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那句话:速度七十迈,心情是自由自在。

  飞起来到不至于,樊天跑在跑道上,只是觉得自己轻了很多。

  十圈,一圈500米,十圈就是5000米,也算是个中长跑了,一般人来说怎么也得跑个二十七八分钟,而对于那些不加锻炼的学生来说,没有半个小时跑不下来。王允儿这么打算,摆明了就是让樊天跑半节课再回来挨训。

  对于樊天,这些不是问题。在原来,樊天的五千米也是强项,现在,有了加成的樊天,唯一担心的就是跑多少分钟既不会耽误自己又不让别人认为自己是偷懒。

  边跑边想,想不出来。

  管这么多还是我樊天吗?我就跑的快了你能怎么着我?樊天顿时不再磨蹭了,用上全力。

  樊天本来只是想看看自己能跑多快,可是跑的高兴了,越来越有感觉,浑身冒出了热汗,呼吸更加均匀,原本要到达七八次极点的他竟然中途只是到了三次。跑完五千米,樊天酣畅淋漓,大呼:“爽!”便朝教室走去。

  樊天还是低估了自己,回到教室,竟然只过了十五分钟多一点,这是个可以完虐大部分青年运动员的成绩。而且以前跑完五千米,樊天累得像只死狗,这一次,只是呼吸急促流汗增多了而已,要说是昨天的药膏起的作用,打死秦皓李丛嘉,樊天都不信。一个可以修复筋骨的,还能提高心肺?但是已经发生的变化实实在在不容否认,唯一的可能就是樊天自己的问题。

  自己?一个普通人能有什么?

  樊天回到教室,迎着一教室人的惊讶的目光,说:“报告,跑完了!”

  跑完了?王允儿是一点儿也不信。对于一个天天趴在桌子上学习的高中生,别说五千米,就是五百米跑下来也得喘上半天,樊天竟然这么快?

  班里的很多人不信,都在窃窃私语。

  王允儿问:“你是跑了五千米,十圈吗?没有少跑吧?”

  话是问题,但是明显就是不相信。

  樊天皱眉:“这种事我没必要骗人吧?我要是少跑,完全可以多在外待一会,可是我这么快就回来了。”

  “那谁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怕我们怀疑,就早回来,顺便让我们知道你跑的快?”说话的这人叫赵云义,是副班长。

  赵云义家境好,乃是家族的继承人,平时飞扬跋扈,仗着自己家里有钱有势随便中伤人,有能力却没人缘。赵云义一直是许箬岚的狂热追求者,但是今天早上发现许箬岚用感情复杂的眼光看着樊天,便以为是樊天对许箬岚做了什么,才导致平日不敢不屑找樊天的事情的他在课堂上公然叫板。

  “你想的就是那样,怎么解释你还是会那样想。再说了,你算个蛋?”樊天是什么话都敢说。

  “樊天!注意言辞!”王允儿怒道,她也是有点相信赵云义的话了。

  这时,班中传出一个洪亮的声音,儒雅不卑不亢:“我可以作证,樊天确实跑了十圈。”声音的来源是一个英俊潇洒,气质翩翩的公子一般的人物,也是全班乃至全校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名叫韩羽白,正如名字,他喜欢白衣服,更是显得出尘,有气度。韩羽白人长得帅,打篮球厉害,学习也好,更重要的是家室,神秘不可测。

  这样一个人中龙凤,会为樊天说话?

  全班都惊呆了,许箬岚也转过头来,惊讶之际,目光不忘在两人身上流连,想看出一点端倪。

  王允儿也好奇:“你怎么证明?”

  韩羽白突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更让全班女生们眼冒星星,韩羽白竟然脸红了,扭捏的说:“其实,我刚才一直在看他跑……”

  全班寂静,时间停止。

  哗——全班人倒地不起,口吐白沫,腐女们眼冒精光。

  开玩笑吧!白马王子,竟然露出了小女生一般的羞涩,还是对着樊天?

  樊天瞪大了眼,不敢相信。林风在后排起哄道:天哥,真厉害,什么时候的事?

  全班气氛达到了高潮。许箬岚睁大了水汪汪的的眼睛想要探个究竟。

  王允儿也无语了:这孩子,心理上是不是有点问题,以前也没发现啊。

  A!酷zS匠@网~唯:,一%正1版☆,{=其#N他都A是盗J"版v

  王允儿说:“你确定?”

  韩羽白说:“我一直在看,他一开始跑得不快,后来突然打了鸡血,跑的和疯子似的,吓到我了……”

  樊天心想:果然是吓到了,都这样了。

  王允儿叹了口气:“好吧,樊天,回去坐吧。还有,韩羽白,以后上课要专心听讲,不要被别人吸引了注意力。”

  韩羽白恢复正常:“好的老师。”

  一场风波就此结束,只不过同学们都对樊天有了一个改观。赵云义是个例外,他记下了这次,原因在于他想做到的事没有做到……

  樊天是不知道别人心里的小心思的,他只是对于韩羽白的突然维护起了疑心。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不求回报的帮助?对于两个不大熟悉的人来说,真的是不大可能。樊天心里想着韩羽白的表态,脑袋快要炸了也没想出来。

  旁边的林风捅了捅樊天,说:“知道他为什么替你说话吗?”

  “为什么?想破头也想不出来啊!”

  “其实,我也不知道……”

  “那你装个鸭毛!”

  “我可以猜啊,你得相信,他小子,是看上你了!”

  “你滚蛋吧,我又不是那个!”

  “可他是啊!不对,我是说,你肯定有哪点对了他的胃口。据我所知,韩大少心高气傲,一般人根本入不了他的眼,可是他为了你,不惜当女人,多么无私!大爱无疆!”

  “你小子就放屁!我是个什么人,小混混都不如!他看上我!也不是没有可能是吧,其实我还是很优秀的,但是,那货是个男的!”

  “这话怎么说的,男的怎么了?为了飞黄腾达,什么不能做的,老头子都行!”

  “那你去!滚开,我要学习了,好好学习,不然将来老婆都娶不上!”

  话是这么说,樊天始终还有点不爽。被林风这么一插科打诨,原来的不快已经消散了,但是韩羽白的确是个问题。樊天偷偷看看韩羽白,那货仍在认真学习,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

  真是个人物啊!樊天心想。

  眼睛一闭一睁,中午放学了。

  林风照例第一个冲出教室,同学们也陆续走了出去,赵云义看看许箬岚,看看樊天,吸了口气也走出了教室。

  樊天没有动,许箬岚没有动,韩羽白本来想动,可见樊天没有动,于是也就不动了。

  三个人静静等待着。

  终于,人都走光了。樊天伸了个懒腰,骂骂咧咧的站了起来:“终于放学了!困死我了”摇摇晃晃的就要出去。

  许箬岚急了,说:“喂,樊天,等一下嘛,我找你有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玲珑临说:

  求支持,会越来越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