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进教室门,樊天就察觉到一双感情极其复杂的眼睛在盯着他,他不为所动,走到自己位上,心想:“许箬岚那个丫头,八成是想找我理论,我可不能被她讹上。”

  今天樊天来的格外早,平时踩着点来得林风还没来。樊天闲着无事,就翻了翻林风的桌洞。樊天和林风早就不分彼此,讲义课本都一起看,因为樊天的书本都找不到了,樊天又一向不学习。相比樊天,林风却是个天才,天天和樊天一起吃喝玩乐,成绩随随便便的就可以考第一,樊天对此不表示嫉妒,只不过是在林风大号的时候不去送纸罢了。

  送透明胶?太俗了!对于林风那种可以用手解决的人,透明胶简直就是神器啊。

  樊天翻出来几张试卷,嗬,考的这么高啊147,这是谁的,哦林风的。嗬,考的真么高啊,47,樊天的……樊天心想:不是小爷我不学,实在是学了也没这么牛啊。算了,风小子这么厉害,我也得学学了,不然一起出去混差距太大了。对了,可以让他让文臣,我当老大,可是这小子打架也很牛。哎吆我去,怎么和这个妖孽搞上了?

  樊天随便找出一本书,数学,认真研究起来,不能说一点看不懂吧,也是比较困难的。

  王允儿作为新班主任,自然要跟紧一点,所以她走进了教室,看看同学们的学习情况。教室里稀稀拉拉的来了二十几个人,见了新的美女班主任都端正的看起了书,唯有樊天在最后一排翘着二郎腿津津有味的看着数学。

  王允儿比较吃惊,这孩子转性了?来得这么早,还在学习?她走过去,樊天丝毫没有注意到王允儿的到来,还在边晃边看书,嘴里嘀咕着。

  许箬岚也很吃惊,要知道,樊天从来就是不学习的,今天破天荒的看起了书,主要是看的还很投入,她看着面露赞许之色的王允儿,又看看投入的樊天,突然发现樊天有一点改变,不由得芳心一动,脸竟然红了。

  王允儿悄悄地对樊天说:“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还学习了?”

  樊天吓了一跳,见是王允儿,便笑道:“不行吗?美女老师?我是男人啊,要赚钱养家的,你不懂一个男人的内心世界,唉。”

  王允儿噗嗤一笑:“还男人呢?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小男孩!对了,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怎么没来上晚自习?”

  没人回答。王允儿一看,这小子在假装学习呢。她心想:小子,现在装糊涂,上课再收拾你。转身回到讲台上,带出一阵香风。

  樊天还没想好借口呢,所以才装学习。他思来想去,决定按实话说。

  时间过得很快,还有五分钟上课了。

  林风差不多该来了,同学们想。

  n“酷匠?p网VF永久C.免`费看小=\说f

  就在这时,门被踢开了。

  完了,林风这小子非要这么高调吗,班主任好不容易来一次。樊天想。

  林风走了进来,走到位上,突然发现了樊天,就好像看见了亲爹:“大哥,天哥,你怎么来了?”

  樊天不客气的说:“行了,想学习了就来了。看你的表情,就跟猫喝了尿一样。我可是好学生!”

  “对。你是个好学生,哈哈,你他妈真幽默,佩服,哈哈!”林风情绪失控了,没有发现王允儿面无表情站在他身后。

  樊天故意坑他:“好了,林风同学,快要上课了,这节课是英语,咱们敬爱的班主任的课,你快准备一下吧,预习一下这节课要讲的内容。”

  林风简直要笑翻了:“我去,樊天你没病吧,你他妈真幽默,还敬爱的班主任,她算个球球,我还预习,我什么时候鸟过她……”

  樊天憋住笑:“那你回头看看几点了吧林风同学。”

  林风边骂人边回头:“后面新安了个表吗……”突然戛然而止,王允儿如门神一般,对着林风敲响了催魂之钟。

  “那个,老师,敬爱的班主任,你是如此的美丽大方,让我情绪失控了。对,刚才说你的话都是樊天教给我的,这小子真坏是吧,老师我替你收拾他,哈哈!”林风谄媚的笑道。

  王允儿瞪了林风一眼,走到了讲台上,这时上课铃响了。

  “上课!”

  “起立!”

  “老师好!”

  “同学们好,除了樊天和许箬岚,其余都坐吧。”

  两人不知所措。

  “昨天晚上只有你们俩没来上晚自习,许箬岚,你干什么去了?”

  “啊,我,昨天晚上家里有事了。”许箬岚脸红红的。

  “哦,以后注意请假,坐下吧。”王允儿也就是随便一问,这种富家千金,怎么管都不好。

  “樊天同学,请问你干什么了?”

  “这,其实我昨天家里也有事……”樊天不好意思道。

  全班哄笑。

  “樊天,编也得合乎情理,你这个借口太低级了!”王允儿怒道。

  “就是有事,不行你打电话问我爸!”樊天实话说了。

  这要是放在别人身上,王允儿就信了。但是樊天是个说谎比尿尿还容易的人,撒个谎连先进测谎仪都测不出来,王允儿决定当众给他爸秦皓打电话。

  秦皓留的电话是座机,王允儿不解,但是还是打了出去,为了揭穿樊天,王允儿开了免提。

  “喂?”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樊天一听,这不是秦皓,这是李丛嘉啊。如果可以看见,李丛嘉正在瞧着二郎腿,悠闲自在。

  “我是您孩子樊天的班主任,我想知道昨天晚上樊天是和您在一起吗?”

  “呃,这个啊,他,昨天不是去上自习了吗?”

  闻此言,王允儿脸色一变,樊天虎躯一震。王允儿说:“哦,我知道了,我只是随便问问,打扰了秦皓先生。”说完挂了电话。

  樊天一听,想:完了,被摆了一道。

  放下电话的李丛嘉嘿嘿直笑:“小子,我就不让你好过,整死你,哈哈哈哈……”

  秦皓走了进来:“笑什么呢?”

  李丛嘉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

  秦皓表情一冷,说:“为什么不说他逛窑子去了,不是让他身败名裂啊!”

  李丛嘉一愣:“我还没想到呢,老大,我再打回去?”

  两个人哈哈大笑。

  ……

  挂了电话的王允儿面带笑意:“樊天同学,你爸爸不是这么说的哦,他总不可能故意坑你吧!”

  他就是故意坑我,他也不是我爸爸。樊天心里快要哭了,但是哪敢说出来啊,挤了半天,樊天说:“呃,亲爱的美丽的老师,你想怎么办呢?”

  “给你长个记性,去操场跑十圈,下课之前跑完回来上课,快去!”

  樊天只能自认倒霉,但是他却惊奇的发现自己发生了一个大变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玲珑临说:

  求撸撸,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