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

  “京城。”

  “有多牛逼?”

  “牛逼到可以尽情羞辱我们家。”

  “还不怎么牛逼呢!”樊天不以为然。

  “天哥,我相信你的实力,但是京城的家族不是闹着玩的,临西市的任何一个家族都不能匹敌。”

  “你知道我是跟谁混的?秦皓。”樊天说。

  “对啊,你说过,其实,我得承认,秦皓是很厉害,手段,身手,但是,他却脑子,缺个好脑子。”

  “我有。”

  “对啊,我知道你真的牛逼,但是你们没有势力,没有人,怎么能够干倒他们?”林风叹了口气:“你的条件我是知道的,秦皓的身手我也有耳闻,但是,你们没有后台,没有靠山,干个什么事很容易被栽赃陷害的。”

  “你不是靠山吗?”

  “我?天哥,在临西市你就是杀了人我也能给你保出来,可是对上了京城,我自身都难保啊。”林风又想喝酒,被樊天抢了过去。

  “别他妈喝了,受点挫折就喝酒,娘们。”樊天看见林风的情绪不是那么低沉,就开始用他的方式安慰起林风来。

  “天哥,你不知道,我在临西市混的时候,那些人都怕我,敬我,讨好我,可是当我和京城张家起冲突时,一个个都像不认识我,这种感觉真的很可怕,只感觉到众叛亲离。只有你,甚至直接要去干他们,我真的很感动。”

  “我只是知道的少罢了,不理会那么多的利害关系,无知者无畏。”

  “不,你就是知道也会直接上去干他的,我了解你。”林风一副我理解你的样子。

  “你真的了解吗?”樊天心里问道。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个什么。

  樊天没有说出来,他自己的想法,内心的想法。

  就算知道你有多么牛逼,在我眼中都只是垫脚石,因为,我才是最牛逼的。

  樊天和林风相顾无言,对着几个瓶子。

  两个人一个阳光多金,一个刚强男人,很快吸引了一些女人的到来。

  其中有个美女极其妖媚,整个人挂到樊天的身上,呼出的气息就像令人发情的迷药,无法自拔。

  樊天当然难受,当然不是柳下惠,他已经不能再忍了。

  但是,他一动不动。

  这个女人给他的感觉很奇怪,很危险。

  有杀气,却不是对着自己来的,有目的,却好像没有恶意。

  樊天故意色色的问:“大姐姐,你好漂亮啊,身材这么好啊。你叫什么啊?”

  女人小嘴半张,说话时嘴唇不合上反而不停地呼气,对着樊天的耳朵根轻轻拂去。

  气息很小,却比大力士的力气都大,樊天意识到自己很快就控制不住了。

  这个女人魅惑的说:“小弟弟,第一次就问人家名字啊,讨厌啦!不过,看在姐姐这么喜欢你的份上,就告诉你吧,姐姐叫媚儿哦,小弟弟呢?”

  “媚儿姐姐还真的是名如其人啊,这么娇媚可爱。我叫小天哦!”樊天很难受,一边忍着,一边还得和这个女人虚与委蛇。

  “小天弟弟啊,姐姐好喜欢你,以后能不能经常来这里呢?”媚儿说。

  “好啊姐姐,我也很喜欢你呢。”樊天连忙分散自己的精力,看向林风,发现他已经沦陷了,倒在一个女人的胸口中。

  樊天决定逃离,至于林风,他不管了,反正这小子能找到回家的路。

  樊天四处看看,意外的发现了刚才的那个女人,正在和几个男人一起?

  樊天注意力立马转到那里去了。

  这几个男人怎么还动手了?

  樊天一直在看着那边,忽视了自己身上的媚儿。

  只不过樊天掩饰的很好,只是用余光看着那边。

  那个女人好像跟几个男人起了冲突,几个男人一个劲的要去抓女人,那个女人就一个劲的躲,一直退缩。

  樊天还不想起身,怕还会出现什么。

  不一会,那边传来了那个女人的大叫和几个男人的怪笑。

  樊天不能不管了,可是他还想看看这是不是个圈套。

  女人很惊慌,几个男人很无耻。

  应该是真的,不然,那几个男的不会真的下手。

  樊天正在犹豫,上一次的上当已经让他变得行动谨慎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樊天的身体上的反应已经不再凶悍。

  “啊!”女人的尖叫。那几个男人开始动手动脚了,女人一个人怎么能够奈何那些人?

  周围的人好像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声色犬马,五花八门,距离这么近的冲突竟然丝毫看不见,也许是这个酒吧的照明比较差,也许是这声音太过嘈杂。

  女人大喊。

  樊天只是觉得好像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碰了,突然暴怒。

  气冲霄汉,势不可挡。

  最先感觉到的是媚儿,她有点震惊,可是并没有放开樊天。

  樊天什么也不管了,推开媚儿就冲了过去。

  那个女人看见了冲过去的樊天,立马眼泪哗哗留下,对几个男人说:“别逼我,我不想和你们去!”

  A酷D匠%Y网j}首发k'

  怎么看也像是和樊天解释。

  樊天冲到女人身边,喊道:“谁他妈敢动我女人!”心中鄙视着自己就不能换个借口么。

  几个男人很壮硕,看起来孔武有力。其中一个轻蔑的说:“小毛孩,毛长齐了吗?就来学别人装逼?赶紧滚,这不是你该管的!”

  “这是我女人,怎么不管?”樊天掷地有声。

  “傻逼还真装啊,你问问她,是吗?”

  女人泪光涟涟说:“我爱他,很爱很爱。”

  不仅是几个男人,樊天也愣了。

  效果很显著啊。

  不过,这几个男人不好打啊。

  其中一个男人反而笑道:“我说美女,你不能坑害未成年啊!”看看对方没有反应,这个男人又对樊天说:“小兄弟,给你两千块钱,把这个妞让给我们怎么样?你也不吃亏,还可以找别的人是吧?”

  樊天笑了,说:“好啊,既然哥几个这么给面子,我就把她让给你们了,不过,不要钱。”

  “要什么,我们尽量满足你!”这个男人很高兴。

  “把你妈叫来陪我玩玩就行了,我就把她交给你们。”樊天笑的很灿烂。

  这个女人一开始听见樊天答应,害怕的看着樊天,后来听见樊天的提议,不由得感动起来。

  硬碰硬,真男人。

  几个男人不怒反笑:“小子,真不把哥几个当回事啊,你爸妈教你怎么挨打了吗?”

  “我没爸妈,所以没有人教过我该怎么低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