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开口,雄厚有磁性的声音说:“臭小子,终于来了。”

  樊天又大喊:“老猥琐,你就是那个黑帮老大!你怎么不早说!早说哥今天还挨这顿!你看看这里青的,还有这里,这里,我靠这里还有淤血,我看你比那几个人狠多了,怎么说也是一家人吧!”

  此人便是秦皓。

  秦皓就是樊天的养、父。但说是养、父,他只比樊天大十六岁,说是大哥也不为过。所以樊天从不叫秦皓父亲一类的称谓,而是叫大哥,大叔一类的,樊天还给他很多外号,猥琐男,扑克脸,小老头,都是樊天痞性大发的时候顺嘴而出,但秦皓却是出奇的接受了这些称呼,只不过是殴打樊天时更加的用力。秦皓也是个怪人,他从不叫樊天儿子,小弟弟,而是直呼其名或是叫他小子。至于樊天为什么叫樊天,不叫秦兽,秦兽生,秦天之类的,据说是领回来时叫的名字,秦皓没有那么多讲究,不改也罢。

  可以说,秦皓将樊天带大,就像一幅意境飘渺的抽象画,完全是随心所欲,恣意妄为。闲了就带樊天吃饭,忙了就让手下朋友带樊天吃饭。现在人说的教育,呵护,对于秦浩来说就是一场屁,还是巨响无味的屁。好在秦皓有一些正儿八经的朋友,帮助樊天没有走上歧途。

  但是由于秦皓的不负责任,养成了樊天嬉笑怒骂无所顾忌的习惯。

  秦皓仍是面色平静,面对樊天的质问,不为所动,淡淡的说:“都知道了吗?”

  “这……”,樊天的声音顿时弱了下去,“有的知道了,有的不知道,有的不想知道。”

  李丛嘉在一旁弱弱的问:“那个,老大,你原来的那些事……”

  秦皓摆了摆手,没有说话。

  “是你那些破事吧”,樊天说,“没关系,不知道又何妨,我就不问了,料你这个老猥琐也不会告诉我的。以前问你还说什么你不该知道,我呸!这种借口你也好意思说得出口,你不害臊,你不害臊我都,我都没什么感觉。我告诉你,我不稀罕知道,装的好像很高深的样子,你这种闷骚的人,除了失恋,就是失恋!唉,只能怪我运气太差,遇见了你,本来还指望哪个亿万富翁没有孩子直接拉我去做继承人呢,哎呀呀,跪在地上求我接受他们的万贯家产,那时我才考虑考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纨绔子弟生活,被你给毁了!老子今天被五个大汉围殴的时候,是李哥救了我,那时你在干什么?”

  面对樊天的潮涌一般的抱怨,李丛嘉忍不住了:“这个樊天啊,我救你是老大的意思,是老大让我来救你的。”

  樊天说:“那他不是早就知道我今天要出事吗?”

  李丛嘉看了一眼秦皓,见秦皓微微点头才说:“老大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出事,但是老大知道最近的治安比较差,一伙流氓入侵了临西市,专挑女孩子下手……”

  “等一下,我是个男的啊!”

  “老大的意思是,对于你樊天来说,最近英雄救美的机会比较多,但你是个废柴,所以让我暗中保护你。当然,没有生命危险我是不会出手的。”

  樊天看向秦皓。

  秦皓点头,说:“年轻人,皮厚,不怕开水烫。”

  樊天情绪失控:“谁皮厚?谁不怕开水烫?谁……你他妈骂我!就是想看看我是怎么挨揍的是吧?”

  李丛嘉说:“老大说了,打不死就行,也让你长点记性,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即使想管闲事,也得有实力才行。但你小子是个驴脾气,太有正义感,有我年轻时的风范,但是这样不好,不好。看你嘉哥,现在能面对自己人被五个人胖揍而无动于衷,这份淡定就不是一般人有的,呵呵……”

  “你们都不是好人。既然救了我,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没什么目的,呵呵,就是想救你,老大心情好,回馈社会的养育,呵呵,”李丛嘉打着哈哈,“对了,你还学打架吗,我会啊,我可以教你啊,哈哈!”李丛嘉露出一幅复杂的欠揍的讪讪表情。

  “原来你们是想这个!”樊天说。也难怪,看得出他们比较缺人,而自己又是一个不服管的人,所以就逼迫自己,让自己主动求教,只能说这两个人太腹黑,太下作了。樊天感觉自己就像那梁山好汉,面对一窝土匪虎视眈眈的眼神,地上有着一块肥皂……

  “好吧,说吧,我学打架,你们要我干什么?”樊天服了。

  秦皓在身上摸索了一番,没有找到什么东西。一旁的李丛嘉会意,连忙拿出一包高级的香烟走过去,打开后秦皓伸手抽出了一根,剩下的一盒秦皓接过来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然后走了两步坐在老板椅上,没有点烟,手熟练的把玩着烟。李丛嘉见状退出了房间。

  半饷,秦皓说:“留下来。”

  樊天迟疑了一下说:“这……”

  秦皓头也不抬,拿起香烟盒仔细端详:“从嘉这小子越来越有钱了啊……”过了一会他又说:“在外,你还是个学生,普通正常的学生。”

  樊天明白,这是让他作为一个编外人员,做一些特殊的任务。樊天是个汉子,但他不想莫名陷入一场战争,他无依无靠,但是不想消耗自己的生命。留下来帮秦皓,说白了就是他的小弟,秦皓是个傲气的人,樊天又何尝不是?樊天想单干,想当老大。

  樊天说:“这个,我现在连拿枪都杀不了人,你要我何用?炮灰吗?”

  秦皓一皱眉:“一句话,留下还是不留下。”说话有了愠色。

  樊天讪笑着说:“这个,哈哈,大哥,老师不是说过要好好学习吗,我现在才高二,要不等我大学再过来?反正都是一样的炮灰……”

  秦皓一抬手,变魔术一般的手中出现了一只打火机,他将烟塞在嘴里,用打火机点燃,手一翻,打火机又消失了。随后,他双眼直视樊天,一边看一边吸烟,连手也不用,只是看着樊天,一句话也不说。

  樊天有些紧张但还是不说话等待,也直视着秦皓。

  秦皓阴着脸,吸着烟。

  Kk最新章#&节●上酷Q'匠6网}k

  樊天阴着脸,看着秦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