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稍片刻,白羽跟刘禅两人便被无穷无尽的碧绿藤条所淹没了。

  同时,吞身树还没有善罢甘休,他又伸展出了无数的藤条,将方圆五米全部都封死,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碧绿色圆球。

  “公子,公子!”大勇疯狂的攻击着那碧绿的圆球,可是以他的力量却根本就无法撼动吞身树那坚韧的身体。

  一个小时过去了,大勇已经挥霍掉了全部的力量,再加上他被刘禅打了一掌,身上有伤,所以渐渐的,他感到意识有些模糊,然后力疲的倒在了吞身树形成的圆球旁边。

  “可惜,两个好苗子就那样被吞身树给吞噬掉了。”一个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让人无法分辨出对方的所在之地。

  “薛老头,倒在地上的那小子还有一口气呢,要不你收他为徒算了?”又是一道比较嘶哑的声音传出,显然是两个人在交谈着。

  “那个傻小子恐怕资质不行,我的修炼法门也许不适合他啊。”被称为“薛老头”的人轻叹了一声,有些失望的道。

  嗡……

  一道耀眼的红光突然自大勇的体内升起,将其照耀的有些妖异。

  下一瞬,大勇便呼的一下站了起来,他双目血红,一丝丝暴虐的气息从他的身上传递出来,犹如一头远古凶兽突然苏醒一般,疯狂的咆哮着:“刘家,你们还我家公子命来!”

  “啊……啊!”

  大勇疯狂的向远处奔去,他双手抱头,似乎十分痛苦一般,一道道暴虐的力量在他的体内流窜着,让他的七窍开始流出了鲜血。

  “薛老头,狂暴之体!这个徒弟你要是不要,那我可就不客气了。”比较嘶哑的声音显得有些激动,不过,也许是跟那所谓的薛老头比较熟悉,所以,他暂时的压下了心中的喜悦。

  “吞天,这个徒弟是我的了,你可不能跟我抢。”薛老头一感觉到大勇体内那暴虐的气息,一下子便将先前所说的资质不行给抛到了脑后,狂暴之体是万中无一的天才,他岂会错过?

  “哈哈,看来我们这一道总算是有昌盛的希望了。狂暴之体啊,多少年了,没想到我在有生之年还能再次见到狂暴之体。”吞天似乎并没有因为徒弟被薛老头收了而感到不甘,反而十分洒脱的道。

  “好了,我现在要将他的狂暴之体先压制下来,否则以他现在的肉身,估计再过两分钟,就要爆体而亡了。”薛老头道。

  呼呼!

  只见两个黑点似乎是从天迹而来的一般,由小而大,瞬息之间便出现在了吞身树旁边。

  “薛老头,赶紧出手,不然留下什么后遗症就不好了,当年那位大人就是因为弱小的时候狂暴之体施展透支,留下了一些后遗症,从此之后修为便再也没有寸进了。”吞天浑身都罩在一件黑袍当中,让人无法看清他的面容,只能听见他发出的嘶哑的声音。

  “当年那位大人即便是无法寸进也不是我等能够匹敌的,只可惜,岁月就是一把无形的刀,最后他还是没能逃过轮回的命运。”薛老头同样披着一件黑袍,让人看不清面貌。

  薛老头双手掐决,一道道红色的法决自其身前飞出,然后将大勇环绕在其中,而大勇开始之时挣扎了几下,然后似乎十分享受一般,不过片刻,便倒在地上,沉睡了过去。

  “吞天,你那里存留着那位大人修炼法门的上半部,我这里存留着那位大人修炼法门的下半部,这部法决常人无法修炼,如今天助我等,让我们又找到了一个狂暴之体,如此一来,那位大人的衣钵,就能够传承下去了,而我们也可以对得起那位大人的在天之灵了。”薛老头扛起大勇,不过只是抬腿一步,人影却已在千里之外了。

  “是啊。当年我们二人跟随那位大人南征北战,如今有人能够传承他的衣钵,我自然不会反对,依我看,你我两道还是合为一道吧,等这小子成长起来,我们也就可以再次名震天下了,哈哈哈!”吞天点头大笑,抬起脚步,跟在薛老头身后,一样远去了。

  ……

  吞身树所形成的圆球当中,刘禅带来的那四名黑袍人已经变成了四具骷髅,而刘禅的身上,数十根犹如血管一般的藤条就像生根了一般,插进了他的体内。

  “咕噜……”

  一阵阵犹如野牛吸水般的声音响起,刘禅的身体开始慢慢的干瘪了下去。

  在刘禅不远处,白羽身上一道道黑色雷光犹如水波一般荡起,吞身树似乎对其十分畏惧一般,不敢靠近其半米之内。

  “嗯?这是那里?”

  白羽感觉自己到了一个奇幻的空间,他看见了无数的莲花就像不施粉黛的少女一般,彼此交错着,左右摇摆间,波纹荡起,水中的倒影如梦如幻。

  倒影中的莲花一次次的破碎,又一次次的聚合,仿佛生命的轮回一般,蕴含着无尽的奥妙。

  “虚幻一道虚无缥缈,就似这水中花,镜中月。”

  一道声音在他的心中响起,白羽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开始盘腿而坐,进入了一个玄妙的境界。

  此刻,他体内的黑莲却是快速的旋转了起来,一股古老且玄妙的气息将其笼罩在了其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一天,也许一年,就在那玄妙的境界当中,白羽忘却了时间,忘却了生命的一切,此时此刻,他仿佛就成为了那水中倒影的一株莲花,随着波浪的荡起开始变的模糊,但当风平浪静之时,他又完整而清晰的出现。

  当他沉浸在这一玄妙的感觉之内之时,远处的山林当中,被刘禅派去引开暗中保护他的三刀之人龚五,此刻已经被后者追上了。

  “少爷呢?”三刀浑身都散发着一种异样的冰冷,让人感觉就像掉进了冰窟一般,若是熟悉他的人看见此幕,就一定知道,他是动怒了。

  “少爷……少爷施展追踪术,已经先走了。”龚五喉咙滚动了一下,一丝冷汗从他的额头上渗透了出来。

  暗卫的手段他是知道的,杀人不眨眼,而且绝对的忠诚,同时对于他们这些普通的弟子拥有着生杀大权。

  “哼,我是老爷派来保护少爷的,你竟然敢引开我。”三刀冷哼一声,只见他身影晃了晃,龚五的脖子上,一道血线浮现,随即便倒地身亡了。

  ……

  吞身树所形成的圆球之内,白羽依然没有醒来。

  在他的周围,无数的藤条开始聚集,吞噬掉刘禅之后的吞身树准备对其出手了。

  虽然白羽的身上散发这一种让他畏惧的气味,但是,在食物的诱惑之下,吞身树开始不理智了起来。

  唰唰!

  一道道藤条飞快的对着白羽射去,别看藤条很细小,但即便是巨石都会被其轻易的洞穿。

  “叮叮。”

  一圈圈黑色雷光所形成的波纹荡起,护住了白羽周身,那些射出的藤条击打在波纹之上,竟然发出了金戈交错般的声音,却无法寸进半步。

  吞身树似是怒了,铺天盖地般的藤条化身为无数锋利的刀剑,开始对着白羽怒射了过去。

  而在吞身树这猛烈的攻击之下,黑色的雷光波纹渐渐的抵挡不住了。

  “噼啪!”

  一声细响,黑色的雷光波纹轰然断裂。

  没有了雷光波纹的阻挡,吞身树似乎狂暴了起来,一波波藤条攻击就像是暴风雨一般,在这一瞬之间凝聚起了庞大的攻击力。

  Vj酷-U匠lH网正…版Rd首z{发8

  嗤嗤!

  吞身树凝聚起来的攻击疯狂的射出,因为速度极快,竟然将真空刺破,发出了油浇在火上一般难听的声音。

  这么快的速度,加上吞身树坚韧的身体,不难想象,若是击中白羽,他绝对是有死无生的结果。

  似乎是看到了白羽被刺穿的场景,吞身树拟人般的抖动了一下,用以显示它的蔑视之意。

  嘀嗒……

  就像是平静的水面被一块石子打破一般,白羽的身影开始波动了一下,然后就那样被吞身树无情的穿透了身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