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天和林风胡扯了一阵,便趴下睡觉,任上课下课,同学过往,老师来去,他一趴到底,睡个天翻地覆,好像多少天没睡过觉一样。若不是呼吸带动身体一起一伏,谁知道他是不是死了。

  “樊天,赶紧起来,我要锁门了!”一声娇滴滴的声音传来。

  樊天睡眼惺忪,仰起了头,擦了一下嘴:“哦,是大班长啊,找我有事吗?”

  许箬岚无语一阵,说:“放学了,你要在这里过夜吗,我要锁门了!”

  樊天懒洋洋的说:“随便你啊,如果你非要我走,我走就是了,记住,不是我想走,是给大班长你的面子!”说完就慢腾腾的走出门去,双手抱在脑后,很闲的样子。

  “这什么人啊!”许箬岚剁了几下脚,娇嗔道。

  ……

  大街上熙熙攘攘,夜幕已经降临。华灯初上,临西市的夜景也是别有一番味道。

  享受夜晚的人们在一天的忙碌后摘下了强颜欢笑一丝不苟的面具,情侣之间有说有笑,朋友之间在饭桌上干杯叫好,当然也有灯红酒绿的奔放男女在酒吧中释放自己的压抑和欲望,总之,蒙尘的城市在一天的喧闹后焕发出了真正生机。

  樊天在大街上懒散的走着,看着丰富的夜生活,他却无福消受,也不像尝试。

  樊天只想回家,只想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哪怕清贫,哪怕平凡,只要有人,只要有热气,他可以放弃一切,他顿时苦笑,貌似,自己本来就不曾拥有什么吧。

  樊天有家,可他不想回他的家实在是没有一般意义上“家”的温暖,冷冷清清没有一丝留恋。更恼人的是家里的那个男人,虽然把自己从孤儿院接回来,却几乎不管自己,而是让他的手下和朋友照顾,自己不饿死就是好事,谈何家的温暖?他说他是自己的父亲,但却从未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让自己怎么尊他爱他?不对,他好像才33岁,将自己领回来时自己4岁,现在自己17岁,那么他那时才20岁吧,一个年轻小伙子领养孩子是要做什么?

  正想着,樊天不觉走入了一条人迹较少的路,这条路虽然也是干道,但却是通向富人区的路,因此一般少有喧嚷。

  反正也没事干,不如随便走走吧。

  走了几步,樊天停住了脚步。

  只见一个绝美的小家碧玉的女孩,正在和几个流里流气的小伙子推推搡搡,几个小伙子对女孩动手动脚,女孩一直在挣扎,大声嚷嚷。

  樊天心想:这是我的机会啊,干倒几个小蚂蚁那个女孩就是我的了,哈哈哈哈。

  没多想,樊天快步跑过去,以一个自认为无比帅气但在外人看来无比傻逼的撼动人心灵的pose冲到几人面前,大喊:“放开那个女孩!”

  一时间,时间仿佛停止,所有动作都停滞在这一刻,几个小混混停下手头的工作,女孩忘记反抗,路边大便的狗又一次停下工作睁大眼,将震惊这个表情放大到极致。

  寒林残日飘过,过往云烟散去。过了一会,人们听见了乌鸦们的叫声。

  那几人互相对望,忽然狂笑:“哈哈哈哈……傻逼……”女孩也掩嘴偷笑,乐不可支。

  樊天无语:“许箬岚,你不至于吧,好歹我也是来救你的,你还伙同敌人笑我,我很伤心啊!”

  那几个混混听到后立即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脸,恐吓道:“小子,最好不要多管闲事,今天哥几个就吃定这个妞了,奶奶的,长得这么水灵,你要是敢妨碍我们,哥几个不介意给你松松筋骨……”

  许箬岚着急了:“樊天,你,你快走啊,你打不过他们的……”

  樊天眼中突然精光一闪,说:“人在做天在看,我就不相信光天化日之下有不想活的敢强抢民女,今天这事我管定了!说吧,小蚂蚁们,单挑还是群殴,算了,你们一起上吧,我还赶时间。”

  几个混混彼此对视了一下,相互点了点头,朝着樊天扑了上去,顿时几人打成一团。

  许箬岚一开始不敢看,怕见血,但她心中怀着对樊天大话的一丝好奇,便小心的看了一眼,惊奇的发现樊天挨揍不还手,咦,不是樊天不还手,樊天被打晕了……许箬岚轻轻叹了一口气,这还真是宁死不屈啊,我是该感谢他呢还是……

  看着在地上一脸死猪像的樊天,许箬岚急忙大喊:“够了,别打了!”

  几个混混非但不停手,还继续打,边打边骂:“让我们好好教训这个小子,妈的,竟然诈我们,老子还以为你多能打,你他妈是一点也不会打啊,傻逼!”

  樊天此时已经鼻青脸肿,在地上不断抽搐,好像一条蛇被砍成几段。

  混混头子说:“哥几个要不今天把他干掉的了,这是来送死的!”

  其他的也是很同意,毕竟他们不是第一次杀人,别让那女孩看见就可以了。

  就在几人准备动手时,一辆宝马飞驰而来,猛地一急刹车,一道漂移甩尾停到事发现场。车门打开,车上走下来一个年轻人,相貌堂堂,仪表不凡,浑身上下充满阳刚之气,让人联想到正人君子一说。

  年轻人用充满磁性的声音说:“几位可否住手,打一顿就算了,没必要要人性命吧,况且这小子对你们完全构不成威胁,杀了他法律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几个混混一惊:他怎么会知道我们要杀人。旋即恢复正常,混混头子说:“谈法?你要和我们谈法?你算什么?”

  年轻人忽然动怒:“我是不算什么,但我知道你们算什么!”随即一股气势如排山倒海推向几人。

  几个混混面面相觑,为首的说:“敢问兄弟混哪条道上的?”

  年轻人说:“哪条道也不混,鄙人李丛嘉,闲人一个,混吃混喝,今天就是看不惯各位,还请各位收手饶了这小子。”

  看正版R章节i上M6酷5x匠网p#

  混混头子说:“兄弟可不能这样,哥几个也是道上的人,今天被这小子拂了面子,场子是要找回来的。”

  不待李丛嘉说话,樊天摇摇晃晃的又站了起来,走进几人,破口大骂:“操你妈的,什么叫拂了你的面子,你这样的傻逼我单挑干翻你十个八个……”

  领头的却面色平静,转向李丛嘉,说:“兄弟打算怎么办?”

  李丛嘉脸一横:“我说过了,我要保他。”

  领头混混面色顿时冷了下来:“兄弟,你这样做让我们很为难啊……也罢,还望兄弟尽快撤出这里,你的人你带走吧。”

  樊天摇摇晃晃的,突然出拳,对着领头刺去。领头的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并擒住樊天,对着李丛嘉大喊:“你不要命了!”

  李丛嘉平静的说:“这小子要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领头的不怒反笑,看了许箬岚一眼,说:“好,就陪你玩玩!”

  樊天嘿嘿直笑,许箬岚一脸焦急。

  大战在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玲珑临说:

  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