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天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天已经快要亮了。

  睁开眼,灯还亮着。

  这是哪里?

  富丽堂皇,就好像天堂。

  可是这不是天堂,因为樊天身旁还有个人,女人。

  她只穿着睡衣,但是樊天感谢她还穿着睡衣。

  她睡着觉,但是樊天感谢她能睡着。

  一看自己,连睡衣都没有。

  酷fr匠1;网永久MG免费`看小M说

  自己健壮的胸膛上,盖着一个女人的手。

  白嫩柔滑,顺着手臂向上看去,一个女人面朝樊天,秀发散乱的覆盖在女人的脸上和樊天的手臂上。

  女人睡得很熟,面色安详,配上天使般柔美温柔的脸蛋和凹凸有致的身材,就是那种最铁石心肠的人也会动容。

  睡美人。

  但是樊天并没有动心,他只是看向自己的下体。

  幸好,还有个裤头。

  樊天松了一口气。

  再一看,昨天穿的不是黄色的内裤吗?

  这个是天蓝色的。

  樊天心想:完了,全身都被看光了,没有做什么事吧?

  头上阵阵撕痛,樊天一摸头,痛的大叫一声。

  这一叫,把女人惊醒了。

  就是昨晚那个红颜祸水,让樊天一打五的女人,她嘤叫一声,像一只慵懒的小猫,用优雅的姿态舒展了完美无缺的身材,让樊天看的有点头皮发麻。

  女人睁开眼,那双美眸中泛出浓浓的温柔,脉脉含情的看着樊天。

  樊天用他的强大的心里素质顶住了对方的电击。

  女人看着樊天,突然莞尔,说:“我叫温歆,弟弟你呢?”

  樊天心里一惊,不就是凌小鹏的梦中情人吗。

  但是他表面上装作没听说过,也是阳光一笑。说:“姐姐我叫樊天,你叫我小天就行了。”

  温歆扬起了好看的眉头,说:“哦?樊天?这个名字好听哦。”细声细语的,就像撒娇一般,让樊天不住的想把她拥入怀中。

  樊天确信,他爱上了这个女人,虽然他知道这女人是毒药。

  不过眼下他还是需要和这个女人保持距离,知己知彼才安全。

  樊天装作不好意思的笑着说:“我叫你歆姐好吗?”

  温歆甜甜一笑说:“好啊,我还要感谢你昨晚救了姐姐呢!”

  樊天又装作很乖的样子说:“姐姐这话就见外了,你是林风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救你是应该的,昨天,姐姐没有受委屈吧?”

  樊天的言外之意是,我昨晚有没有和你做什么事。

  温歆好像没听到,温柔的说:“和林风只是认识罢了,但是现在我是你的姐姐。”她叹了口气说:“昨天晚上那几个男人是我原来的几个同学,没想到他们这么流氓……但是幸好被你救了,你昨天好厉害,一打五还这么轻松。”温言细语的,让樊天感觉到了母性的关怀。

  樊天笑了笑,说:“我不会打架,只会拿东西打人。”

  温歆眼中闪过关怀,紧张的说:“对了,我看看你的伤。”

  说着起身把樊天按倒,,让樊天侧过身背对着自己,把自己的身体贴在樊天身上。

  大早上的这种刺激真的很爽,也很不爽。

  樊天忍得很难受。

  温歆用葱葱玉指轻轻抚摸着樊天头上的伤口,眼泪就掉了下来,柔声问:“很疼对吗?”

  眼泪坠落到樊天的脖子上,凉凉的,又感觉热热的。

  樊天轻声问:“歆姐,你哭了?”

  温歆哽咽着说:“没有,小天,真的很对不起,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

  樊天听着温歆的声音,那柔柔的声音,不知怎么就想起了自己的妈妈。

  没有一丝印象,只是空有一个轮廓。

  如果是她的话,也会抱着自己的脑袋心疼的哭吧?

  也会像这样用手指轻轻抚摸,轻轻游走吧?

  也会用嘴缓缓的呼气吹拂伤口吧?

  也会将眼泪掉落到自己身上吧?

  也会一整夜睡在自己身边吧?

  温歆现在给她的感觉,就像是母性的仁慈柔美的爱,轻轻吹拂,不带一丝杂质。

  樊天心里突然酸酸的,鼻子有点不舒服。

  温歆还在旁边落泪,边轻声诉说着自己对樊天的歉意,边用玉指轻柔的抚摸樊天。

  而背对着温歆的樊天,眼泪默默流下,小溪潺潺响,不带一丝杂质,不惹一丝尘埃。

  眼泪成河,流到脸上的泪水蒸发化作悲伤,化作心酸,化作怀念。

  两个人都在落泪,两种悲伤在房间里盘旋升华。

  温歆察觉到了樊天的沉默,于是探过身去看着樊天,看见了樊天眼角的源泉,哽咽着说:“小天,你怎么哭了?”

  樊天再也承受不住,猛地转过身来,抱住温歆,将头埋进温歆的怀中,嚎啕大哭。

  馨香满怀,樊天感觉到了两团,但是他没有邪念,只有对母亲的渴望。

  温歆一愣,但是很快反应过来,也伸出双臂紧紧抱住樊天,温柔的抚弄樊天的头发,用温柔满含爱意的眼神看着樊天。

  樊天第一次哭的凶狠,像他打架时的凶狠;第一次哭的歇斯底里,像他被捅两刀后爬起的歇斯底里;第一次哭的大声,像他半夜游迹在大街上大喊大叫的大声。

  温歆一直温柔的抱着樊天,轻轻地拍打着樊天的背部,就像哄小孩子。

  樊天哭到浑身乏力,哭道天昏地暗,感觉自己很失态,就偷偷的看着温歆。

  温歆温柔的说:“还哭吗?别偷偷看我!哭就继续哭吧!”

  樊天被发现了,不好意思再哭了,便将头从温歆怀中拿出,虽然很不舍,但是也不敢再把头放在里面了。

  看着仍然在不停抽噎的樊天,温歆柔声问:“想起了什么伤心的事吗?”

  樊天点了点头,说:“想起了妈妈。”

  温歆问:“妈妈怎么了?”

  樊天抽噎着说:“我也想知道,但是我没见过她……”

  温歆听见了樊天的话,又一次把樊天搂入怀中,含情脉脉,柔情似水,轻声说:“小天,以后,我就是你姐,我来照顾你。”

  樊天沉默。

  其实他是在感受那两团巨大

  还不停地用连蹭来蹭去。

  温歆知道樊天在干什么,却搂的更紧了,满含爱意的看着樊天。

  如果樊天是个泡妞高手的话,他会知道这一招叫做唤醒女孩子心中的母性。

  感觉的确很好啊,樊天心想。

  温歆抱着樊天,不一会问道:“小天,感觉怎么样?”

  樊天含含糊糊的说:“什么怎么样?”

  温歆脸红红的,柔声说:“软不软?”

  樊天幸福的说:“软!”

  嘴张的太大,不小心咬了一口。

  这下,两个人都愣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