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今天我就教教你,怎么低头,看见大人要绕道,你老婆要上交。”男人说。

  樊天说:“说实话,就你们几个,我还真没放在眼里。我前几天杀了四个人,今天刚从医院出来,因为我晕血,希望你们的血不是红色的。”

  几个男人哈哈大笑。

  一旁的女人却满含爱意的看着樊天,不知是真的还是装的。

  坐在林风对面的媚儿已经起身,在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正在装的樊天。

  你不信樊天正在装?

  腿抖得这么厉害,他在跳舞?

  真的没底啊,一对五,虎背熊腰的五个大汉,樊天瘦瘦的,怎么能是对手?

  可是既然都上去了,这个装还是要装一下的。

  一个男人说:“小孩子回家吃饭吧,哥哥不想伤害你,看你这智商也得是很罕见的了,真的不用我们几个出手啊,你自己折腾折腾就得死了。”

  樊天霸气的说:“给我老婆道个歉,这事就当没有。”

  “不道呢?”

  “挨揍。”

  “妈的,今天干死你这个傻货,学别人出来装的吧,你会打架吗!”

  樊天呵呵一笑,说:“各位大哥,先别着急挨揍,我还有一句话。”

  “什么?”

  樊天手脚麻利的抄起一瓶酒,很沉,还是满的。

  见对方还在等待,樊天挥起瓶子照着对方的脑门就劈了下去。

  对方没有提防,这一下是活生生的砸上了。

  )更;新R¤最%快xy上Ru酷《f匠M网

  头盖骨果然比酒瓶硬,酒瓶都碎了头盖骨还没碎。

  只是那个人的血液缓缓地流出,樊天手中的酒瓶子炸成碎片,只剩一个把攥在手里,那个人缓缓倒地。

  还没说话就开人瓢,先发制人,这就是樊天的策略。

  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凭借的就是势。

  让对手猝不及防。

  果然这时对方的站着的四个人都有点楞。

  这小子真敢啊。

  四个人不管倒地的那个,一起朝樊天扑来。

  樊天呵呵一笑,举起手中的酒瓶子的把。

  四个大汉竟然停住了。

  酒瓶子砸完人剩下的简直就是凶器啊,空着手谁上谁得掉点血。

  樊天趁着对方一停,把手上的瓶子把狠狠的摔在地上,声音很响,酒吧里的人都惊呆了。

  这个少年手段很硬啊!

  樊天一鼓作气,又抄起了一瓶酒,如法炮制,朝着离他最近的一个人的脑门上狠狠地劈了下去,力气比刚才还大。

  这个人的头好像不如酒瓶子硬,因为酒瓶子没碎,那人却倒了。

  这是第二个,还有三个。

  但是手上没有武器了,酒瓶子没碎。

  再一再二不再三,对方的三个人看见樊天手中是瓶子,就恶狠狠的上来了。

  樊天只能放下酒瓶子,硬打了。

  这三个人绝对是经常混迹于娱乐场所,经常打架斗殴。

  三个人下手都比较狠,专朝要害打,其中一个人还瞄着太阳穴就上了一拳。

  樊天想跑,但是他却不跑。

  不是因为身后的女人,而是跑不了了。

  已经到跟前了,要怎么打。

  摸黑乱打!

  樊天又想起了李丛嘉的速度,再使劲回想李丛嘉的动作,有一点眉目了。

  来了!

  樊天连忙下蹲,扫堂腿!

  对方没有躲,也用不着躲。

  正常人的力气哪有这么大?还能用扫堂腿把人干倒?

  完了,踢到铁板上了,樊天心想,看来要挨揍了。

  扫堂腿用过之后有很长时间的延迟,更惨的是樊天还踢到了,收脚就更麻烦了。

  好在樊天这一下躲过了太阳穴的那一击,但是另一个人对着他上来就是一脚,踢到了他的前胸,正中胸口。

  力道有点大,樊天不由得向后倾去,但是他拼尽全力让自己不倒。

  一旦倒下了,爬就爬不起来了,等着挨揍吧。

  可是还是晚了,后边一个人又上来一脚,踢到相同的位置。

  不得不说,这下真狠啊,樊天明显感觉到对方是蓄了力的。

  狠到樊天感觉到自己嘴里有点腥,有点咸,想咳嗽。

  对方并没有停,继续上来就是一顿打,樊天只能挨着,在地上站不起来,还被一脚踢到了胸口,他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打对方了,只是盼望着对方会露出破绽或者出现延迟。

  果然还是小混混,没有专门经过训练,只知道闷头向前打,都不顾自己现在的处境,加上酒吧里黑,很快樊天就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

  小爷不是白挨打的。

  樊天突然行动,对着上来的几只脚来了几拳,然后拨开脚们,滚到一边,连忙站起来,又抄起一只酒瓶,神色暴戾,对准最近的一个人砍了下去。

  樊天承认只会这一招,但是第三个人已经倒下了。

  不管黑猫白猫,想当将军的猫就是好猫。

  后两个人已经快要暴走了,几乎还没开始打呢,就剩两个了。

  两个人用最狠的招上来了。

  樊天闪过,朝边上跑去,两个人就追,这次两个人学会了,一人拿起了一瓶酒,追着樊天要打。

  人很多,但是樊天跑的很快,跑到柜台旁边时,突然停下,对着两个人大喊:“后面都是我的人!你们今天死定了!”

  两个人回过头去,看见了一群人,眼中的戏谑和嘲弄在这酒吧中闪闪发光,刺瞎了两个人的眼睛。

  操,上当了。

  可是,待他们回过头去时,看到的是一把椅子。

  椅子劈下来之后,有一个人逃脱了,一个人倒地了。

  那个没有被打中的人连忙闪开,也想拿一把椅子干樊天。

  樊天看见对方想跑,把椅子一扔,小小的蓄了一下力,一脚飞过去。

  踢中了,对方一个趔趄差点倒地。

  又是一脚,这脚是用脚背向上踢的,所以这脚上去,一下子挑到了男人的肚子上。

  男人怪嚎一声,趴在了地上。

  樊天暴戾的性格上来了,他甚至没有想到停手跑路,还是在不停的打,踢。

  樊天边打边骂:“老子的女人你们也想碰!去你妈的!”

  一打五,樊天可是说是胜利了。

  媚儿在一旁看着,她的身旁是一个男人,表情很恭敬。

  “你看他怎么样?”媚儿问。

  男人恭敬的说:“胆识过人,头脑过人,行事流畅潇洒,美中不足,就是他的身手,太差了。”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看来,秦皓那个家伙捡到了个好苗子啊。”媚儿眼神很深邃,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妖媚。

  樊天正在痛打落水狗,就听见那个女人大喊:“小心!”

  樊天回过头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