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在茶馆里面休息了一会,白羽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再耽搁下去,估计今晚就要赶不到九黎城了,当即结账,向着九黎城的方向而去。

  在太阳将要落山之际,白羽才堪堪赶到城下。

  虽然九黎城不是什么一等城市,但是比起珠山镇来说,绝对是要繁华数倍,白羽还没有进城,只是在城外,便感觉到了城内那喧哗的气氛。

  走进城内,白羽顿时眼花缭乱,虽然已近黄昏,这里的街道之上,却依旧人声鼎沸,来往人流,络绎不绝。

  神魂放出,偷听了一些人的谈话,白羽就像是熟识道路一般,对着城内最大的客栈走了过去。

  春华客栈,傍水而建,周围环境优雅,是九黎城最大且名声最好的客栈。

  在客栈的后面,是一片人工种植的树林,树林当中,亭台林立,一些文人儒士在这如画的风景当中吟诗作对,当真有一番出尘之士的感觉。

  白羽来到客栈当中,要了一间房间住下,然后倒在床上沉睡了过去,这些天来,日日赶路,让他有些疲累了。

  翌日,天才蒙蒙亮,外面只能听闻几声犬吠之时,白羽便已醒来,同时,他在床上盘膝而坐,运转九幻惊雷,开始修炼了起来。

  正所谓一年之计在于春,一天之计在于晨,一天当中,只有清晨之时,天地元气才最为活跃,此时若是勤加修炼,当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随着白羽平缓的呼吸,他体内的黑莲开始有规律的旋转了起来,同时,一股股精纯的元气从黑莲当中涌出,供白羽炼化。

  白羽曾经也产生过疑问,莫非黑莲当中的元力无穷无尽?

  后来经过探查,他发现,黑莲当中所蕴含的元力虽然不是无穷无尽,但是却宛如浩瀚大海,以他如今的修为所能吸收的那点元力,对于黑莲来说,只是沧海一粟而已。

  有了这一层发现,白羽开始放肆大胆的炼化起了黑莲所涌出来的元力,对于他来说,那些元力是他目前最需要的东西。

  同时,除此之外,白羽还发现,黑莲当中的元力似乎与普通的元力有些不同,因为黑莲当中的元力竟然还有修复身体的功效,不论多重的伤势,哪怕经脉受损,只要黑莲当中的元力溢出,将伤口包裹,不出多久,那些伤势就能完好如初。

  这种奇效让白羽百思不得其解,不过他却知道,这绝对是好事。

  “呼……”

  白羽蓦地睁开双眼,两道精光从他的眼中闪过,同时他吐出一口浊气,喃喃自语道:“经过了这几日的修炼,我已然到了奠基七重巅峰,不过炼化了黑莲当中的元力之后,我体内的元力凝厚程度估计比起奠基八重都不遑多让了。”

  微微一笑,白羽深知,修炼一途讲究循环渐进,一口是吃不出一个胖子的。

  “香儿,羽哥好想你。”白羽打开窗户,望着升起的初阳,心中空荡荡的,那个跟自己一起抚琴的女子已然香消玉殒。

  就在这时,白羽发现,远处的树林当中,一股熟悉的感觉袭上了心头。

  那种感觉似乎在召唤着白羽一般,让他不由自主的便想去探个究竟。

  匆匆的洗簌了一番,白羽连早饭都来不及吃,便跟随着感觉行进了树林深处。

  他在模糊中依稀觉得,那是他最重要的东西。

  走近树林深处之后,这里的空气焕然一新,一些世家子弟在这里仿若庭前信步,悠然自得,同时,一些青年俊杰手持长剑,在同伴的音乐中,舞出飘逸出尘的剑法。

  来不及欣赏这些,白羽匆匆而过。

  再往树林深处走了很远,一间古朴的小院出现在了白羽的视野当中。

  小院院门打开,一曲悠扬的琴声跟喝彩声传出,让人心旷神怡,感觉像是到了人间仙境一般,连心灵都受到了净化。

  “葛老琴技高绝,晚辈有幸听闻一曲,当真是三生有幸。”

  “葛老在琴道上的造诣当真无双,小子受教了。”

  就在院内之人齐声夸赞之时,白羽已然将神魂放出,对着小院探查了过去。

  小院之内,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席地而坐,他的腿上放着一架古琴,他的表情祥和,指尖轻动,醉人的声音便传了出来。

  然,当白羽的神魂探查过去之时,老者却突然神色一凛,琴声突然变的高亢了起来,同时,杀伐之意传出,让白羽的神魂竟然受到了感染,一阵阵暴虐的思想传到了他的心中。

  看5正z版章0节上B"酷/f匠o网

  白羽骇然,当即飞快的将神魂收回,但是,即便他动作很快,琴音却还是影响到了他,让其脸色一片苍白。

  “门外的客人还请进院。”

  就在白羽调息之际,院内传出了有些沧桑的声音,声音慈祥,不带有半点尘埃,仿若明镜一般,高雅,出尘。

  “既然前辈相邀,晚辈就却之不恭了。”白羽说着,便走进了院内,因为吸引着他的那种感觉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走进院内之后,白羽才发现,这里竟然聚集了二十多位少年,而且这二十多位少年全都是武者,同时修为最低的也都在奠基七重,最高的是一位身穿白袍,白袍的胸口处绣着一朵浮云的男子,竟然已经到了先天之境。

  那名男子白袍上的浮云,白羽也认识,那是风云谷的标记,想来那人应该是风云谷的弟子了。

  在白羽打量这些人之时,这些人也都在打量着白羽。

  当这些人发现白羽只是奠基七重之时,当即不屑的轻哼一声,便不再理会他了。

  只有那位同样是奠基七重的少年有些羞涩的向他打了个招呼,同时道:“朋友,你也为了那赤凰三弦琴来的么?”

  白羽闻言,露出了迷茫之色:“什么赤凰三弦琴?”

  “你不是为了赤凰三弦琴来的?”那位奠基七重的少年有些惊讶的道:“葛老无意间得到了一架宝琴,虽然残缺的只剩下三弦,却威能非凡,属于五品灵宝级别的宝物,不过他老人家沉浸音律一道,不在乎外物,便发出消息,说只要有谁能够在音律一道上艺压群雄,那赤凰三弦琴就送给谁,但是要求是年龄二十岁以下的才行。这不,得到消息的各大家族都派人过来了。”

  “原来如此,多谢兄台相告了。”白羽抱了抱拳,道。

  “老夫最近新作了一首曲子,你们都是精通音律的少年天才,我弹奏出来,你们给我指正一下,看有没有什么缺陷。”席地而坐的老者只是让白羽跟那二十多位少年一起在旁边听曲,同时说道。

  “葛老沉浸此道已久,晚辈们那里能够指正您,倒是晚辈们听一下,绝对会受益匪浅的。”

  周围的少年们一阵的恭维,老者却仿若未闻,只是微微一笑,开始低头弹奏了起来。

  一瞬间,仿若秋雨连绵,黄叶飘零,一股悲凉之意侵蚀着在场所有人的心灵,包括白羽在内,都感觉自己处在了一个萧瑟的秋天,一阵阵秋风吹拂,仿若世间的沧桑跟寂寥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不好,这个葛老的修为高深,竟然能用琴音催生幻象。”白羽心中一个激灵,因为拥有了神魂的缘故,他虽然也受到了影响,却还能守住自己心中的一点清明。

  嗡!

  就在这时,白羽体内的黑莲自动的旋转了起来,同时,九幻惊雷也自行运转,一股清凉之意袭来,让白羽瞬间便摆脱了琴音的影响。

  “嗯?”葛老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望了白羽一眼,眼中闪过一抹赞叹。

  而此刻,修为在先天之境的那位风云谷的弟子也摆脱了琴音的影响,眼神恢复了清明。

  他四下看了一眼,发现其他人眼神迷离,当即心道:好险。不过他也有些自傲,这里的二十多人,估计就我恢复了清明吧?

  但是,当他的目光落在白羽身上之时,却是发现,后者竟然也恢复了清明,而且,看其样子,似乎还在自己之前便已经恢复了过来,这让他暗暗不爽,没想到一个奠基七重的垃圾竟然比自己还厉害,这让一直都自负为天才的他心中闪过了一丝阴历。

  一曲终结,葛老再用手抚琴,嘹亮的琴音将迷离的众人都惊醒了过来。

  “各位,老头子这一曲如何?”葛老微笑着,双手放在身前的琴上,仿佛在爱抚自己心爱的女人一般,小心翼翼。

  “葛老一曲,天下无双,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闻啊。”风云谷的先天高手哈哈一笑,拱手道。

  “是啊。葛老此曲当真妙哉。”周围的人当即应和道。

  摇了摇头,葛老将目光停留在白羽身上,“小友,你觉得如何?”

  望见葛老的举动,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在了白羽的身上,此人修为才奠基七重,葛老为何要问他?

  所有人都不太明白,只有那位风云谷的先天高手知道,肯定是其先前的表现被葛老看在了眼中,这让他对白羽的不爽更加重了几分。

  “哼,待会你最好老实点,若是弄的我没有得到赤凰三弦琴,有你好受的。”那名风云谷的弟子冷哼一声,心中想起出来之时,师妹说只要自己得到赤凰三弦琴,就跟自己双修的话语,心中一片火热,同时脸上也露出了淫秽的表情,不过他掩饰的很好,所有人都没有发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