谷的弟子拨动了离魂琴的琴弦,当即大笑道。

  “哼,两个风云谷的外围弟子而已,还真把自己当个什么东西了。”

  听见那两位奠基八重武者的话,很多人都小声的嘀咕了一下。

  “风云谷的龚云是吧?算你过关。下一个。”葛老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淡淡的说道。

  龚云对着葛老微微行了一礼,心中冷笑着站到了左边,他可要好好的瞧瞧,看看这个开始的时候让葛老刮目相看的小子待会是怎么出丑的。

  “小友,该你了。”葛老意味深长的望了白羽一眼,道。

  “嗯,该我了。”白羽闻言,点了点头,然后走向了离魂琴。

  “看,那个奠基七重的家伙上了。”

  “你以为我眼瞎的?刚刚葛老都说该他了,我还能不知道。”

  后面说话的武者伸手将先前说话的那人掐着自己的手扒开,有些不满的道。

  “嗨,兄台,我这不是怕你没注意嘛。”先前说话的那位武者讪讪的解释了一下。

  “连那么多奠基十重的武者都无法拨动离魂琴的琴弦,很明显只有先天之境的武者才行,他才奠基七重,这不是自己凑上去丢脸嘛。”

  开始之时跟白羽说过话的那位奠基七重武者此刻也不看好他了,虽然他前不久才说过前者有可能能够拨动离魂琴,但那也就只是说说而已,同时,对于莫离愁以奠基十重的修为就拨动离魂琴,他觉得是其隐藏了实力。

  “哼,看看你是怎么出丑的。”龚云在心中冷笑着,刚刚他已经亲自去实验过了,虽然不知道那莫离愁是因为什么才拨动的离魂琴,但是,此刻,他坚信,没有先天之境的修为是不可能拨动琴弦的。

  zF更新(:最快上kW酷匠网L

  “小子,我看你还是趁早放弃吧,像那些人一样,有自知之明不是挺好的嘛?免得待会丢脸丟到你姥姥家去。”龚云见白羽站在离魂琴前,竟然还微微的闭上了眼睛,当即向着右边努了努嘴,有些不爽的道。

  哼,小子,装,让你装,我看你还能装多久,待会你就等着丢脸吧,没有自知之明的废物。

  龚云在心中暗暗的想着。

  而那九剑堂的莫离愁此刻却是没有说话,只不过,他的眉头却是微微的皱了一下,他一直都在生死边缘寻求突破,所以他敏锐的察觉到了白羽的一些不同寻常,但是到底是那里不同寻常了,他也说不上来,那就是一种生死边缘练就出来的直觉。

  此刻的白羽虽然闭上了眼睛,但是却将神魂完全的释放了出来,顿时,一副比用眼睛看到的更要精彩几分的场景出现在了其脑海当中,各种气息汇成一道道天然的彩图,让他一时间眼花缭乱。

  “多谢兄台关心,在下既然来到了这里,能够试一试,便不会轻易放弃。”白羽虽然闭眼,却也听见了龚云的话。当即心中微微有些恼火,这人是不是有病,竟然针对自己?不过,虽然心中如此想着,但是他说出的话却一如既往的平淡,见惯了生死,经历了大起大落,他的心境跟情绪已经能够控制的很好了。

  “呵呵,既然你这么有自信,那你就去试一试吧,不过,我可提醒你一下,这离魂琴是具有攻击性的,到时你可别一不小心就被其反震的受了内伤了。”龚云嘴角抽搐了一下,皮笑肉不笑的讽刺道。

  听见两人的对话,周围的众人微微一愣,莫非这两人有什么过节?怎么龚云似乎对那奠基七重的武者有些敌意?

  而人群中那两个奠基八重的风云谷外围弟子,此刻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他们跟随龚云已久,此刻见其表情,就知道,那奠基七重的小子一定是那里让龚云看的不爽了。

  白羽说完话之后,便不再开口,他将双手平放在离魂琴之上,顿时间,一股隐藏在心中许久的情绪不受控制的向上涌来。

  一瞬间,白羽感到自己充满了自信,仿佛连天地都不过如此。

  不自觉的,白羽十指在离魂琴之上有节奏的跳动了起来,同时,一股苍凉,还携带着江湖恩怨的琴音悠扬的响了起来。

  “天下英雄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刀光剑影笑谈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白羽一边弹琴,口中的语句配合着琴调道出,带着一番人生无常,生死茫茫的别样韵味。

  听见琴音的一瞬间,众人都陶醉在了那悠扬的琴声当中,却是没有发现,那曲子是白羽使用离魂琴弹奏而出的。

  当曲子终结之后,众人才蓦然发现,原来,这一切竟然是眼前那奠基七重的武者所为。

  “怎么可能!”

  众人惊觉之后,惊讶的嘴角微颤,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声音。

  “好!小友好一曲江湖,小友好一段辞赋。”葛老并没有受到琴音的影响,此刻却也不由的开口赞道。

  “葛老赞谬了。”白羽微微一笑,淡然的神色仿佛连天地都在他的掌控当中。。

  “不可能。”龚云脸色变幻不定,他没想到那奠基七重的小子竟然能够弹动离魂琴,更甚者,他还气息不乱的弹奏了一首完整的曲子,同时,那高超的琴技也让他心中妒火中烧。

  此刻,龚云感觉自己刚刚说出的话就像是一个耳光,没有扇到别人,却把自己的脸给打肿了,他看着周围的武者,仿佛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带上了一种别样的意味。

  “可恶!”龚云在心中怒道:“小子,你最好别跟我抢离魂琴,否则我一定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小友,你也过关了。”葛老惊叹了一下之后,也恢复了平静,不过他看向白羽的眼神当中,忌惮之色更甚了。

  一个琴技如此高超的古兽,肯定活了很长的时间了,那他的修为……

  葛老不敢在往下想了。

  “最后的较量就在你们三人中展开,现在我先把赤凰三弦琴拿出来,待会,你们就比比谁能用这三弦的琴,弹奏出一首完整的曲子。”

  葛老说着,单手一挥,一件火红的残琴突然出现。

  那残琴出现的一刹那,整个天地中的元气仿佛都被引动了一般,让周围的空气凭添了几分燥热。

  而就在残琴出现的瞬间,白羽便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他定睛看去,却见那火红的琴身之上,一只轮廓十分模糊的火凤正印在上面,那火凤犹如活物一般,虽然已经淡不可见了,却依旧显得活灵活现。火凤围绕着一个淡淡的“香”字,翩翩起舞。

  “香儿的赤凰九弦琴!”白羽发现那个“香”字之后,心情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没想到,阔别已久的香儿的遗物,竟然掉落到了下界,虽然已经残破了,但是,这对于白羽来说,却有着别样的意义。

  没来的及多想,白羽淡然的神色骤然改变,一股锋锐且自信的气息自他的身上凭空而生,然后他脱口说道:“赤凰九弦琴,这是我的,谁抢谁死!”

  不怪呼他此刻锋芒彰显,这是他的一个念想,谁想染指,谁就要血溅十步,白羽本就是一个心高气傲之辈,只不过经历了太多,磨平了心中的一些菱角而已。

  “赤凰九弦琴?”葛老闻言,却是很快便想通了,也许这只古兽以前见过完整的赤凰三弦琴,所以才能认识吧,不过,如今残琴还剩三弦,却已经沦落成五品灵宝了,想来完整的赤凰九弦琴顶多也就重宝级别的吧,为何这只古兽如此激动?

  他那里知道,赤凰九弦琴完整之时,却是至宝级别的宝物,同时对于白羽有着别样的意义!

  “小子,你好大的口气,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在葛老面前,你也敢如此放肆?”龚云心里正憋着一肚子的气,如今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自然想好好的羞辱白羽一番。

  “我说是我的,就是我的,你要是不服,咱们就来比比看谁的琴技更加精湛。”白羽眼神冰寒的望了一眼龚云。

  现在的白羽已非先前的白羽了,刚刚抚琴的瞬间,他那阔别已久的自信已然回归,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十倍奉还。

  龚云在白羽的眼神之下,不禁的打了个寒碜,然后不自觉的倒退了一步,待他惊觉之后,心中却是更加的恨后者了,想他先天之境的高手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只是被一个奠基七重的废物望了一眼就后退了一步,这让他感觉是奇耻大辱。

  “哼,什么阿猫阿狗也想染指香儿的遗物。”白羽心中冷哼一声,既然今天已经露出了锋芒,那就让我再好好的张狂一回吧。

  当然,张狂虽张狂,但是,他却不会主动去招惹别人,同时,对付区区一个龚云,他也自信,以自己的实力,逃命还是有机会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