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9M网#首+发…

  樊天自言自语:“已经快要晚上了啊,不如就不去训练了吧。不对,这是秦皓的一个计策吧,我要是不去,就上当了!”

  樊天于是走向基地的方向,路还有很长。

  一步一步的走着。樊天回想着这几天的事情,不由得嘴角挂上了笑容。

  我挨了两刀没死,校花还要倒追我,多么有面子的事情。

  可是,是白给的吗,是这么容易得到吗?

  忧患意识,是一个人源源不断进步的根源。

  满足于现状,永远不可能有所突破。

  你所期望的生活,和你所得到的永远相差很大。

  有所希冀,有所冒险,生命才会有活力。

  樊天知道,如果答应了柳如烟,就意味着自己进入了大家族之间的争斗中了,就无法这样无忧无虑的生活了。

  若是不答应,就不会有这种尔虞我诈,可能会平平淡淡从从容容,可是不是樊天想要的生活。

  答应柳如烟,不能叫做利用,但是最起码有小白脸的嫌疑,可是那又如何?小白脸也是实力。

  可是自己若是答应了,却给不了柳如烟依靠,这无疑是害了她。

  走一步算一步吧。樊天叹了一口气。

  樊天走了几步,手机突然响了。

  拿出一看,柳如烟?

  什么时候存了她的号?

  肯定是昏迷的时候。

  “喂?”樊天接了。

  “小天?是我啊!我到家了哦!你在哪里呢?”一个柔美的声音传来。

  “我在街上的,准备回家了。”

  “我想你了怎么办?”开始撒娇了。

  “想吧,我还有点事,你早点休息,累了一天了。”樊天一笔带过。

  “好,你关心我,我好高兴!明天你去学校吗,我给你带早饭!”柳如烟传来了喜悦。

  “去吧应该,不过早饭就不用了,我在家吃就行了。”樊天不会让柳如烟出现在自己教室里的,他怕被韩羽白看见。樊天还是挺欣赏韩羽白的,不想和他有什么冲突。

  “那好吧,你要多休息哦,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委屈自己啊!”

  “嗯,我知道了,我这里还有点事,先挂了。”察觉到对方有点要说什么话的冲动,樊天抢先说道。

  “哦,那好吧,我一直在想你哦!”柳如烟的女神光环完全褪去了,只剩下小女人的娇柔和痴情,让樊天很受用的同时,也让樊天有点怀疑。

  刚挂电话,接着一个电话就进来了。

  “喂,怎么了林风?”

  “天哥,陪我出来喝一杯吧!”林风的语气有点不正常。

  “行,在哪里?”樊天听出来了,没有多问。

  “星辰酒吧,来就行了。”林风挂了电话。

  情绪不对啊。可是自己要去训练的。

  转念一想,秦皓这个人不是厚道人,自己如果去训练的话,他肯定不在那里。

  自己要是不去,他有可能就在那里了。

  反正横竖都是死,不如不去了。

  樊天大踏步走向了闪闪发光的闹市。

  ……

  现代生活纸醉金迷,没有下限。

  淫雨霏霏,不,是淫雨霏霏,更确切的是淫欲霏霏。

  享受夜生活的人们不在乎天长地久,不在乎自己的他(她),他们只是想在劲爆的dj节奏中将自己的欲望和压力击打出来,将音符排成挥洒激情的舞姿。

  每个人的舞姿交织在一起,每个人的酒调和在一起,每个人的激情汇成整个酒吧的喧闹气氛。

  樊天虽然喜欢酒吧,但是也讨厌。

  樊天喜欢酒吧里的女人,讨厌酒吧里的男人。

  因为他是男的。

  男人,猎艳;女人,钓鱼。

  各种各样的猎物摆在面前,活灵活现,等待你的来临。

  樊天进来了,不起眼的他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

  毕竟,一个衣着普通长相不出彩的人,到哪里就是一眼就带过了。

  林风不一样,帅气的脸庞出众的气质再加上一身名牌足以让一些打扮成熟暴漏的女人追到身边,他却理也不理,眼睛只是看着门口,眼神忧郁,却更加秒杀那些女人。

  樊天进来后,他就喊:“天哥,这里!”

  女人们都看向樊天,普普通通,只是脸庞很男人罢了,一看就没钱。

  樊天过来以后,林风对几个女人说:“我大哥来了,你们走吧,我大哥不喜欢热闹。”

  下了逐客令,女人们就不好再死缠烂打了,其中一个还说:“不喜欢热闹还来这里……”

  樊天看了看她,妩媚,温柔,如水,微辣,有点动心。

  女人看见樊天,白了他一眼,真是妖精。

  樊天有点受不住,不仅是身体,还有心里。

  樊天歉意的对她笑了一下,女人却眼睛一亮。

  林风大骂:“滚,老子今天心情不好,找大哥喝酒!”

  莺莺燕燕飞走了,那个女人临走还给樊天抛了个媚眼。

  樊天拿起一瓶酒,起子也不用,直接用牙咬开,灌了一阵子,酒先下肚。

  林风也咬开一瓶酒,看了看樊天,面无表情,一口灌下去,空瓶子一放,一声响。

  樊天把半瓶酒推在一边,又拿起一瓶,咬开,灌下,放瓶,一声响。

  林风盯着瓶子看了半天,又盯着樊天看了半天,说:“够兄弟。”

  樊天一笑,把刚才的半瓶酒喝下。

  酒的度数有点高,上头了。

  樊天忍住,这时候不能软下来了。

  林风哈哈大笑,笑声很欢乐,欢乐中透出荒凉,透出隐僻,眼角还有星光闪烁。

  樊天继续喝。

  林风看着他喝。

  有人说过,朋友就是在你遇到困难时站出来关心你嘘长问短的人。

  那种朋友只是一般的朋友。

  真正交心的朋友,会在你受挫时,陪你坐上一晚上,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说。

  问什么?揭你伤疤?自己想说就会说了,何必要跟在身后显得自己很关心?

  将心比心,樊天只是真诚待人罢了。

  一瓶接一瓶,一声接一声。

  周围的人渐渐注意到了两个人,包括刚才的那个女人,她正用好奇的目光看着正在喝酒的樊天。

  樊天喝道第八瓶,不是很醉但是肚子快要崩溃了,他仍然挺住,丝毫不顾自己伤愈的身体。

  林风突然说:“天哥,今天以后,你就是我大哥。”

  樊天好像没听见,继续喝。

  林风停了半天,把樊天手上的就夺了下来。接着就灌了下去。

  停了半天,林风说:“我被我未婚妻羞辱了。”

  樊天看着林风。

  林风又说:“不只是我,我家。”

  “我现在就希望自己可以更牛。”

  “未婚妻有多牛?”樊天问。

  “京城张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