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过,一招足可以制天下。

  樊天只有一招,就是游戏中的普通攻击。

  出拳,出脚,最简单的招数。

  流氓们上前来,然后樊天出手,倒下。

  最机械的出手,但是是最有力的出手。

  对方一伙人决定团结起来一起来对付樊天。

  樊天表现的很强势,不把对方放在眼里,只是一味的出拳出脚。

  对方一个人在地上找到了一块砖,突然对着樊天就是一下。

  樊天感觉到了危险,身子一偏。

  砖头没有打中樊天的头部,而是直接结实的敲在了樊天的背部。

  力道之大,砖头都两半了。

  樊天没有回头,继续面对着前方痛打着对方的几个人。

  大汉看到了这一幕,惊奇的看着樊天,却没有出声,而是继续前进,一拳朝着对方一个人轰了上去,对方喷出一口血,倒地。

  那个用砖的人看到樊天没有任何反应,有点生气,但是更多的是恐惧,恐惧樊天为什么没有感觉到疼痛,恐惧樊天现在像个死人。

  樊天不是没有感觉到疼痛,相反,他现在疼的快要死了。

  只不过,现在的樊天要做的只是造势,给大汉造势。樊天的这几招虽然杀伤力大,但是太过用力,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那种,撑不了多久,况且自己身上的伤已经不容许自己再进行下一次进攻了。

  而这场战斗的最后,还是要看大汉的发挥。樊天自己能够吸引多少人,樊天完全不确定。

  这时,那个用砖头的人因为太过恐惧加上激动,竟然又像发疯一样,拾起地上的一半砖头,疯了似的扔向樊天。

  距离之近,就像用匕首杀人一样,除了躲,别无他法。

  大汉这个时候看向樊天,分神了。

  樊天知道后面的那个人的动作,不过自己不能躲,多了就失败了。

  对方那些人都是过着能过一天是一天的态度,加上大汉以前揍过他们,今天自己戏耍了他们,新仇旧恨,势必会下狠手。

  要想完全制住他们,就要装作超神的样子,然后让大汉把他们一个个解决。

  所以樊天决定不躲了。

  不过这砖头真的很疼,这一下,自己要一个月不能躺着睡觉了。

  有时候,当你对一些坏事做好了准备时,坏事往往不像你想象中的那样不可堪言。

  樊天用尽全力绷紧身上的肌肉,只是为了让自己好受一点。

  樊天咬紧了牙,他妈的,真疼!

  樊天的眼泪快要出来了,但是他现在不能掉眼泪,一掉眼泪就会暴露,为了最后的胜利,樊天强压住眼泪,使劲翻白眼,遏制眼泪,遏制疼痛。

  这边的大汉对樊天的反应十分佩服,大汉不是矫情的人,他立刻反应过来,用极快的速度向那几个人冲刺去。

  大汉的进攻能力果然不是盖的,难怪能单挑五个人。

  用手抓住一个人的脖子,不管其他人的拳头,大汉用膝盖用力不停地撞击对方的腹部,不顾其他人在自己已经受伤的身体上继续捶打,闭上了眼睛一边撞击一边发出沉醉于发泄的咆哮。

  大汉感觉到越痛,就越用力,越快,用他那坚硬的膝盖狂暴的捶打着对方的腹部。

  对方一边痛苦的嚎叫,一边向地上吐苦水。

  大汉也不好受,毕竟自己身上还有一个人的同时攻击。

  樊天眼神中没有光芒,只有狼子一般的渴望。

  因为疼痛的缘故,樊天本应该会自然反应流出眼泪,但是那种晶莹的光芒会让所有人知道樊天害怕疼痛。

  所以樊天绷起自己身上所有的肌肉,和眼部的肌肉,然后直勾勾的盯着前方。

  果然有用,樊天成功的吓住对方,而且同时还能用拳头击打对方。

  更0新最1z快上Bq酷F=匠网…f

  对方不知道樊天现在是什么情况,所以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再加上刚才樊天挨的两次砖头看起来对樊天没有什么影响,导致对方一行人更加惶恐。闻着樊天身上散发着的恶魔气息,看着樊天眼中的饿狼眼神,整整七八个人竟然被唬住不敢上前。而樊天身后的那个扔砖头的人竟然吓得说不出话,眼睛涣散无光。

  在常人眼中,这种爬起本来就是一种逆天的行为,但是对于樊天,对于樊天内心的那个黑影来说,这就是一场戏。

  一场戏,随便切换角色,随意修改剧本,任何出场的人物都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

  樊天问黑影:“你是不是神?”

  黑影好像在淡淡地笑,好像在淡淡地吟唱。一会,黑影充满了敬意和虔诚说:“我不是神。”

  樊天又问:“你不是神,为什么还在我体内,为什么还能让我爬起来?”

  黑影笑了,说:“我不是神”,顿了顿,又说:“但你是。”

  顿时,樊天感觉到了一股滔天的力量,让他出拳的速度和力道大增,而且,樊天背部的伤竟然奇迹般的被修复了。

  樊天感觉浑身充满了力气,也充满了戾气,于是他突然大喊:“啊!你们今天都得死!”

  大汉也被樊天的情绪鼓动了,拼命撞击着前方的人,现在的他,完全不讲究什么拳法和脚法只是用着最原始的进攻方式,凭借大力和身体在几个被吓傻的人中间尽情的厮打。

  这就是樊天的号召力,这就是他自己的优势,这就是樊天成神成王的根本,由于这股真正的戾气,樊天仅仅凭借气势就赢了这次。

  对,顷刻之间,对方全部瓦解,全部在地上翻滚,还剩下一个,刚才那砖头的那个,裤子前边湿了一片。

  已经不再需要多做什么了,樊天舒了口气,对着大汉说:“我叫樊天。”

  大汉穿着粗气,由于疼痛皱着眉头,不过还是轻巧的说:“王东。”

  樊天咧嘴一笑,说:“东哥!”

  王东摆了摆手,说:“别,别这么叫我,你才是天哥,真霸气!”说罢王东竖起了大拇指。

  樊天说:“这哪里好意思,东哥你大我这么多。”

  王东一伸手,说:“先上车,我们先离开,省的一会有警察来看见了。”

  樊天跟着王东上了车,不经意的看向了地上的人,眼中有光亮闪过。

  樊天自言自语:“应该是我想多了吧。”

  樊天上了车,在重新飞驰的车上,沉默不语。

  王东说:“天哥,你是我长这么大以来见过最牛的人,虽然我比你大,但是我服你,以后随叫随到,虽然实力不济,充个数总是可以的。”

  樊天说:“东哥客气了。”却没有回绝。

  王东看着樊天答应了,很高兴,说:“天哥,记下我手机号。”

  一切完毕后,樊天沉声说:“我还得去学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