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能坚持吗?

  樊天用实际行动回答了问题,还没有崛起怎能跌倒?

  李丛嘉喊到:“樊天!做完休息!”

  这就好比一剂兴奋剂,对于思想没有自我的樊天来说,这就是方向!樊天再次迸发出一点力量,在冰水的刺激下颤抖着全身将剩下的做完,虽然难度更大,虽然已到极限,对于樊天来说没有什么不同。

  做完后,樊天像只死狗趴在地上,湿水的棉花没有再次为难他,棉花没有再乱动,而是老实的趴在樊天身上,樊天老实的趴在地上,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樊天潜意识里喊:这能是人干的事吗,包身工也没这么惨啊,没人性啊。

  但是秦皓没听见,即使听见了也是不会留情的。刚过十五分钟,秦皓用冰冷的声音说:“靠墙深蹲,100个,50公斤铁块。”

  这就像是催命的咒符,字字打在樊天摇摇欲坠的生命的小船上,海上拨浪滔天,樊天看不见前方。

  樊天**道:“哎呀,哎呀,皓,皓哥,就这样吧,劳逸结合,我,我实在是没有力气了,并且,我马上就要死了,哎呦……”

  秦皓冷哼:“你有说话的力气,就有继续的力气,快点,别逼我用手段!”

  樊天突然一惊,他知道冰水倒在身上的滋味,怎一个爽字了得?怎么办?只能继续了!

  樊天哼到:“那你先把这些棉花拿走啊,冻死我了!”

  李丛嘉上前把棉花解下来,看着棉花,心中百般滋味,即使是他,开始练的时候也没用过棉花,可是樊天这小子竟然硬挺下来了。棉花湿了水,不仅重了很多,而且浑身湿湿的太影响发力。果然如老大所说,樊天这小子,绝不是池中之物!

  樊天背着铁块,蹒跚的走向墙根,继续行动。

  “一,二,三……”李丛嘉在旁边数着,秦皓假寐。

  坚持到80几个,樊天受不了了,腿里酸的像千年老陈醋,一个不注意就会跌倒,这不仅是对体力的考验,更是对心理的考验。

  樊天说:“皓哥,能不能不做了?”

  半饷,没有人回答,樊天更是干站着又消耗了很多体力。

  樊天只能咬牙坚持,终于做完了,又变身死狗靠着墙喘着粗气。

  秦皓不为所动,又等了十五分钟,说:“蛙跳,100米,往返四次,50公斤铁块。快动弹,爬起来!”

  樊天和身上的铁块都惊呆了,樊天和铁块都觉得这并不是一个人可以完成的事,秦皓的意思是,你们两个就可以了。

  樊天说:“皓哥!不!爹!给个痛快吧!”

  秦皓居高临下的看着樊天:“现在叫爹了?平日我养你时没见过你这么规矩,不过,既然你叫我一声爹,小嘉!”

  樊天想:不是吧,这货这么搞我就是为了让我叫声爹?

  李丛嘉出了门,很快又回来了,手上拿着一根棒状不明物体。

  樊天一看:这是什么?难道是?他赶紧用手护住了屁股。

  李丛嘉面无表情:“把衣服脱了,上衣裤子都脱,快脱!别墨迹!”

  樊天将信将疑的吧衣服脱下来,露出嶙峋的肌肉。可能不及秦皓的完美,但是也初具规模,极具爆发力。

  李丛嘉让樊天趴在护理床上,只留内裤,樊天胆战心惊,但是想到自己打不过他,不由得感叹生不逢时,命途多舛,只能逆来顺受,强颜欢笑。

  樊天只觉得背上,腰上,胳膊上,腿上都传来了舒服幸福的讯号,而且清凉无比,一时间不觉得吟叫起来。

  “啊……啊……哦……嗯……”

  叫声很正常又很不正常。

  “草!别他妈给老子叫唤了!老子又没干什么!”李丛嘉骂道,一边用那个棒状物在樊天身上涂抹。

  樊天回头看看,说:“那是什么,挫伤药吗?”

  李丛嘉说:“可以这么说,但不是一个档次的,这药的功效是世界上最好的,没有之一。”

  “真假?我不信。”

  “你过会就知道了。抹完了,趴一会别动。”

  五分钟后,秦皓又在假寐,樊天扭头问李丛嘉:“嘉哥,可以了吗?”

  “随便。”

  樊天缓缓的起身,站起来,毫无酸痛感。本来的他全身乏力,浑身酸痛难忍,但是现在身上没有什么感觉,反而有一种奇特的感觉,轻飘飘的,全身凉爽,力气至少恢复了一半。樊天大喊一声:“爽!”

  李丛嘉说:“这是中药秘方,能快速回复伤口和筋骨的疾损,而且可以强身健体,提高身体素质,最重要的是没有副作用。”

  樊天很惊奇:“真的有这么神奇的药?”

  这时秦皓从假寐中醒来:“继续,蛙跳!”

  樊天又无奈的背起了铁块,心中感叹世界的美好和世界的无情,这就是我要追求的吗?樊天现在还不知道,他只知道,他心中也是有着一个模糊的向往,万水千山,光阴百代,他心中有着前进的动力,但是方向只能隐约感到。

  看着努力蛙跳的樊天,秦皓心里层浪重重。

  樊天。梵天。这是宿命吗,或许,他就是我的希望……

  由于药物的缘故,樊天只觉得身体比以前更加有力量更加轻盈了,樊天以前只是听说过“破而后立”,但是今天他很清楚的感觉到,破而后立,不是痴人说梦。

  但是秦皓给予樊天的,是“破而后破”,秦皓随后又让樊天做了超出负荷的仰卧起坐,背部的拉伸,在水中推哑铃等。在如此巨大的运动量前,樊天刚刚有所突破的身体又万劫不复了。

  狂潮一般的训练已经结束,樊天身体已经遍布疮痍,但是内心却是无比兴奋,他明显的感觉到,这条路,是对的,他喜欢上了这种自虐,这种摧残。

  看。@正版章`节K,上酷y;匠4网K

  好在,临走时李丛嘉又给樊天上了一次药,对樊天说:“明天起床,你会发现你的身体变强了。”樊天不以为然,一个破中药还能改造我的身体不成?樊天对着秦皓喊道:“皓哥,你不回去的话我先走了!”秦皓没回答。

  回到家时,看着满目萧条,樊天小小的抱怨了一下,但是看见表已经指向九点半,肚子空空咕咕直叫但是因为药膏的原因浑身充满力气。樊天决定在家里进行一次排查。

  一场地震过后,樊天手捧一块干馒头,对着漫天星河,无语凝噎……

  正当樊天要饿肚子睡觉时,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玲珑临说:

  这本书慢热,爽的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