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怎么回报我了!”

  “怎么回报?”

  “你明天和我一起按时上学!”萧香雪知道樊天喜欢迟到,为了让他好好学习,她才要和樊天一起上学。

  “什么?小雪,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来就没早起过……”樊天不好意思了。

  “就不能早起一次吗,就当是为了我!”萧香雪急了,脸又红起来。

  “那个,好吧,那就听你的了小雪,但是你得来叫我,不然我起不来啊。”

  “当然好啊!”萧香雪意识到自己答应的太过轻率,又闹了个大红脸,说:“那就这样说定了啊,不许反悔哦!”萧香雪伸出芊芊玉指,指着樊天,然后红着脸回家了。

  “这小丫头,怎么了这是?”樊天很好奇,但是双眼已经睁不开了,只能回床睡觉。

  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樊天好像回到了几百几千年前,铁马冰河,征战沙场,一场大战,一个是自己,一个恍恍惚惚看不清,最终结果是自己落败,魂飞魄散。

  这算是噩梦吗?

  樊天在睡梦中,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梦。

  这,应该更像是回忆吧?

  但是,谁知道呢?

  ……

  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樊天哥哥!起床了!我给你带了早餐!”萧香雪在门外大喊。

  樊天迷迷糊糊,隐约听到了叫声,坐了起来,想了半天:“卧槽,小丫头在门外呢!”连忙跑下床,开了门。

  门外小丫头瞪大了眼,看着樊天,目光一转,向下看去:“啊!”一声尖叫,慌忙把门推上。

  怎么了这是?樊天很不理解,一看自己,额,好像还没穿衣服呢哈哈,怪不得小丫头反应这么强烈,的确不好看啊。

  “小丫头,在门外等我两分钟!哥哥马上就搞定!”

  u*更新$q最快上0酷ck匠。网n?

  “你,你快点啊!”萧香雪弱弱的声音传来。

  樊天最擅长的就是洗刷,他有着自己特定的一套程序,省时省力又省水。当然,过程比较恶心,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樊天保证几个部位都能碰到水。

  萧香雪一直低着头站在樊天家门口,手里提着早饭,好像在回味,不对,在思考。

  突然门开了,焕然一新的樊天站在门口,微笑着看着萧香雪。

  今天的樊天好像变了,虽然每个地方都没什么变化,但是合在一起的樊天的确有了不一样的气质,樊天自己注意到了,不过他归结到昨天的训练上了。

  萧香雪也注意到了,眼前的樊天模样没有变,但是整个人变得更加自信,更加高大,更加有气质。这种气质,正是对现在女孩子最有杀伤力的。萧香雪的眼睛一下子变成了心形,脸又红了,痴迷的看着樊天。

  樊天伸手在萧香雪面前晃晃,说:“喂,小雪。没事吧,大清早的,这么看我?我知道我帅,不用你这么提示我吧?”

  萧香雪回过神来,矜持到:“谁看你了,我是在想事情,长得这么丑,白给我看我都不看!哼!”

  还挺傲娇。樊天心想,想事情,恐怕是想春天的萌芽了吧。不过他不敢这样说,他问:“那个,小雪,我有点饿了,你不是带了早饭吗?”

  “啊,对的,这是给你的,今天我买多了,本来要给我爸妈吃的,但是他们还没起呢,就给你了!”

  这小丫头,撒谎也不会撒,不过,这种感觉还是挺不错的,至少能吃上饭了。放在以前,秦皓根本不管饭,留下钱让自己去买,要不就留下一块形状怪异功能怪异的面包说是有高蛋白,结果樊天回回都睡过头,饭也来不及吃,久了,干脆就不吃早饭了,啃一块秦皓的坑爹面包背起书包去学校。今天看到久违的早饭,樊天就像看到了老朋友。

  边吃边走,萧香雪的嘴一路上就没闲住,樊天的嘴一路上也没闲住。

  樊天边吃边听,不得不承认这小妮子还是挺有前途的,当然,不是讲故事,而是长相,光看那精致的小脸和萌萌的表情,樊天觉得饭更好吃了。

  秀色可餐啊。

  不过最让樊天高兴的是他的身体,比起以前好了不少。就好像进化了一样,更轻,更快,更壮。

  这个药膏还挺管用,回去再坑他们一点。樊天乐滋滋的,笑容慢慢。

  萧香雪以为是自己的故事让樊天笑的,也乐滋滋的,笑容慢慢。

  两人在教学楼门口分别,萧香雪不舍道:“樊天哥哥,晚上再找你玩哦!”

  同学们惊呆了。

  这么萌这么漂亮的校花乖乖女萧香雪,和一个小子挥手告别,一起来的?

  更可恨的是,还找你玩?

  咱们悉数历史上的人,有多少是被人言人眼杀死的?诸葛亮骂死的王朗,美杜莎砍死的人们,无数前辈在樊天面前。

  这与我何干?兵来土掩水来将挡,我从不按常理出牌,来啊,小爷接着!

  樊天只敢这么想想,说是不敢说的。临西一中是一所重点高中,条件好,人脉广。来上学的学生都是有一些背景的,有钱有权的不算什么,主要是敢花,能花,会花,花的有水品。一般的学生敢把钱花到一些厉害的地方,所以临西一中是个比较乱的高中,学生性子野,老师管不了,家长不管了,所以经常有黑势力渗透。

  樊天这样的学生就属于没钱没势的人,学习不好,不喜欢和同学交流,唯一的朋友就是林风,一个同样懒散的学生。他们平时都不惹事,玩自己的,不拉帮结伙,但是不代表他们战斗力差,相反,樊天和林风在学校里被视为各个帮派的首要拉拢对象。

  樊天和林风,不闹事也不怕事。至于两个人是怎么好上的,除了一班的关系之外,还有一次有趣的事。

  那天两个人都去学校门口的台球厅打台球,遇上了之后两个人决定切磋一下。结果两个人都是高手,谁先开球谁就赢了。两个人惺惺相惜,决定去挑别人的场子。不小心误入一个痞子窝,场子是挑了,但是两人被围了。两人奋力打出去,跑到了学校门口又遇到了年级主任,被叫到办公室站了一下午。

  友情就是从这时候开始的。

  哪有什么近朱者赤?两人若是友情,就先组团干一场轰轰烈烈的坏事,往往,甚至一生的友情兄弟情源于一次操蛋的事。

  这也许是人的劣根性吧,见过对方最傻的时候,反而不觉得对方傻了。

  樊天不管不顾,昂扬走进教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玲珑临说:

  晚了一点,抱歉,求支持,求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