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啊,当然想啊,这么奇妙的地方,我当然想,但是这不是你们的内部秘密吗,我一个外人,怎么能够知道你们的犯罪痕迹?”

  “行了小子,别假惺惺了,装的好像多么正义,你小子,虚伪!既然都让你进来了,连这么非凡的口号都被你知道了,你还有什么不能知道的,小子废话真多。”

  “那好吧,记住,这是你想告诉我的,我没问啊。”

  “揍你小子”,李丛嘉一停顿,说:“我先不说,你先猜猜。”

  樊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这里的一切都很神秘,但我并不好奇,这里明显带有一定的组织性和目的性,这布局像是工厂,但是我没闻到机油或是铁锈的气味,很明显,这里隐藏了一些东西,可能是赃物,当然,也可能是人,像你像邓东贤一样的人。”

  “还敢骂人,不过你骂的对啊,这里的人的确不是好人,每个人身上都有人命。虽然你的话不好听,但是你说对了,这是一个组织,一个为了生存和斗争不择手段的组织,这里的人互相竞争却肝胆相照,这里不是一个社会,而是一个理想中的世界,我不喜欢这个世界,但是我欣赏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天真单纯,而外面的世界丰富多彩却充满了尔虞我诈,或许我在逃避,但是我并不属于这里,我还是生活在外面的世界。”

  ju酷$匠网唯一正版hS,&其G:他都F…是Iq盗#/版

  “其实你说得很对,但是做事还是要按规则,不能因为这里的人都是曾经的犯人或什么的就容忍他们利用武力继续违反正义,这并不是你想看到的吧?那我继续说,我注意到这里的人都有一个代号,你的是02,邓东贤的是07,从他对你的态度上可以看出,代号的大小直接决定了地位,你是02,那就说明你在这里的地位很高,应该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吧?”

  “对,你猜的不错。但是这个编号不是按武力,也不是按智力,是按一个人的生存能力,也可以说是综合实力,能文能武,一张一弛,这是最高的目标。”

  “至于进来的那句失去的终将回来是暗号也是暗语吧?这个傻子都能看出来,那句话里包含了深远的故事,你应该知道那个故事吧?”

  “你想知道吗?”

  樊天说:“虽然我很想知道,但是我最关心的是你老大。”

  李丛嘉眉毛一挑:“哦?”

  樊天说:“看你的穿着举止,谈吐做事,以及出手的实力和你刷卡时的样子,你必定家财万贯,再不济你爸爸也得是李刚。而且你要相貌有相貌,要本事有本事,可以说是宇宙超级无敌天之骄子白马王子超级男神,如果我是你,我的鼻孔会一直向着天,尾巴会向上像一颗小白杨一样生长,不会给一个神秘老大做手下言听计从,我会自己单干,招兵买马,什么不行?我很好奇你老大是个什么样的人。”

  李丛嘉静静地听樊天讲,他沉默了一阵,说:“以前的我挺能打的,但是只是能打,加上我家里有钱,我一直认为我是无敌的。但是有一天,我自己一人去应别人的场子,以为可以像那些孤胆英雄一样温酒斩华雄并且全身而退,但是我明显高估了我自己。对方足足有三十人,每一个人都比我强壮比我能打,当三十个大汉气势汹汹的站在你面前时,那种滋味不是可以说出来的。就在我打算赔钱时,老大站了出来。我也不记得他是怎么把那群人干翻的,但是我仍然还记得那三十人趴在地上求饶老大站在中间的场景,老大傲视天下,孤舟求败。我确实不是一个合格的男人,我得承认那时的我竟然对老大动了心……”

  “打住打住,”樊天不爽的说,“你不会是弯的吧,再说了,你怎么知道这不是一个套,是你老大的一个计策?”

  “我不是动心,是崇拜。我当时也怀疑过,会不会是老大想让我跟他才摆了这么一出,但是随着和老大的交往,我发现他是一个傲到骨子里的男人,我也傲,但是我的傲是建立在我的自身条件之上的,如果我不如现在,我不会傲的。但是老大不一样,他骨子里,血液里,都在猛发着力量,那是绝对的自信,即使与世界为敌,他也相信他是获胜的一方。”

  “就这么自信,这是自负吧。”樊天撇撇嘴。

  “老大的确可以自负,他有这样的实力。自从我跟着他以后,没少看他绝处逢生,力挽狂澜,老大不屑于玩阴的,总是用最光明正大的手段击败对方,这种手段也是最能让人心服口服的手段,现在的老大在临西市也是有一定名声的,手下的兄弟都是死心塌地。不得不说,老大是个天生的领袖。”

  “那么你的老大既然这么厉害,为什么还要找我来,毕竟,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书都读不好,打架不厉害,没有什么闪光点,唯一的优点是我是孤家寡人,赤脚的不怕穿鞋的,仅此而已,我不明白你老大的意思。”

  “老大为什么看重你,我也很疑惑,但是我却能看出你不是个一般的十八岁少年。现在像你这么大的孩子太肤浅了,思维不开阔,性格太张扬,心里太幼稚,行为太早熟,一般的像你这样被个漂亮的小女孩驳了面子后都会失控,但你是个例外,我在你身上看不到少年的稚气和那丝青春期可耻又可笑的萌动,反而看到了你对人的剖析和对那件事的看破,在那种情况下还能保持冷静并且主动试探的就只有你了,我现在对你也很好奇了,究竟是什么才能培养出你这样的人。”

  “世态”,樊天叹了一口气,“是世态,我从小是孤儿,被人从孤儿院接回来,这些你应该都调查过吧。我是一个社会最弱势的群体,我的弱势是发自内心的,虽然我不自卑,但是我无法不去羡慕别人,羡慕这世界的丰富,羡慕别人的酸甜苦辣。我羡慕挨打的孩子,至少说明他们有家;我羡慕流浪的乞丐,至少他们还能受到别人的善意;我羡慕丢了东西的人,至少他们曾经拥有过;我羡慕失意的人们,至少说明他们曾经辉煌过。我是个孤儿,不会心痛,因为我不曾拥有。有得必有失,这就是我的成熟。”

  李丛嘉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这时,外面传来邓东贤爽朗的笑声:“老大来了!他们在里面!老大慢走!”

  马上,一个人走了进来。此人一身黑衣,松垮的运动装看不出体魄,但是看出此人骨架很大。此人一靠近,樊天便感受到一股常人不具备的气势。但是当樊天将目光转向此人的脸时,不禁大喊道:“怎么是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