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淡淡的洒在路面上,车水马龙,临西市的下午忙忙碌碌,快节奏的人们无暇顾及路边驻足的人们,路边的人们忙着自己的事情。在这个国内二线城市里,生存是人们唯一的目的。在城市集聚发展的现代,临西作为一个稳定发展的经济点已成为各路人马的目标,这个城市的潜力不容小觑,这也是人们如此努力的原因——踏出一个传奇。

  视角不停转换,人们生动却又死板。用《双城记》的话说就是:“这是一个有生命力的年代,这也是一个死板的年代。”人人都在动,但动的没有新意,没有价值,可以说,生存是最没有意义的事。但是脱离了生存,任何有意义的事都毫无可能。

  这大概是凡人的悲哀吧,但又能如何呢,谁能摆脱规则,谁能放声高歌?

  路边的妇女正破口大骂,环卫老人正将汗水加入尘土中,一辆辆汽车掀起了阵阵尘屑,老人任由尘土飞扬,望着灰蒙蒙的前方,轻轻叹气。

  正当我们适应了这个城市的节奏时,视线转到了一个少年身上。

  一米八几的个子,板寸头,脸庞棱角分明,在这个花美男盛行的季节,他却是另一种刚毅阳光充满男人气概的帅气。手插裤兜,面带微笑,徐徐走来,有些玩世不恭,却不似大街上的流氓混混。一身黑色运动服,拉链拉了一半,脚上也是运动鞋,整个人焕发出健康阳光的气息。

  路人看着他都想:这小伙子一定非常文明遵纪,讨人喜欢。

  更有一位外地旅客,截住他问道:“小伙子,这是什么地方啊,你能不能给我指一下最近的旅馆啊?”

  他正色道:“这是;临西市的琉璃路,沿着这条路向前走100多米,靠右边有一家旅馆,童叟无欺,欢迎来到临西市,我代表临西人民欢迎你!”

  旅客说道:“谢谢你啦小伙子——”

  话还没说完,少年突然间眉飞色舞:“谈谢多生分啊,四海之内皆兄弟,我们既然是兄弟,就应该互相帮助,客气什么?我叫樊天,今年十七岁,在临西一中上高二,高二7班啊,家住玲珑小区4号楼3单元201,钱什么的就不必了,钱乃身外之物,我一直把钱看做粪土,你不是想谢我吗,最近老师老是找我事,你不如做个锦旗吧,上书八个大字,雷锋传人,人间救星,送到学校就行了,以后迟到什么的也不怕了,老子也是有用的人。你不用觉得简单,朴素一点好,俗话说滴水之恩当拿黄河淹死你,你这怎么也得表示表示吧……”

  众人开始觉得小伙子很不错,但是后来越听越不对味,这小子活脱一个厚脸皮,正当旅客不知怎么办时,樊天又说话了:“这都不是事,我赶时间,对了,现在几点了?”

  旅客看看表:“三点四十。”

  樊天突然狼嚎一声:“啊,三点四十了,老子要迟到了,各位后会有期!”语罢,狂奔,顷刻之间不见踪影。

  不仅旅客,路人,就连路边正在大便的狗都停下了手头的工作,瞠目结舌。包括正在大便的狗都在想:千万不能以貌取人啊。再说了,一个高中生,三点四十还不去上课是迟到吗,是旷课,这小子,混日子呢吧。

  ……

  看正版{章3节XC上酷H匠)网Ta

  “请同学们翻译一下someonelikeyou,这是一个易错点。”一位成熟端庄美丽大方的老师用娇柔的声音说出,后排几个牲口直接浑身发麻,顺服妙不可言。

  “报告!”

  王允儿向门口看去,顿时破口大喊:“樊天,你怎么又迟到了,这是你这星期第四次迟到,今天才星期三,不对,你这不是迟到,是旷课。你是不是看我这个新来的班主任不爽,有意见可以,有意见保留!说吧,今天是怎么了,房子漏水你去抢修还是你家失火你去抱柴火?不好使了,你以为我是傻子?”

  “这,尊敬的老师,我并不是针对你,而是这个体制,现代教育令人发指,扼杀人的思想,我以为,这比杀人更可怕,哎,不是我不想学,是我不能啊!”

  “别狡辩了,好像你都会似的,好,回答对我一个问题,我就让你进教室。说,someonelikeyou怎么讲?”

  樊天一听,顿时羞红了脸,冲着娇羞地说:“讨厌,老师,你怎么这么八卦!”

  王允儿愣了:“什么八卦?”

  樊天又说:“老师,这你都关心,你是不是喜欢我好久了?”

  王允儿说:“谁喜欢你了,你说什么呢?”

  樊天说:“你不是说,有人喜欢我吗?你是不是一直在关注我?”

  全班哄堂大笑,只有一个人不明白,说:“老师,我觉得他说对了啊,someone是有人,like是喜欢,不就是有人喜欢你吗?”

  王允儿呵斥:“林风,别捣乱,你也不知道吗!”

  樊天突然说:“老师,我没说对吗,他们怎么都笑呢,难道全班就我和林风会吗?”

  王允儿深吸一口气,对着樊天笑道:“樊天同学,你回答得很好,回位坐下吧。”心里想,这孩子,也挺聪明,怎么就不走正道呢,她当然看出樊天是装的,就是想让她难堪,但是她却不想追究,不仅是因为樊天是个聪明可造之才,更因为他的身世。

  她来到临西一中有一个月了,也接触了很多人和事,但是最让她看不明白的便是这个樊天。樊天是个孤儿,却又不是孤身一人,他有一个父亲,却听说只有三十几岁,而且从来不见他父亲,但是樊天的衣服又是干净的。樊天整天迟到旷课,却从不打架,樊天看似无人管教,一举一动又透出大家风范,洒脱不张扬。也有人想要动樊天调查樊天,但是好像都铩羽而归。最奇怪的是樊天不承认他有个父亲,而且父亲不姓樊,姓秦。种种事情让王允儿好奇,但她明白,樊天是最需要关怀的,他父亲不管他,作为一个班主任有必要引领他走上正道。想到这里,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继续讲课。而樊天,则是与同桌林风窃窃私语起来……王允儿看见,暗暗道,难度还真大呢,但是这是我的职责啊,又继续用她柔美的声音讲起课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玲珑临说:

越来越精彩,求支持