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刀跟火凤相撞,一股灼热之感随着刀身迅速的传到了白羽的手上,这让他一阵的骇然,然后他来不及多想,一把就松开了手中的刀。

  就这一会儿,白羽便感觉一股狂暴且灼热的力量从手中传入了体内,让他的经脉都微微有些灼痛。

  “好险,若是再慢一点,估计我就要被那灼热力量烤成烧饼了。”白羽一阵的后怕,不过也幸好那火凤被劈了一刀,消散在了空中,不然的话,估计他早就被烤成木炭了。

  雕像见状,似乎有些不满,然后再次的将弓拉成了满圆。

  “还来。”白羽淡然的面容带上了一些惊秫,刚刚的那一击就让他差点被干掉,要是再来几次,自己肯定抵挡不住啊。

  雕像可不管那么多,他的使命就是杀死闯入这里的人,一个不留,所以,他将手中的弓拉成满圆之后,便毫不犹豫的发射了出去。

  顿时,又一只浑身都燃烧着烈火的凤凰对着白羽扑了过去。

  紧紧的盯着扑来的火凤,白羽眼中闪过了一抹疯狂。

  “我还有大仇未报,怎么可以就这样死在这种鬼地方。”白羽不做多想,一把拾起温度还十分高的百战刀,不顾被烫的冒烟的双手,心中掠过一抹坚定。

  一时间,白羽心中一片空灵,体内九幻惊雷自行运转,让他的气势节节攀升着,终于,在某一刹那,他的气息变得强大了起来。

  “奠基九重。”白羽心中一喜,没想到在巨大的压力面前,他竟然突破了屏障。

  不过,就算达到了奠基九重,估计,他也很难打倒那个大家伙啊。

  火凤划出一道亮丽的轨迹,对着白羽爆冲了过来,同时间,白羽虽然知道自己就算突破了,也很难抵挡的住,但是他还是做好了战斗准备。

  想让他死,至少也得掉块肉!

  然,就在火凤即将再次跟白羽手中的百战刀相撞之际,后者身后的赤凰三弦琴却是发出了一种怪异的力量。

  火凤本来已经到了白羽面前了,但是在感受到那股力量之后,竟然绕了一圈,对着白羽后背的赤凰三弦琴而去了。

  “想偷袭。”白羽心中一惊,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火凤还有自主的意识,竟然还知道躲开自己的刀,绕道后面去偷袭。

  不过,下一秒,白羽就傻眼了。

  只见那火凤在飞向白羽身后之时,竟然迅速的化为了一股神魂力量,然后没入了赤凰三弦琴当中。

  “嗯?”白羽立刻就将赤凰三弦琴取出,然后将包裹着后者的黑布扯掉。

  不弄清楚刚刚那是怎么回事,他可不会安心,谁知道那携带着恐怖热浪的火凤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偷袭他一下呢。

  扯掉包裹赤凰三弦琴的黑布之后,白羽发现,残琴上本来十分模糊的那个凤凰图案竟然清晰了几分,同时,整架残琴也多了几分灵动的气息。

  “小弟弟,赶紧将那只傀儡身上的那把弓抢过来,竟然敢将我的神魂封印成一根弓弦,真是可恶。”

  就在白羽思索这是怎么回事之际,一道声音将其惊了起来。

  “谁?”白羽刚刚经历了雕像都能行动的事情之后,对于突然出现的声音更是提起了十二分的小心,此刻听见陌生的声音,他立刻便警觉了起来。

  一个雕像都这么难缠了,要是再来一个,那还不把自己给踩扁啊。

  “小弟弟别怕,我是赤凰九弦琴的器灵,不过因为赤凰九弦琴已经分成了数段,所以我的神魂也被迫陷入了沉睡。”

  “赤凰九弦琴的器灵?”白羽将目光落在自己身前的残琴之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对,那把弓的弓弦本来是赤凰九弦琴的一根琴弦,同时,我的神魂也有一份存留在那根弦里面,要是能得到那根弦,我就能勉强苏醒了。”赤凰九弦琴之上,那只模糊的凤凰本来已经清晰了很多,但是说了一些话之后,似乎有变得模糊了起来。

  “可是那大家伙我打不过啊。”白羽有些无奈的道。同时,他心中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一下赤凰九弦琴的器灵,不过现在还不是问的时候,如今最关键的还是先解决了那个大雕像再说。

  “那个雕像是一只傀儡,你只要能够将他的意识击散,他就没用了,好了,我刚刚恢复的能量快用完了……”

  话还没有说完,声音就戛然而止了,显然,赤凰九弦琴的器灵已经再次陷入了沉睡。

  不过,虽然赤凰九弦琴的器灵没有告诉白羽如何击退雕像,但是后者却注意到了意识两个字。

  “如果是意识的话,不知道我的神魂能不能将其摧毁。”白羽心中一想,然后神魂便透体而出,在其身前化为了一株黑色的莲花。

  神魂化成的莲花刚一出现,那雕像眼中便拟人般的闪过了一抹惊恐。

  这一幕刚好被白羽看在眼中,当即,他心中暗道有戏,然后意念一动,黑莲魂真便带着重重叠影向雕像飞射而去了。

  很轻易的,白羽的魂真便刺入了雕像的脑海当中。

  同时,在雕像脑海当中的某一处,白羽果然看到了一团十分弱小的意识。

  也许雕像存在的年代太过久远了,所以给他种植的意识也已经弱小的不堪一击了,白羽只是意念一动,那团弱小的意识便被摧毁,从世间完全的消失了。

  在意识消失的同时间,本来散发着强大气势的雕像也犹如没有了灵魂的躯体一般,真正的成为了一尊雕像。

  “早知道是这样,我早就将这个大家伙干掉了。”白羽将神魂收回之后,却是露出了一丝苦笑之色,亏我先前还跟其大战了一场,那里知道这家伙是有弱点的呀。。

  定了定神,白羽的目光落在了雕像手中的大弓之上,然后他试探了几番,看看雕像是不是从此以后就真的成为了一尊雕像,而不是一只傀儡了。

  试探了几番之后,白羽松了一口气,看来没有了意识的操控,其真的就只是一尊雕像而已。

  将大弓还有那柄长枪从雕像傀儡手中取下,白羽把大弓上面的弓弦拆了下来。

  弓弦被拆除的一刹那,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封印被解除了一般,整根弦向着赤凰九弦琴靠拢了过去。

  光芒一闪,原本只有三弦的赤凰九弦琴竟然又多了一根弦。

  看见此幕,白羽知道,先前的器灵没有骗他,这根弓弦果然就是赤凰九弦琴的一根琴弦。

  也许才刚合为一体,两者还没有完全的融合,所以赤凰九弦琴的器灵暂时还没有苏醒。

  趁着这个时间,白羽打量起了从雕像傀儡手中取下的长枪。

  长枪样式比较古朴,枪身之上还有着一条盘延的大蛇,大蛇显得十分凶狠,将整杆长枪都衬托的十分狰狞。

  “好枪!估计比起我的百战刀也不遑多让。”白羽看着手中的长枪,有些爱不释手。

  比起刀来,他更加的喜欢枪。

  也就在这时,藏在白羽手中的小青突然探出了头来。

  小青吐了吐蛇信子,窜到了地上,然后有些犹豫的在原地转了几圈。

  白羽跟其心灵相通,自然知道小青在想什么。

  “既然你想要那滴鲜血,我就帮你拿过来吧。”白羽哑言一笑,小青即渴望那滴鲜血,又对其有些害怕,此刻正在犹豫当中呢。

  白羽将手中的长枪放在地上,然后提着百战刀就向着石室最里面的那滴鲜血走了过去。

  此刻,他显得十分小心,他怕这里突然再冒出什么奇怪的东西来偷袭他。

  不过,显然他小心过头了,这石室里面除了那雕像傀儡之外,并没有其他机关。

  白羽走到那滴鲜血之前,然后望着被光阵托举在空中的那滴殷红。

  离近了看,鲜血之内一条若隐若现的小蛇在里面自由的游动着,同时,一股强大的力量也自鲜血之内散发出来,那强大的力量散发出来之后,被光阵吸收,然后似乎又被传到了其他地方。

  “果真神奇。”白羽目露凝重之色,那滴鲜血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只洪荒猛兽一般,若是没有光阵的束缚,恐怕那滴鲜血只是散发出的威势就足以将这间石室给摧毁了。

  不过,就算如此,白羽还是准备伸手将其给拿出来,看小青的样子,这滴鲜血绝对对它大有裨益。

  若是小青强大了起来,白羽自然也就多了一张保命的底牌。

  就在白羽伸手触摸到那光阵之时,赤凰九弦琴的器灵也刚好苏醒了过来。

  当器灵看见白羽的动作,却是惊恐的立马阻止道:“赶紧停下。”

  闻言,白羽立刻将要抓住那滴鲜血的手掌条件反射般的缩了回来。

  他回过头,却看见一只散发着炽热能量的小凤凰正翱翔在赤凰九弦琴的上空。

  “赤凰,你醒了。”白羽见状,退到了残琴旁边,他还有很多问题要问赤凰九弦琴的器灵。

  “你怎么知道我叫赤凰?”火凤警惕的望了白羽一眼,她感觉眼前的这人气息有些熟悉。

  “我是龙灭九天琴的主人。”白羽不以为意,淡淡的道。

  “龙灭。”赤凰思索了一下,它已经知道眼前的人是谁了。

  龙灭九天琴跟赤凰九弦琴在上界之时本就是一对,分别在白羽跟香儿的手中,这也是赤凰觉得白羽的气息熟悉的缘故,因为在上界之时,他们基本上都在一起,没有分开过。

  “赤凰,你怎么会掉落到下界来的?”白羽心中有些期待的问道。

  “你施展秘法,到下界来之时,香儿的灵魂也逃了下来,而我,也自然就跟着下来了。”赤凰苦笑一声,答道。

  &酷N/匠:网t…正*。版4;首*发%9

  “香儿的灵魂也来下界了?”白羽闻言,心中一喜,然后道:“那香儿夺舍到躯体没有?”

  “没有,她的灵魂被一些人困在了某个地方,似乎是要等她的灵魂衰弱了之后,用其炼制什么邪恶的宝物。”赤凰道。

  “是谁那么大的胆子?”白羽的脸上闪过了一抹冰冷的杀机,甚至连他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许多。香儿就是他的逆鳞,谁碰,谁就要死无葬身之地。

  “不知道,我还有五份神魂没有回归,所以不知道她的灵魂被困在了那里,也不知道那些是什么人。”赤凰摇了摇头,道。

  “就一点消息都没有?”白羽本来听到香儿的灵魂还没有被上界的人摧毁,心中有一点小激动,此刻却一下子就被浇灭了。

  “有,不过,这可不是好消息。”赤凰顿了顿,接着道:“因为没有肉身的温养,香儿的灵魂会逐渐的减弱,五年之后,她的灵魂便会十分弱小,而到那个时候,她的灵魂只有两个结果,一个就是自然的烟消云散,另一个,恐怕就是被那些人炼制成邪恶的宝物了。”

  “五年之后香儿的灵魂就会消散?”白羽一急,心中却是乱成了一团麻花。

  “是的。你要是想救她,就要在五年之内找到我丢失的其他五根琴弦,那里面分别有着我的五份神魂,只要我神魂全部回来之后,我就能带你找到她了。”

  “香儿。”白羽听了之后,失神了片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