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天一惊。

  “樊天小弟弟,姐姐看你进来了好多次都没有拦着你,怎么这么调皮呢?”

  樊天不是惊,是怕了。

  “这就是说,我每次入侵你都知道?而且,你还调查了我?”樊天回过去。

  “对的哦,你再这样我可要到临西一中打你屁屁了哦?小弟弟,告诉姐姐,你来这个网站干什么啊?这里又没有姐姐的写真。”对方的口吻十分调皮,而且指出樊天的学校,是一种威胁,让樊天十分反感。

  “我对你没兴趣。”樊天回道。

  “可是姐姐对你有很大的兴趣呢!这种手法,这种操作,像极了我的一个朋友哦!说,你的老师是谁?”

  “我不知道,知道也不会告诉你。”樊天是真不知道,那个教他的老师秦皓的朋友一副要死的模样,就差棺材了。樊天从来不问老师叫什么,也不想知道。

  “好嘛,小弟弟还挺有个性的哦,你不说,我只能去问那个残月组的组长了,和你没有关系是吧?”对方的话中带着刀子。

  “你是谁?想怎么样?”樊天有点失控,他和秦皓的关系,知道的人寥寥无几,对方怕是个棘手的人。

  “哎呀,小弟弟生气了哦,姐姐好怕怕哦。小弟弟想知道我是谁吗?”

  “不想。”

  “真的不想哦?姐姐是个大美女呢!身材也很棒哦!”

  “你是怎么知道我和秦皓的?”

  “哦?小弟弟也认识秦皓?”

  “别装了!还有,我不是小弟弟!你也不是姐姐!柳如梦!”樊天揭了对方的老底。

  “哇塞!小弟弟好厉害哦!就在和我胡乱调、情的时候你就已经查到了人家的底细了哦!真是好厉害的哦!”对方反而花痴起来,但是没有否认。

  “好了,我就不和你说了。对于入侵你网站的事,我很抱歉,也应该做出一些补偿。但是,这并不是你可以随便调查我和秦皓的理由。”樊天想了想,回了过去。

  “你都这样欺负人家了,还不许人家了解你一下啊,小弟弟好讨厌哦!”对方仍旧在发嗲。

  “柳小姐,我看不到你的诚意。”樊天下了狠招。

  “好啦,不闹了。我的确是有事情要求你的,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作为你的道歉。”

  “你先说出来。”

  “我想让你跟在秦皓身边,观察他,看看他和谁接触,看看他都干了些什么,可以吗?”

  “不可能,别想了。”

  “为什么,据我所知,你好像对他不是很感冒吧?”

  “第一,我吃他的喝他的用他的,干不出东郭先生和狼的事情;第二,我不会为了你去监视他,因为相对于你来说,他我信得过;第三,十个我也打不过他,监视他就是找死。”

  “就不能通融了吗?人家放下架子求你还不行吗?”

  “你哪来的架子?什么都行,就是这件不行!”

  U看~&正版H章;节va上c酷0V匠(网%

  “真的?”

  “真的!”樊天觉得有点不对劲。

  “那好,我换一个吧。恩……你来帮我吧!”

  完了,上当了。樊天心里想。

  “帮你?”

  “对啊,不用天天工作,我知道你是个学生,虽然不怎么学习。你只需要在我需要你的时候帮我就可以了。”

  “笑话!什么叫需要?你一直需要怎么办?”

  “不会的,我是很有分寸的,不信你去打听打听我柳如梦是个什么样的美女。”

  这女的真自恋,樊天快要吐了。

  因为有先前的话,樊天不好拒绝了,他怕这个女人做出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来,所以试探着说:“那个,美丽的大姐姐,我已经跟着秦皓了……”

  “不要紧的哦,兼职也可以哦!”

  “那,好吧,怎么联系你?”

  “明天我去找你。”

  “哎,别啊!”樊天说晚了,对方已经退出了网站,留下樊天一个人讽刺的停留在界面上。

  这是什么事啊!樊天不自觉想到秦皓,这对他来说是个麻烦吗。

  这个骄傲的男人,不会让自己提醒他的,别多嘴了。

  想到明天就要见到柳如梦,心里还是有点小激动的,大美女,呵呵,别吓死人了。

  樊天索性不去上学了,就四处逛逛。

  大摇大摆,邋邋遢遢。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朝再看举国危。

  樊天心想:如果给我一个妹子,再给我一个房子,顺便给我个车子,妹子生个孩子,闲来找点乐子,我将不会厌恨这个世界。

  多么简单实际的理想!

  樊天都想好了,将来的孩子就叫樊凡,平平凡凡,健健康康。

  樊天心中有个微弱的声音提醒着他:“这不是你想要的。”

  放屁,谁不想简简单单!

  樊天没有想到,也不会想到,身体的变化是因为什么。

  已经接近四点了,同学们正在教室里,或者学习,或者游戏。但在教室里樊天找不到自由的感觉,被书本老师课桌同学禁锢着思想,不是樊天想要的学习。

  樊天很有悟性,学习是不成问题,只是他志不在此。

  樊天边走边想,走到一个僻静的地方,樊天睁大了眼,看着前方。

  你今天捡了钱,明天又捡了钱,这他妈不是运气,是阴谋!

  但是今天怎么解释?

  的确是几个流氓,缠着一个女孩子。

  还是一般的流氓,但不是一般的女孩子。

  流氓很接地气,很不要脸。

  女孩不是一般的美,如诗如画,像仙子。

  女孩眉宇中透出温柔,透出端庄成熟,身材凹凸有致,耐人寻味。

  现在,如画的女孩子被几个下流的流氓围住了,推推搡搡,真是煞风景。

  樊天仔细看了看:这次恐怕是真的了,但是,我却没有勇气了。

  平地一声吼,没在草丛中?

  这不是我风格!

  呵呵一声笑,妖怪没处跑?

  想多了……

  报警?额,错了。

  眼看几个流氓就要退下女孩的短短的衣服,四看周围的确没人后,樊天没多想,站了出来。

  “几个傻逼,敢动我老婆,都他妈活腻了!”樊天大吼一声。

  流氓们回过头来,好像吓了一跳,无声的寂静,只剩下女孩的啜泣。

  樊天义愤填膺,怒视着流氓们。

  几个流氓以为有很多人来,结果只看见一个精瘦的樊天,顿时底气上来了。

  “小子,想挨打吗,不敢管的也管!”

  实际上,色字在头上的男人堪比饿狼,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不然怎么会有色胆包天呢!

  面对几个气势汹汹的男人,樊天生出了退缩之意,他很想一走了之,但是看见那个温柔若水的女孩梨花带雨的样子,樊天动心了也痛心了。

  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樊天浑身发麻,血液流动,战意滔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玲珑临说:

  不好意思,今天只有一更,明天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