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面很诡异。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就像两柱雕像,不同的是烟在燃烧,烟在袅袅。

  过了几分钟,秦皓手中的烟燃尽,他一边盯着樊天,一边将烟头丢到烟灰缸里,一翻手又是一阵火焰,第二根烟被点燃,他看着樊天,继续抽烟。

  樊天不是泛泛之辈,自小到大没少挨过白眼,受过打骂的他,自然不怕秦皓的眼神。

  可是,真的不怕吗?

  樊天的腿在抖动,樊天感觉不到腿在抖动;樊天口中变得干燥,他告诉自己一下午没喝过水;樊天想小便,他告诉自己这仅仅是无聊时的毛病。

  樊天在硬挺,秦皓仍在抽烟。

  房间没有开窗户,不一会就烟云萦绕。

  秦皓一根接一根,时间一分接一分。

  秦皓快要将一包烟抽完了,房间里可见性已经非常差。两人仍在对峙。

  几分钟后,樊天突然开口:“好吧,你赢了。”然后他剧烈咳嗽起来,废话,换了谁谁都不撑了吧,他可以再等一会,但是他的嗓子已经像蚂蚁窝了,浑身上下急待喷发。

  秦皓露出冷酷的笑容:“小嘉,带他下去,通知训练师!”

  李丛嘉就在门口,两步进来,看着樊天,就像看见一个小兔兔,不怀好意的笑道:“小伙子,哈哈,年轻人,跟我走吧!”

  刚刚恢复的樊天顿时菊花一紧。

  两人走出房间,突然,秦皓剧烈咳嗽起来,一边咳嗽一边找窗户,一边骂道:“小兔崽子,太能忍了,我都快崩溃了……”

  ……

  李丛嘉面对樊天负手而立,他背后是一项项器材。

  器材看似很普通,但是只有用过的人才会感到不一样的地方,而樊天没有看出,他虽然看着这些器材,但是眼中的轻蔑还是存在的,毕竟,一般的锻炼对樊天来说没有什么用。

  李丛嘉全都看在眼里,相同的是他的眼中也泛着轻蔑,不同的是他看的是樊天。

  而秦皓此时正懒散的半躺在一旁的座位上。

  李丛嘉问:“樊天,准备好了吗!”

  樊天没好气的说:“我能说不吗?”

  李丛嘉转向秦皓:“老大,可以开始了,磨刀霍霍向猪羊!”

  秦皓说:“樊天,从现在之后别和我打哈哈了,我是和你玩真的。下面你听我的还好,你如果不听,我会让你生不如死!你可以选择相信我,因为你没有别的选择。”

  樊天撇撇嘴。呵呵,我才不会就这么妥协了呢。

  秦皓用浑厚的声音说:“在讲打架之前,我先告诉你什么是打架。你也听说过杀手和打手,都是为人卖命,一个是打人,一个是杀人。什么叫打人?你打了人,你很爽,被打的那个人还活着,这就是打架。所以说,打架,不可能一点伤都不受。你现在的这点伤,简直就是被纸片割出来的,对方根本没用力你想必也看出来了。杀人不一样,人死了,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所以,要学打架,你得先学会挨揍,再学会揍人!”

  李丛嘉接过话:“挨揍,是需要本钱的,身体就是革命的本钱,所以,你首先要练的,是身体。有了好的身体,别人打你你才不怕痛。”

  樊天不以为然:“你的身体算是好的吗?”

  李丛嘉笑的很嚣张:“当然不算,知道为什么吗?打架不是我的强项,揍人才是。所以说,我根本不会挨打,只有我揍别人,没有别人揍我。”

  樊天看向秦皓,秦皓说:“我也是,不过我可以揍他。”

  李丛嘉说:“所以你是我老大。”

  樊天好像看出了什么,两人深情款款,不是一般人可以接受的。

  秦皓说:“首先,肌肉强度。这方面分为很多项目,包括小腿,大腿,小臂,肩膀,腰腹,但这只是一般要求,对于你樊天,我的要求是你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是武器,都充满了爆发力和杀气!现在,负重50斤的棉花!200个俯卧撑!不计时间,有一个不标准就罚10个!”

  樊天惊呆了,因为他看见了50斤的棉花,好像还是压缩的,只能说,李丛嘉搬来了一座山!

  李丛嘉对樊天说:“背上吧,伙计,我也是这么过来的,不过你好像更惨一点,我那时是背的铁块,这棉花,额,你自己保重!”

  樊天很无语,不就是棉花吗,不就是体积大一点吗,怕什么!樊天平时也能一口气做一百来个,这种并不是他的极限。

  可他很快发现,他错了,错的离谱。

  “一,二,三……”李丛嘉在一旁数数,秦皓在一旁抽烟。

  樊天错在低估了棉花君的实力。这么大的一座山,放在身上,李丛嘉不知是不是故意的,把棉花绑的很松,于是棉花君上下左右随着樊天一起摇摆,好歹也是50斤,在身上乱动,让樊天直想骂人。

  可是樊天骂不出来了,因为又要做俯卧撑,又要调整身上的棉花,樊天的体力消耗的很快,才做到100个,他就感觉快到极限了。

  心里没有放弃,可是手上的姿势已经改变了,樊天看看两人,发现他们的目光都不在这里,便向稍稍改变一下姿势,偷偷懒。

  刚刚变了一下,还没做一个,秦皓突然说:“罚十个!”

  樊天差点崩溃,这不是存心诈我呢吗,两个人装的好像不朝这里看,这种手段,只能说猥琐至极。

  }酷Z匠e◇网首:(发

  做到160个时,樊天仅存一丝意识,手上的动作趋近静止。

  秦皓对李丛嘉说:“他快睡着了。”

  李丛嘉会意,端来一盆早就准备好的冰水,是一大盆冰水,毫无征兆的倒在了樊天身上的棉花上。樊天一个激灵,手一滑趴在地上。

  李丛嘉喊:“还有40个,快,做完休息。”

  樊天清醒了一下,便想起身。

  可是他发现,他又错了。

  那可是棉花啊,50斤的棉花,本来就很重,再倒上水……

  樊天对生存的那丝希望,好像狂风中的烛焰,摇摇欲坠,奄奄一息。

  还能起来吗,还能活下去吗……

  樊天问问自己,是不是还可以,全身上下都在说不行了放弃吧,他们不会见死不救的,但是只有脑海中那一丝清明大声宣告,你是樊天,是梵天,是神,你不是凡人……

  樊天硬挺着爬起,发出一丝低吼,那是对目标的渴望!

  李丛嘉眼中闪过惊奇,秦皓眼中充满了欣赏。

  还能坚持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