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云浑身气势一涨,身形便带着一连串的叠影冲向了白羽,同时,他手中的匕首之上,元力吞吐,似乎要一击必杀掉后者一般。

  白羽见状,眼神当中也是掠过了一抹凝重。

  前两次击杀先天高手,完全是出其不意,同时借助了外力,而这一次,他却是要与其硬碰硬了。

  “死!”龚云可不会给白羽太多时间思考,让他有机可乘。

  此刻,他手中的匕首划出刁钻的弧度,带着强大的元力,刺向了白羽的咽喉。

  “想让我死的人多了,不过,却没有一个能得逞的。”白羽神魂放出,将龚云攻击的轨迹完全的看清楚了之后,手中的长枪也是一举,就跟后者的匕首硬碰硬的撞在了一起。

  叮!

  金属交错的声音响起,白羽才奠基九重,没有雄厚的元力让他做到元力外放,此刻却是落了下风,在龚云那吞吐着元力的匕首强力一击之下,倒退了数十步,才堪堪停下来。

  不过,这样也好,白羽手中的武器是长兵器,被龚云靠近了反而不好施展,远距离才能将长枪的优势尽数的使出。

  “先天之境也不过如此。”白羽甩了甩刚刚被震的发麻的手掌,此刻心中却是有了一个定论,先天之境并非强大到了不取巧就无法战胜的地步。

  其实,他那里知道,龚云因为受了内伤,此刻实力已经大大减弱了。

  “先天之境到底如何,等你死的时候就能知道了。”龚云脸色一沉,没想到刚刚自己偷偷的施展了风云谷的暗劲武技,都无法将其击杀,看来自己的伤势真的不轻啊。

  “废话少说,该我了。”白羽提起手中长枪,一边攻向龚云,一边将目光扫了一眼正在石室门口处冷眼旁观的周然,此刻,他心中有些担心,看那周然,实力似乎要更加强大很多的样子。

  白羽跟龚云两人交手数十回合,一时间,强大的元力不住的肆掠,竟是刮起了一阵阵的罡风,将地面划出了无数的伤痕。

  砰!

  两人再次硬碰在一起,此刻龚云脸色却是微微有些发白了,他本来就受了伤,此刻又催动元力战斗了这么久,伤势越发的严重了。

  而反观白羽,却是剧烈的喘着粗气,在正面抗衡之下,先天高手的威势还是比他要强大很多,让他有些疲于应付。

  “不行,再这样拼下去,就算我干掉了龚云,也一定会被周然杀死的。”白羽心念急转,要不要施展雷霆手段,出其不意的先杀死龚云?

  不过,想了一下,白羽还是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方法,就算冒险施展虚幻,出其不意的击杀了龚云,那么施展完虚幻之后,自己一样也处在虚弱状态,依然无法逃脱周然的追杀。

  怎么办?难道就这样等死?

  就在白羽思索之际,小青的意念传了过来:“大哥哥,你杀掉龚云,我去拦住另外一个武者。”

  “嗯?”感受到这个意念,白羽扭头,望了一眼此刻安静下来,正趴在地上的小青,心中却是一动。

  “好,就这么办。”白羽点了点头,然后再次跟龚云厮杀在了一起。

  “小子,你要是识相的话,就将你身上的所有宝物都交出来,这样我就放你一条生路,如何?”龚云此刻伤势加重,出招间,速度也缓慢了许多,所以,才这般说道。

  “哼,你上次逼得我九死一生,这一次,你必须死。”白羽不为其动,下定决心,一定要击杀龚云。

  正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十倍奉还,白羽信奉的就是这个原则,既然你龚云屡次要置我于死地,那么,我必然也不会放过你的。

  看见白羽那势必要不死不休的眼神,龚云心中一惊,若是再继续跟其斗下去,估计就算自己能够获胜,最后也肯定是惨胜,这样的结果可不是他想要到的。

  “周然,我们一起上,尽快的干掉着小子,不然后面的武者赶上来,他身上的宝物我们就无法独吞了。”龚云抽身而退,避过白羽的长枪,朝着周然喊道。

  不过,周然却当做没听到一般,悠哉的站在那里,闭目养神。

  “周然。你还不赶紧过来帮忙。”龚云见状,眼神一寒,怒道。

  依旧站在那里没有动,周然心中冷笑着,让你不给我面子,你还是赶紧死了吧,这样我就可以把所有的损失都推倒你身上去了。

  原来,周然根本就不打算帮助龚云,他打算将这一次禁断地窟的所有损失都推到后者身上去,同时,等白羽跟龚云两败俱伤之后,他再坐收渔翁之利。

  当真是好算计,本来带队的职务就是龚云的,只不过当时龚云不在,他周然才暂时担任而已。不过,后来在禁断地窟当中又碰到了龚云,那带队的职务自然又还给龚云了,然后嘛,他们在龚云的带领下,才死了那么多的弟子的。

  这样一来,一切都与他周然无关了,同时,等龚云跟白羽两败俱伤之后,他还能得到一些宝物,这让他非但无过,还有大功呢。

  “哈哈。龚云,当真是得到多助,失道寡助,你看看你,连自己门派的人都看你不爽呢。”白羽大笑两声,看来这个龚云做人做的真的很失败啊。

  q酷#R匠l¤网+永●z久l2免V!费LH看小!说F

  “住口。”龚云大怒,然后施展元力对着白羽猛攻了起来,此刻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已经看出了周然的想法,若是不赶紧击杀掉白羽,然后寻机走脱,估计,周然就会对他下手了。

  此时,他后悔啊,后悔不该让马胜跟冯成离开的,若是那两人还在的话,就算给周然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动这样的心思啊。

  “哈哈,死吧。”白羽眼中寒光一闪,持着长枪以舍我其谁的架势,刺向了龚云。同时白羽心中对周然也有了一些忌惮,此人心机深沉,心狠手辣,一定不能让他活着走掉,不然的话,他肯定会在风云谷的高层面前,把自己捅出去的。

  白羽刺出的长枪势不可挡,刚刚他就跟小青说好了,立马施展虚幻击杀龚云,然后由后者突然袭击,争取一击杀死周然。

  白羽的这一枪,一去,就是所向披靡;一去,就是不死不休。

  “来得好。”龚云心中一喜,先前白羽根本就不会如此跟他拼斗,让他白白的消耗了元力,此时他巴不得后者能跟他一击决定胜负呢。

  “风卷残云。”

  一声大喝,龚云手中的匕首之上,青色的元力吞吐,一时间,仿若狂风大作,将其衣袍吹拂的无风自动。

  撕拉。

  龚云的匕首化为一阵飓风,将白羽整个的吞没在了其中。

  见得此幕,龚云心中稍微放松了一点,风卷残云是他们风云谷的专属武技,据说,当初有一位风云谷的先天前期弟子,习得了风卷残云的精髓,后来跟别人争斗之时,竟然利用这一武技,将对面先天后期的高手一招秒杀掉了,由此可见,这门武技的厉害,同时,龚云虽然只是习得了一点皮毛,但是依然势不可挡。

  不过,他才刚刚放松了一下,一柄长枪就由他的身后,直接刺穿了他的心脏,阴森冰冷的枪头从他的前胸透了出来,同时还携带着一股血雾。

  “不……不……不可能!”龚云大睁着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同时又带着无尽的怨念,然后不甘的倒下了。

  而在龚云倒下之后,被其武技击中的身影却是化为无数黑色的莲花,飘散在了空中。

  这一幕,让得在后面观战的周然瞳孔猛缩,他的心中突然产生了一股不好的预感,莫非自己的算计要失败了?

  就在其这一失神之际,不知何时绕到其身后的小青却是抓住机会,犹如一支离弦的利箭一般,对着他猛冲了过去。

  周然虽然失神了片刻,不过,做为先天后期的高手,他自然非常了得,听得身后破空之声传来,他当即在地上一个翻滚,然后在腰间摸出一柄铁扇,就对着身后挡了过去。

  先天后期的高手绝对不是先天前期的武者能够比拟的,只见周然手中的铁扇之上一股强大的元力透出,形成了一个护盾,将其护在了其中。

  而等其做完这一切之后,小青才撞在那铁扇之上。

  顿时,一股能量自两者相撞之处肆掠而起,在地上耕出了数道数寸深的沟壑。

  周然也利用撞击的力量,退的远远的去了。

  “什么东西?”周然脸色微变,心中后怕不已,刚刚偷袭他的东西,蕴藏这一股强大的力量,让他心有余悸。

  然,当他定睛看出之时,却是发现,偷袭他的竟然就是刚刚那条在地上翻滚的小蛇。

  “好畜生!”周然目光扫过白羽,发现他此刻正脸色苍白的坐在原地调息着,身上更一点元力波动都没有了,他知道,刚刚的战斗肯定已经将其丹田当中的元力消耗完了,此刻,阻挡自己的也不过一条小蛇而已,又有何惧?

  他那里知道,此刻的小青已经不是从前的小青了,经过了七星白莽精血的洗礼,它已经完全的脱胎换骨,修为也暴增到了二阶上位,相当于人类的先天后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